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9章 离开长安
    过了良久,就在秦梦洁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陈重放开了她。她靠在浴室的瓷砖上,大口大口的呼吸,露在外面的胸随着他的呼吸上下抖动,一副被蹂躏了的样子。

    陈重关了淋浴的水龙头,拿了毛巾擦干身体,套上放在一边的内裤。看到秦梦洁还傻傻的站在那边,一副任君采劼的样子,只好过去把她脱得一丝不挂,然后用毛巾轻轻把她的身体擦干。

    然后陈重一把秦梦洁公主抱起来,走出浴室,进入了秦梦洁的房间,把她放在床上,拿过边上的毯子,轻柔的给她盖上,然后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下说:“刚才我太冲动了,对不起。我明天陪你去逛逛,你乖乖睡觉。”

    秦梦洁终于反应了过来,她虽然没有吃过肉,但也看过视频,看陈重摆明了撩过就走的样子,她愤怒了。怎么可以这样,只管点火不管灭火。所以,秦梦洁不再矜持,动作迅速的起来双手牢牢地搂住陈重的脖子,双腿直接盘上了他的腰,然后霸气的说:“不许走。”

    一具成熟的女性不着寸缕的贴在自己的身上,陈重要是还不推到,那就真不是男人了。于是,陈重手一挥,一个结界形成,所有的声音都隔绝在外。他反手抱住秦梦洁,狠狠的把她压在了床上,用嘴在她身上一点一点点火,当手在她的两腿之间摸到了一抹湿润,陈重轻轻掰开她的两条腿,身子沉了下去。

    大半个晚上的时间,秦梦洁都觉得像是在坐过山车,一会被抛到高处,一会又沉到低谷。她的嗓子都喊哑了,一个心砰砰砰的跳着,觉得二十几年来,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

    这一晚,陈重也是做的酣畅淋漓,想来也是禁欲已久,再加上秦梦洁身材好,身体柔韧性佳,很多高难度动作都能做,呻吟声是有别于平时冷清的娇憨,陈重一下子没忍住,要的狠了一点。抚摸着秦梦洁累晕过去的睡颜,看到床单上的点点红梅。陈重苦笑不已,得,又惹上情债了。

    趁着房东还没有起来,陈重闪去洗手间快速的冲了一个战斗澡,穿好衣服,然后打了一盆温水,端进秦梦洁的房间,轻柔的给她清洁身体。<>看着白皙的身体上青青紫紫的痕迹,陈重眼睛暗了暗,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清洁完后,陈重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小盒药膏,用手指挑两人一点,伸进秦梦洁的体内,在她受伤的地方轻轻涂抹。完了后,给她盖上毯子,轻轻把门关上,回了自己的房间整理了一下,出门买早餐去了。

    秦梦洁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她一起来就感到腰酸背痛,看到自己光裸的身体上,布满了陈重留下的痕迹,她不禁脸一红,心中涌起了无限的甜蜜。她赶紧起来穿上衣服,开门出去,看到陈重坐在餐桌前看着她。她的脸更红了,期期艾艾的跟陈重打了招呼,急忙跑进了洗手间。

    在秦梦洁没起床之前,陈重已经跟房东道别了,他感谢房东对他的照顾,然后给房东留了一个电话,说如果那个无赖再找她,她可以打这个电话寻求帮助。这个电话是林天邺的管家的,因为陈重要离开了,这里的一些朋友他就拜托林天邺照看。

    陈重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跟秦梦洁开口,看她一副娇羞开心的样子,他实在开不了口,自欺欺人的想着,要不先陪她好好玩一天,晚上再说。

    于是整整一天,陈重体贴的陪着秦梦洁在长安城游玩。先去看了车展,在秦梦洁上洗手间的时候,把她多看了好几眼的一辆红色的mini车刷卡买了下来,不过只拿走了钥匙,没有现场提车。中午陪她去吃了她喜欢的南方菜,下午去逛了商场,帮她买了一条钻石手链和几套名牌服饰。晚上带她去ktv唱歌,还和她喝了不少酒。

    秦梦洁被陈重的财大气粗惊到了,她并不是一个贪财的人,而且她一直认为陈重就是成熟一点而已,本质上是一个没有收入的学生,所以一开始她还想抢着买单。被陈重强势的壁咚了一下才放弃了这个想法,安静的当一个小鸟依人的女朋友。

    不过秦梦洁骨子里是一个有浪漫情节的小女人,被自己心爱的人这么宠的,她是真的醉了也享受了。<>他们玩到很晚才回家,到家后因为秦梦洁有点醉了,缠着陈重做了一遍又一遍,陈重告辞的话还是没有机会说出口。

    凌晨三点,陈重衣着整齐的坐在了秦梦洁的床边,他把一封信和一把钥匙放在床头柜上,从戒指里取出一条链子,银色的劲链上坠着一朵玉雕的绿牡丹,他把链子挂到秦梦洁的脖子上,摸了摸她的脸,又亲了一下她的嘴,已然起身离开了房间。客厅里,餐桌上,孤零零的放着一把房门钥匙,整套房子里已经没有陈重的身影。

    周一一早,秦梦洁醒过来,看到了床头柜上的信和钥匙,看了信后,她摸着胸口的绿牡丹,眼泪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她在心里暗暗发誓:“陈重,不管多久我都等你,你休想甩开我。”

    学校里,林晓晓病愈复课了,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她回头看向教室最后一个空位,心里默念:“陈重记得来看我,要不然我就去找你哦!”

    大头看了眼旁边的空位,转过头捧起基本看不懂的英语书,心想:“一会找秦老师补补课,我可不能让老大失望,老大,等着我跟你一起征服星辰大海。”

    上午数学课,新的一轮测试又开始了。于告东看着那个空位,心想:“我的第一终于有希望回来了!”学霸们也松了口气,头顶的大山没有了,感觉呼吸都自由了很多。

    学渣们在内心咆哮着:“陈大神呢,陈大神呢?靠,就这么抛弃我们跑路了,我们的高考怎么办?”考试结束后集体哭晕在厕所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