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决定回老家
    陈重现在在哪里呢?他在长安城的那座标志性的古塔顶上纠结,接下来去哪里。他早几天就跟“龙牙”说清楚暂时不接任务,他需要一个月的假期,上头也给批了。

    本来想这一个月找个地方修炼,毕竟他在出窍境大圆满已经停留了一段时间了,可以闭关试试突破。但一来,一个月有点短,怕一闭关就没日没夜不知时日,二来,他总觉得还缺少一个突破的契机,主要是在心境上有所欠缺,总觉得有个结梗在那里,不解决,就没法继续突破。

    去找个海岛度假倒是不错,但是一想到度假就想到之前他的那些红颜知己,包括新鲜出炉的秦梦洁,他有想过带着她去旅游一段时间的,毕竟刚跟了他,又是处女,他也有点舍不得。但他自己对自己的以后的生活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位,不知道他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所以他什么承诺也不能做出来。他想,等他想清楚确定了,肯定会给这些真心爱慕自己的红颜知己一个交代的。

    想到这些他就对度假这事兴趣缺缺了。想了想,那就什么都不选,直接回老家吧。当年,他被前妻被判,回老家得到异能,从一个乡村医生开始,一步一步走到这里,让他回忆恍然若梦,感觉一切都不太真实,想到自己的父母,虽然平时有空也会通个电话,但频率也不高;虽然会寄钱回家,但毕竟好几年没有见到老爹老娘了,现在想来还真有点不孝,是得回去看看。

    做出决定后,陈重一身轻松,他决定还是乘坐普通人的交通工具回去。他先用轻功快速赶到了长安机场,买了最近一班飞省城机票,在五个小时候,他踏上了省城的土地。这时天色已晚,他也不想半夜三更的去惊扰父母,就在市区找了个酒店,随便对付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他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包车往桃花村出发。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风景从眼前一幕一幕的飞过,饶是陈重是个心境稳固的修者,也难免产生近乡情怯的情绪。

    中午时分,出租车到了桃花村村口,陈重没让车子再进去,他付了车费以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从储物戒指里提出他的行李,包括从各地搜罗来的特产,当做礼物都拿了出来。<>然后来到村口的那条小河,看着旁边没人直接用轻功踏水而过。对于这条河他可是很感激的,这可是他整个人生的转折点啊!

    陈重甩了甩脑袋,有点自嘲的笑了笑,怎么一回老家这么多感概,变得多愁善感,一点都不大气,这可不行,得该。调整好心情,陈重提着行李往家里赶。一路上有不少熟悉的面孔经过,人家狐疑的看着这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觉得好生面熟,但又觉得自己怎么可能认识这么出色的人物,肯定是看错了。

    陈重可没有管别人是否纠结,他直接往家门口去。因为陈重能大把赚钱后,对父母在钱财方面还是很孝顺的,所以家里起了新房子,也是村里的头一份,什么村长之流的根本没得比了。陈重也想过接爸妈去省城生活,可老人家一辈子生活在农村里,虽然没有城里方便,但这里有亲戚朋友邻居,住在这里自由自在,没有什么拘束。不像城里,可能不小心吐口痰也会被抓了罚款。

    陈重想想也有道理,便随他们留在桃花村。以他修者的眼光来看,桃花村其实风水是不错的,就算在这里休养生息,也是不错的选择。而村民之间的勾心斗角虽然很烦人,但和外面动则要人性命灭人全家的行为比起来,这真的不算什么。

    这么想着,陈重已经到了家门口,乡下就这一点好,基本上家里有人的话,门都是开着的。他不用敲门等他爸来开门。进去以后,看到爹娘正在吃饭,餐桌上看着伙食不错,有鱼有肉的,看来他们两老对自己的话还是放在心里的,没有以前总是想着省钱,干什么都抠抠搜搜的。钱赚来干什么的,就是赚来花的,不花省着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什么意义。

    陈父看到一个小伙子直接闯了进来愣了一下,陈母眯着眼睛瞅了一会,回头对陈父说:“他爹,俺咋觉得他怎么长得那么像咱的崽啊?莫非是你这老不死以前在外面下的种?”

    说着,陈母觉得真相了,站起来捋起袖子要跟陈父开始撕逼。<>陈重哭笑不得,连忙开口喊:“爹,娘,是俺,俺就是你们的崽啊!咋才几年不见,你们就认不出俺了。”陈重放下行李,冲了上去,一左一右的搂住了自己的爹娘,煽情的在他们的脸上分别亲了一口。

    陈父陈母直接斯巴达了,陈父,伸手在陈重的脸上摸了几下,然后问:“你真是俺的崽,咋看着年纪对不上啊,难道你是去做了那个叫什么整形?前村有个丫头片子就整形了,整个村子的人愣是没有认出来。”

    陈母在一旁抢着说:“崽啊,你咋年轻了这么多啊?真的是脸上动刀子了?”

    陈重拉着两老坐了下来,跟他们解释道:“爹娘,俺没有去动刀,你们放心。俺是医生,你们忘了?我配了一点强生健体的药,吃了身体会越来越好,也会显得年轻。我这次回来就是专程给你们送这些药的,也让你们二老尝尝白发转黑的滋味,焕发第二春,你们说中不中?”

    陈重在外几年,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当然,他实力强,不需要去讨好人家,就是跟女人说甜言蜜语的机会也少之又少。但对着自己的爹娘,他是毫无负担的把好话堆上去。

    陈父陈母这才乐开了怀,见到朝思暮想好久的儿子,儿子又变得那么年轻那么能干,那个自豪啊,恨不得出去村里吼一声,俺的崽回来了,村民们赶紧提着板凳过来围观啊!

    陈父赶紧让陈重坐下,让陈母再去做两个菜,让他们爷俩好好喝两盅。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