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2章 桃杏的办公室
    陈重一拍脑袋才想起来,村长赵大宝早被抓进去了。

    到了自己家,才觉得这才是自己的家,在外面在华丽的房间都没这里睡得真踏实。

    暖和的大炕,炉灶上烫上一壶小酒,自己出门这几年,经历惊心动魄,再和他老爹在一起吹吹牛,老爹身体还硬朗,老娘也不错,再说了,只要有陈重在,有这种神妙的医术在,老两口再活几十年也不是问题。

    一觉睡醒,起床洗漱,还是以前的毛巾和牙膏,陈重看着心里就高兴,一碗鸡蛋汤,几个热气腾腾的大馒头下肚,七魂六魄都像是进了肚子一样,别提有多舒服了。

    昨晚是趁黑回来的,村子里的变化也没有细看,陈重穿上衣服,离开家门。

    别说,这一看吓一跳,村里每家每户的房子好像都重新盖了,都是青砖大瓦房,小二楼,不少家门口还停着黑色白色的小车,陈重心里纳闷,不禁有点咂舌,心说这才几年,村子里变化居然这么大!?

    周围的邻居看到了陈重,都热情的打着招呼,看着陈重的眼神都不对劲,好像有一种非常感激的眼神再看着他。

    陈重笑着点头,但是心里不明白,决定还是去小学看看,桃杏应该还在小学当老师呢吧?

    到了小学,小学门口停着一辆校车,陈重拍了拍校车,不错,干干净净的一点灰尘都没有,小学居然也翻新盖了,不是那种简单的小平房了,还有一个院子,门口还有一个保安。

    陈重要往里面走,保安把陈重拦了下来:“干啥的?一声不吭就往里闯?”

    陈重笑了笑,还是家乡话听着舒坦,挺冲,但是他们这里的人都这么说话,直接爽快也没什么心眼。

    陈重笑了笑:“我来找一下这里的老师桃杏。”

    “桃杏?”保安憨憨的摸了摸后脑勺:“俺们这里没有叫桃杏的女老师啊?倒是校长叫赵桃杏,你是不是找她?”

    “是,就是她。”陈重笑了笑点了点头,心里琢磨这桃杏都已经当校长了?这变化还真是不小。

    “等着,我大个电话问问赵校长。”保安把陈重拦在门外,陈重微微一笑也不生气,没想到现在见桃杏都这么难了。

    保安打了个电话,撇了陈重一眼:“在门口等着吧,校长说她马上出来。”

    行,等就等吧,陈重背着手看了看天空,桃花村的天空还是那么蓝那么干净,就是和城市里那种雾霾不一样。

    陈重正在抬头看蓝蓝的天,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衬衣高跟鞋的女人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还在直摸眼泪。

    陈重低头一看,都有点不敢认了:“桃桃杏?”

    “死样,还记得我啊?”桃杏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哽咽道:“我还以为你都把人家忘了,三五年了也不打个电话回来,你简直就是狼心狗肺,亏我,亏我那会还喜欢你,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又结婚了?”

    桃杏的粉拳一直在陈重胸口上砸,陈重苦笑,一下这么多问题,他还真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好了。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陈重笑了笑,在桃杏俏生生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几年不见,桃杏从一个小姑娘变成了成熟的女人,穿着打扮也讲究了,身上还喷着香水,把陈重心里闹得痒痒的,陈重忍不住把桃杏抱在怀里亲了起来。

    桃杏也像旁若无人一样热情的回应起来,樱桃小口里嘤咛声不断。

    旁边那个傻大个保安都看傻眼了,桃杏是什么人啊?是这桃花村唯一的小学的校长!平时对一般的男人看都不看一眼,这来了个臭小子,就直接亲上了?

    陈重的大手摸上桃杏的小腰,桃杏这才反应过来,旁边还有人看着呢,连忙红着脸推开陈重,声音小小的说道:“我等会还要上课呢!大白天的,晚上我找你去。”

    “行,等你上完课,给我讲讲吧,这村子变化这么大,到底是咋回事?”陈重好奇的问道。

    桃杏拉着陈重的手嘴巴里哼着歌在保安傻不愣登的眼神里走进了学校。

    桃杏想起来什么,又折回来对保安说道:“你记着他,他叫陈重,他回来了以后就是桃花村小学的校长了。”

    保安傻傻的点了点头。

    桃杏笑了笑,幸福的牵着陈重的手进了学校。

    桃杏上课去了,陈重就在桃杏的办公室里待着,感叹不是他不明白啊,而是这个世界变化快啊!连桃杏也有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陈设还不错,有油画有地球仪,还有一张大大的办公桌和资料,陈重翻了翻资料,都是学生的,他好几年没回来,最开始的那些学生都不在了。

    陈重正在翻看,就听到后面有推门声音响起,陈重侧脸这么一看,一个留着波浪长发的女老师打扮的人正在盯着他看。

    这个女人烫着波浪长发,胸前衬衣扣子解开了一颗,胸前黑色的罩罩透过薄薄的布料隐约能看到两只大西瓜,女人小嘴吃惊的何不拢了,断断续续的问道:“陈陈重?”

    “嗯,我是,你是”陈重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女人。

    “你终于回来了!”这个女人一下又扑进了陈重的怀里,哭个不停。

    陈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说这又是谁?

    女人抬起沾满眼泪的俏脸:“你都不认识我了?我是彩霞啊!”

    彩霞?陈重下意识看了看女人的脚,彩霞一开始腿是小儿麻痹,经过他的治疗,彩霞的腿才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的。

    “彩霞,是我,我回来了。”陈重笑了笑,他都搞忘记了,彩霞之前一直在给桃杏帮忙,在小学里当老师呢!彩霞几年不见,也出落的越发动人了,尤其是胸前这一对凶器,能活活把男人美死,到这里,陈重就有点开始胡思乱想了。

    桃杏看了看陈重,眼睛里的泪花不见了,又噗嗤一下笑了起来,好像感觉到了陈重的生理反应,吐了吐丁香小舌,回头把门反锁上,然后回过头来眼睛里全是水深情的看着陈重,柔软的小嘴一张就亲上了陈重的大嘴。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