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玄武眼
    因为公鸡血阳气太重,玉棒老头没办法,所以一时语塞不吭气了。

    玄武得意洋洋的说道:“陈娃子,老子不是已经把本命神通传给你了吗?”

    “本命神通?”陈重纳闷的问道,之前玄武是说过已经把本命神通传给了陈重,但是陈重一直不知道自己身体改变了什么,也不知道怎么用,陈重就问道:“玄武老神仙,这本命神通如何使用?”

    “怎么,我没给你说吗?”玄武好像记性不太好:“你只需要默念土生木,你就可以用老夫的神通。”

    土生木,这个口诀倒是不难记。

    “怎么样?你选好了吗?”秦湘南已经选好了石头,见陈重迟迟不下手,催促道。

    陈重微微一笑道:“这文玩玉石本来就是大雅的事情,秦小姐这一催,这件事情可就不太雅了。”

    秦湘南哼了一声,没答应。

    其实陈重心里也急了,连忙默念口诀:土生木。

    这句口诀一出,陈重感觉周围的环境都变化了,他目光所触及之处,只要是地面上的东西都变成了黑白色,包括地面,还有窗外的树木,都变成了黑白色,这种黑白色不像是透视眼那样能直接看穿东西,就像是黑白的x光一样,可以清楚的看到平时所看不到的一些,除了黑白色,还有一些黄色,白色,青色的颜色。

    “哈哈,怎么样?老夫的玄武眼,是不是要比死长虫的透视眼厉害多了!哈哈哈”玄武得意洋洋哈哈笑道,玉棒老头气的直接差点翻白眼。

    “好是好,但是我还不会用。”陈重苦笑说道:“敢问玄武老神仙,虽然是黑白色,但是这不同的颜色是什么含义呢?”

    “蠢”玄武翻了个白眼:“这都不明白?简直蠢死了,真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玄武挑衅似的看了一眼玉棒老头,好像在说教的陈重这么蠢的人就是玉棒老头这个师傅,玉棒老头气的子哇乱叫。

    “那这颜色到底有什么说头,请玄武老神仙明示。”陈重还是虚心的说道。

    不懂就要问,这个到底陈重清楚,虽然看着玉棒老头吃瘪他心里不舒服,但是现在确实是需要玄武的时候。

    玄武得意洋洋的说道:“这乃是大地上不同物品所产生的气,你可以把它称呼为灵气,通过不同颜色的灵气,我们可以判断不同的物品种类是否纯正。”

    “比如你眼睛所看到的黄色,那里肯定是有金子种类的物品。”玄武介绍说道。

    陈重看了看果然出现黄色的地方,是街道对面的一个专门出售黄金的商铺。

    “再比如说,白色就是银子,青色就是玉石翡翠。”玄武倒也有耐心,给陈重一一讲解:“至于为什么他们要在玉石上抹上这种老鸡血,就是为了防止像陈重你这样的有异术的修真人士,通过一些异术来赚钱,但是这难不倒身为四大神兽的老子,老子的气和天地想通,自然不是那种旁门左道的透视眼能相比较的。”

    玄武说完,玉棒老头怒道:“死乌龟,你的意思就是我是旁门左道喽?”

    “不错,你就是旁门左道。”玄武话音没落,估计被玉棒老头扯了胡子,两个人纠缠在一起骂骂咧咧的在陈重身体里打架去了。

    陈重苦笑,他低头这么一看。

    从这几块石头里一一扫过,果然其中有一块里面绿色最为丰满,陈重笑了笑:“那我就选这一块了。”

    “好!”因为这些石头经过特殊的处理,无法靠平常的手段拿来测量测试,所以秦湘南倒是也不害怕,纯粹赌运气。

    秦湘南从小气运就不错,传说秦家家主秦苍海,在当年秦湘南出生的时候,就请修真界的高人给秦湘南看过,说是秦湘南出生的时候,有苍龙白气环绕,人身上的气运就要比普通人胜十分不止,这一辈子必然风调雨顺,但是说是秦湘南在二十八岁这一年有一个劫难,让秦湘南不宜外出,所以秦湘南一直记得这个话,平时除了休息就是待在这封闭的三楼欣赏玉石翡翠,今年眼看着过了一多半了,也没有出什么事情。

    “既然选定了,那就切开了。”秦湘南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陈重,这一刀下去就决定了五百万的输赢归属,虽然秦湘南面不改色,这是因为她不差这些钱,也见多了大世面,但是心里不可能一点波澜都没有,心里早已经有点激动,希望自己能赢,因为她赌运气还没有输过谁。

    陈重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金牙,把钱拿过来放在这里,等会一刀切开,我们输了就直接走人。”

    “嗯。”大金牙点了点头,把钱袋子放在了秦湘南面前。

    秦湘南皱了皱眉头,让师傅直接切石头。

    两个师傅同时进行,第一刀在石皮上开,切开之后,两块石头均是非常漂亮,里面翠绿一片,满满的都是绿色,非常漂亮,动人心魄。

    大金牙点了点头,没想到陈重的眼光也不错,居然不在他这个专业人士之下。

    陈重点了点头,不错,果然跟他用玄武眼看的一眼,是碧绿一片。

    玄武是四大古兽之一,掌管着天下所有的土地,这实力果然不是盖的。

    “还继续切吗?小姐?”工匠这一刀下去,两块石头成色差不多,水头也足,从现在这一块看起来,两人平分秋色,算是打成平手。

    秦湘南皱了皱眉头,看样子她今天是遇到对手了。

    不切,两个人打成平手不说,之前秦湘南赔了一百万,这第二轮又让陈重捡了一个大漏,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她秦家秦湘南的名号可能在这个玉石翡翠市场变成笑话了。

    秦湘南想了想,点了点头:“切。”

    陈重笑而不语,也点了点头。

    两位切石头的工匠都有点惋惜,其实现在切了个天窗,里面都是满翠,这石头现在是最值钱的时候,后面再切就很难说了,毕竟不是每一块石头里面都是完美无瑕的,肯定有一些裂痕和石线斑点,那就大大影响了美玉的价值。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