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 不会笑的秦湘南
    两个工匠师傅,还有大金牙和秦湘南都是捏了一把冷汗。

    这两块石头已目前的表现来看,已经是非常值钱了,如果再切一刀下去,没有好的表现,那么玉石的价值大打折扣。

    在场几人当中唯独陈重好像风轻云淡,根本没把这个当一回事,微微一笑淡然处之。

    两个工匠师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看了看秦湘南,秦湘南点了点头:“切。”

    既然秦家的大小姐张口了,那没有再不动手的道理,两个工匠师傅都是有着几十年经验的老技师,选了石头最好的地方慢慢切了下去。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石头和切割机的轰鸣声。

    只见尘埃落定,陈重看了一眼秦湘南挑选的那块玉石,微微一笑,胜负这下能分出来了。

    那两个工匠也是拿水浇了一下玉石的切面,擦掉上面的粉末和杂物,好像要让大家看清楚一点。

    秦湘南俏目一动不动,直直的盯着自己选的那块石头。

    谁知道第一刀下去的时候,几乎和陈重选的那块没有区别,但是这第二刀切下来,立马见分晓!

    陈重选的那块,第二刀和第一刀几乎一模一样,里面满满的都是翠绿!

    但是反观秦湘南的这一块,第一刀确实是满满的翠绿,玉石的价值非常高,但是这第二刀下去,里面只有靠近石头边上的玉石是绿色的,只有薄薄的一层玉皮,而里面都是灰不溜秋的石头!

    秦湘南的眼神一下无比失望,这还是她赌石以来,人生头一次失败,而且是输给了两个从河内来的外地人,秦湘南的心好像一下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赔钱不可怕,五百万秦家也赔得起,但是秦湘南输的是名声,这个事情要是传出去,她秦湘南还怎么在这个行业里怎么混?

    秦湘南犹豫了一会,给之前那个店员打了个电话:“小张,从账上支出五百万现金来。”

    大金牙嘿嘿一笑,搓了搓手,没想到跟着陈重来钱这么容易,这一早上的时间,加上之前的一百万,他们这半上午就赚了六百万了。

    秦湘南看了看陈重,又对着电话说道:“小张,另外从我个人账户上支一百出来,也带上来。”

    “哦,好的,小姐。”小张挂了电话,心说平时一般赌石的客人到了三楼,都是倒贴给秦家给钱,今天来的这两个大老粗,居然还能赚秦家的钱?这真是见鬼了。

    另外,还从秦小姐自己的账上支一百万这是怎么回事?

    店员小张不明白,但是秦湘南如此吩咐的,他只好照做。

    秦湘南走到陈重面前说道:“陈少,钱我已经吩咐人去拿了,但是有一件事你能不能答应我?”

    陈重笑了笑说道:“什么事?”

    秦湘南有点为难的说道:“这件事,其实对你来说是轻而易举,但是事关我们秦家的荣誉。”

    陈重不傻,很快就明白了秦湘南话里的意思是什么,但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说道:“是什么事呢?”

    秦湘南俏脸微红:“今天我赌石输了的事情,你能不能别说出去。”

    没等陈重回答,秦湘南又紧接着说道:“当然,我会私人给你一百万的保密费用”

    没等秦湘南说完,陈重笑了笑说道:“秦小姐见外了,我们只是过来玩玩的,没想着来砸你们秦家的招牌,我们走了以后,你们还是这里的龙头,不会对你们的生意有任何影响。”

    陈重笑了笑继续说到:“至于那一百万,无功不受禄,我不敢笑纳,赢了的钱是靠着本事赢来的,我不要那种通过威胁得来的钱。”

    秦湘南有点惊讶,这可是一百万啊!一般人不管再有钱,这一百万也不是小数目了,这个陈重表面上看起来有点油滑,但是没想到钱送到他嘴里,他只要点点头的事情,这一百万就能装进他的口袋,他居然拒绝了?

    秦湘南心说这么多年还没有碰到这样的怪人,但是也从心里对陈重高看了一眼。

    一百万哪有往外推的道理?大金牙在旁边有点着急,说道:“陈少,这钱”

    “不用说了,我决定了。”陈重笑了笑说道:“就是这趟没什么意思,我看咱们还是打道回府吧,这里也没有什么宝贝,让我多少有点失望。”

    大金牙觉得陈重话说的有点奇怪,好像有点欲擒故纵的意思,就没有开口在说话,他知道陈重自有打算。

    店员小张也来了,提着黑色的钱包,大金牙拿过钱包,提着两包钱就准备和陈重离开这里,但是秦湘南眼见他们马上要出店门,说道:“两位请留步。”

    陈重心里一乐,秦湘南虽然见识广,但说到底还是个女人,只要他陈重出马没有拿不下来的女人,这不秦湘南肯定是要把他们留下来。

    秦湘南秀眉微皱:“如果两位不赶时间的话,我想请你们先住下来,两位的身份应该不是普通人,至于你们想看的那种宝贝,我需要请示一下家里的老祖宗。”

    陈重心里一咯噔,还真让他炸出来了?!

    这个秦湘南口中的宝物,会是那张藏宝图吗?

    “不知道是什么宝物呢?如果是一般的货色,我不看也罢。”陈重笑道:“我也是听说秦家是北方最大的玉石翡翠商,这件宝物我还希望不会让我失望啊!”

    秦湘南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应该不会让你们失望,但是这件事事关重大,所以你们如果能花的起这个价格,我也可以帮你们问问。”

    “只要是钱就好说。”大金牙哈哈一笑:“我们陈少,在河内有一个集团公司,有金矿还有煤矿,最不差的就是钱。”

    秦湘南点了点头:“今晚就让我给你们接风吧,等明天给你们答复。”

    “好!”陈重点了点头,看了大金牙一眼,大金牙现在才明白,刚才陈重那一手欲擒故纵起了非常好的效果。

    晚上吃饭的时候,陈重和大金牙谈笑风生,但是看着秦湘南就没见她笑过,陈重观察了一下秦湘南的脸色问道:“秦小姐,不知道有句话当讲不当讲?”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