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马家两兄弟
    脸上有三道刀疤的男人,后面站的正是刚才被大金牙扔出去的马阳,马阳在刀疤男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然后刀疤男一脸怒气的盯着大金牙,马阳说完又畏惧的退到刀疤男的身后!

    “就是你刚才把我侄子扔出去的?”刀疤男一脸睥睨的神色,丝毫不把大金牙放在眼里。

    “我叫马三刀,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现在立刻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待会下手会轻一点!”

    袁守一认出了刀疤男,这是南岭的而一个恶霸,但是瞧着大金牙和陈重一脸淡定之色,心中担忧不已,看来这两个人不知道马三刀的名头,所以才这么才不知道害怕!此人心狠手辣,手上沾了不少人命,砍只用三刀,刀刀致命!

    “呵呵,这话应该我说吧!”大金牙冷笑道,似乎像在看一个小丑的表演。

    马三刀的嘴角抽出了一下,自己还从来没有这样被人轻视过!这俩人真是找死!

    “你他妈找”马三刀从后背上掏出一把砍刀,挥手就要朝着大金牙砍去,但是刚刚还靠在墙上的大金牙,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接着就看到一个蒲扇一样的巴掌朝着自己的脸上打了过来,动作快到不可思议,接着就觉得眼前一黑。

    后面染着黄毛的小弟看到自己的老大眨眼之间躺在地上不知死活,全都楞在那里,马阳没想到自己威名赫赫的三叔被大金牙一巴掌拍的不省人事!立刻转身就跑!

    门口的马院长看到自己的侄子跑了出来,立刻整理下西装双手背在身后走了进去!

    刚才他们在门口已经约定好了,马三刀先进去把人教训一顿,然后他这个院长再进去唱个白脸,既能报仇也能顾及自己院长的正面形象!

    马阳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二叔自信满满的朝着病房走去,一下愣住了。

    “我说啊,君子动口不动手,有什么事情可以协商解决嘛!这个”

    马院长好像背台词一样,一进门就开始念叨,当他抬起头看见大金牙和陈重一脸冷笑的站在病房里,他下意识的转过头,发现自己的弟弟马三刀,扭曲着身体躺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你们!这!”

    马院长紧张的扶起马三刀,发现马三刀已经昏迷了!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给我打!”马院长看到弟弟的右侧整个半边脸都呈现青紫色,异常愤怒也顾不得院长的身份。

    但是身后这帮黄毛却一个动的也没有!

    “你们!”

    “现在你有一个选择,立刻给这位病人做手术!他没事,你还有你弟弟也没事!他有事,你们都有事!懂?”陈重冷冷的说道,然后体内的气势忽然爆发出来,马院长还厚身后的一群黄毛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如同被一双大手用力的捏住,只要这双大手稍微一用力自己的身体随时都会被撕成碎片,马院长头如捣蒜,他知道眼前的两个人不是他们马家兄弟可以招惹的。

    陈重收回气势,马院长和那群黄毛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刚才那股气势太过可怕!

    马院长此刻已经心冷了,他知道这次是碰到硬茬了,自己这个弟弟在南岭一直横着走,现在被人打成这样,恐怕对方的来头不是自己所能对抗的,马院长见过世面知道这个社会有那种以一敌百的高人存在!

    “好好好!”马院长满口答应。

    然后对着身后的黄毛喊道:“快把他抬走!去急救室!”

    “两位恩人,你们要走吗?”袁道平看见陈重和大金牙二人的身影,微微有些紧张的问道,自己和这二人只是萍水相逢,他没想到,这样的大人物会为自己出手,心中既有感激也有紧张。

    “我们要走了!放心吧,那个狗屁马院长不敢不给你父亲做这个手术!要是你父亲的病没有好,你就告诉我,我飞打碎他的狗头不可!”大金牙咧着嘴说道。

    刚走到门口的马院长听到病房内大金牙的声音,身体不由的哆嗦一下,眼中满是恐惧的神色!

    “嗯,我会的!”袁道平重重的点点头,望着二人离去的身影,心中异常复杂,他家祖辈都是药农,一直都都是老实人,自己的父亲经常跟自己说,做人要老实,不能惹事,退一步海阔天空,虽然心中有些不认同,但是袁道平还是按照父亲的教导做了,但是今天他看到刚才的两个人,那唯我独尊,绝不退让的霸气,还有马院长和马三刀在二人面前的谦卑,才知道自己父亲的教导,并不是完全对的!

    “我会像你们一样的!”袁道平在心中默默地念道,眼神中有一丝光芒闪烁!

    躺在病床上的袁守一此刻心中的波动其实是在场之中最大的,马三刀的威名在他的心中已经根深蒂固,还有马院长也是在岭南有头有脸的人物,马三刀当年当街砍人的画面,自己依稀历历在目,但是就在刚才那个作为岭南一霸的马三刀,就那样活生生的被那个镶着金牙的壮汉一巴掌扇成死狗,跟个让他惊讶的是作为他的哥哥马院长,看到自己的亲弟弟被打成那般模样,居然没有任何想要报复的举动,而且答应那二人的话,承诺给自己做手术,这是打算把满口的碎牙往肚子里咽。老实了一辈子的袁守一理解不了,不过今天算是有人给自己出头了,这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袁守一转头瞧见儿子袁道平,正在安慰自己的妻子,心头忽然跳动了一下,自从他生病以后,自己的儿子就负担起自己的责任,原本只知道玩的孩子现在的小脸上挂着一副男子汉的气质,眼神中不时闪烁的光芒,让自己忽然有一种老了的感觉,看来儿子真的是长大了!

    “这岭南的的景色还是不错的嘛!”大金牙坐车出租车内看着周围的绿化还有此起彼伏的高楼大厦,砸吧嘴赞叹道。

    “二位是第一次来岭南?”出租车司机是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人长的胖,爱聊天,喜欢给乘客介绍岭南的一下趣闻,所以认识了许多老熟客,自己生意和口碑都很好,每年公司评选十大最受欢迎的出租车司机,自己总是榜上有名!刚才陈重和大金牙的聊天出租车司机正好听得一清二楚。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