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珍馐阁
    “对啊,你们这岭南有什么好吃的地方,拉我们去尝尝!”大金牙最喜欢吃,每到一个一个地方第一个想法就是吃点美味,虽说他们修士可以吸收天地间的灵气但是能品尝到美味佳肴也是一种享受。

    “说道吃,二位可是问对人了,我们岭南有一家酒楼,专门烹制山珍海味,生意火爆很,就是价格贵了点,二位要是不差钱,我拉你们过去?”出租车司机得意的说道,那家酒楼在岭南都是出了名的,听说那里的菜肴吃上一顿,以后别的地方的饭菜都吃不下了,自己也是垂涎已久,但是无奈价格太高,自己只能想想。

    “钱不是问题,只要好吃,你把我们往哪里啦就成了!”大金牙满不在乎,钱对于他和陈重真的不是问题。

    “好嘞!”出租车司机调转方向直奔着那座酒楼驶去。

    陈重并没有出言阻止,听司机的话,陈重觉得这个酒楼应该在岭南挺有名气,里面应该有很多岭南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这次来岭南也是要见识一下,这些人正好是个契机。

    出租车开了半个小时,停在一个三层酒楼的门前,陈重瞧了一眼,前面的酒楼,只有三层,说不上气派,但是装修风格却个性鲜明,门口摆着两个石龙和石凤,门上雕刻着珍禽异兽的造型,楼顶上是一个龙飞凤舞的一行大字,上面写着珍禽阁!

    “就这了!二位慢走!”司机指着前方的小楼对大金牙和陈重说道。

    陈重推开车门,和大金牙大步走了进去,一进门陈重就看到这其貌不扬的三层小楼内竟然有如此豪华的装修,心中惊讶不已,看来这司机所言不虚,这酒楼的设计风格颇有新意,大厅直通三楼楼顶,大厅左右各有一个楼梯,楼梯直通二楼三楼,一楼有假山瀑布还有高大的树木河流,二楼有地下全是水,水面上建着餐桌,水里还有许多鱼类,三楼就是天空,里面烟雾云绕。

    一个侍者,看见陈重和大金牙进来,上前介绍道,来这里的一般都是熟客,像陈重叶牧这样的生面孔,侍者第一次见,心知他们是第一次来,便大概的介绍了一下。

    “这就是陆海空吗!”不过很有创意,陈重点点头。

    “这位先生果然有见识,每层楼里面都有相对应的菜品!二位若是想吃陆地地上的东西,就来一楼,想吃水中的东西就去二楼,想吃天上飞的东西呢,就去三楼!”侍者微笑的说道。

    “要吃就吃最稀有的,那就天上飞的吧!”陈重迈开步子径直走向楼梯。

    “不过我想吃海鲜!”大金牙瞧见陈重径直朝着三楼走去,嘟囔一句,还是跟了上去。

    “两位先生请留步!三楼已经被客人包了!”侍者见陈重话没说玩,就朝着三楼走,慌忙走上前拦住陈重。

    “哦?”陈重眉头紧皱。

    “包了?什么人这么霸道,自己吃饭还不让别人吃,我去找他说道说道去!”大金牙不理会侍者,撸着袖子冲了上去。

    陈重刚才走几步忽然听见前方响起一个妩媚酥麻的声音。

    “吆,两位帅哥,怎么这么大火气,有什么事情能和我说一下嘛?”

    陈重抬起头发现迎面走来一个身材妖娆穿着旗袍的女人,女人长着一副鹅蛋一样的面庞,朱红的嘴唇,妩媚的眼睛不是闪烁勾人的光芒,加上略带风骚的姿态,对男人倒是有一番杀伤力。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的经理,我叫红洁,两位帅哥真是不好意思,楼上有为大人物,二位要是方便的话可以到二楼或者一楼用餐,当然餐费算我的,你看如何?”红姐身为一个女子掌管这么重要的酒楼每天面对的都是岭南一等一的人物,起码的眼力劲还是有的,她一眼就看出,陈重才是这二人的主心骨,那个一脸彪悍的大金牙也得听陈重的所以脚步也就这直奔走在后方的陈重,她很自信,陈重和大金牙是第一次来岭南,所以不懂这里的规矩,但是今天三楼来了一位大人物,若不是担心陈重和大金牙这二人惹起事端,扫了大人物的兴致,恐怕早就喊人把他俩乱棍打出了!

    红洁虽然面带笑容但是眼神深处的意思阴寒,没能逃过陈重的眼睛。

    “那我要是非要去三楼吃呢?”陈重淡淡的说道,眼神玩味的盯着这个妖娆的女人。

    红洁听了陈重的话,嘴角略微抽出了一下,她没想到陈重这么不识抬举,但是很快又换上一副笑容。

    “这位先生,为何非要去三楼吃呢!如果真的想吃飞禽,我可以吩咐他们,把三楼的菜肴端到下面来!”红洁此刻在心里已经开始诅咒眼前这个不识好歹的年轻人了,要不是估计楼上那位,自己非得亲手教训他们俩不可!

    “哦,但是我觉得三楼的环境我喜欢,所以我就要去三楼吃!”陈重咧开嘴,迈开步子,直奔三楼走去!

    “去跟楼上的客人说,我们就在三楼吃,他要是觉得吵了他的清静,就让他去楼下!”大金牙扭头对着红洁说道,丝毫没有注意红洁那副吃人的表情!

    红洁此刻想拦着二人但是已经晚了,沉重和大金牙已经走上了三楼!

    “完了!大人物要生气了!”红洁在心中哭丧道。

    “这位置不是挺多的吗?干嘛不让人吃呢!”大金牙瞧了瞧三楼空荡荡的桌子,随便挑了一个位置坐了下去,陈重瞥了一眼,最后一张桌子,上面坐了一个年中年人,中年人静静的坐在那里,一身黑色西装,正大块朵硕的啃着一只不知名的飞禽。

    “一把年纪,一点吃相都没有!”大金牙瞧了瞧中年人啃食的模样,一脸不屑。

    大金牙的声音很大,中年忽然停下口中的动嘴,面色阴沉的抬起头,盯着陈重和大金牙,眼神露出凶狠的神色,又忽然转过脸,低声对对站在身后穿着黑衣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低声说了几句,墨镜男弯下身子点点头,然后径直朝着陈重还有大金牙的方向走了过来。

    陈重对大金牙使了个眼色,大金牙点点,站了起来。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