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醉酒的白衣女子
    “给我开间房间!”男子刚进大厅就对着站在柜台内的大唐经理喊道。

    “放开我!”女子呜咽不清的嘟囔道,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被陈重的耳朵捕捉到了!

    陈重曲直一弹,一枚先天真气瞬间射入白裙女子的后背,女子忽然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目光也恢复了清明。

    男子惊讶的发现白衣女子似乎是醒酒了,迎着女子渐渐锐利的目光,男子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混蛋!滚!”白衣女子,猛地对男子扇了一巴掌,然后指着门口说道,她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趁自己酒醉,把自己带到宾馆来!

    “你!”男子捂着脸,满脸复杂的表情,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女子怎么会突然醒酒!这下玩砸了。

    男子见事情败露,愤恨的捂着脸离开了酒店。

    “王八蛋!”女子似乎还觉得不解恨,对着衬衫男的背影骂道,但是话音刚一出口,就觉得头忽然又晕眩了起来。

    “我擦!酒劲这么大?”陈重看到白衣女子捂着头几乎要摔倒的样子,心中惊讶道。

    陈重身形一闪,就出现在女子的后背,身手扶助白裙女子。

    “酒味好大!”陈重闻到扑面而来的酒气,忍不住捂住鼻子,心中暗叹,这得喝了多少酒!

    虽然一脸嫌弃,但是陈重的手臂还是稳稳扶住了白裙女子,女子此刻居然在陈重的怀里乎乎睡了起来!

    陈重有些无语,暗叹这个姑娘的心真大,这样都能睡着!

    陈重把白裙女子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肩头,然后扶着女子走进电梯。

    电梯里,大金牙用一种极度鄙视的眼神望着陈重,似乎对陈重的行为很不齿。

    “尼玛,老子这是没办法,总不能把她仍大厅吧!”陈重白了一眼大金牙。

    .................................................

    “全是酒味,看来得洗个澡了!”陈重把女子仍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然后闻闻自己身上的味道,摇摇头,走进卫生间。

    冲完澡,陈重觉得全身舒爽了许多,惬意的舒格懒身,客厅的架子上放了好几瓶酒,陈重走上前瞧了一下,有拉菲,威士忌还有茅台,叶牧拿出一瓶拉菲,准备找个杯子品尝一下,但是刚刚转身就听到一个女人细微的声音,声音呜咽不清,似乎被蒙上嘴巴,陈重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是墙壁外面传过来的,然后对着墙壁施展透视眼。

    此刻陈重眼前的墙壁已经如同玻璃一样透明,陈重清晰的看到,在自己的对面一个年龄约有二十三四的女孩子正被捆缚着双手双脚,嘴巴也被一个黑色的胶带困住,女孩躺在床上不住地挣扎,床前面站着一位白胖的中年男人,稀疏的头发,肥硕的面庞全是**之色!

    女孩在床上不住地挣扎,但是奈何腿脚已经被困住此刻动弹不得,呜呜的求救声也细微不轻,若不是陈重有出窍的修为也不能听清对面的女孩的声音。

    “你叫啊!你越是叫我就越喜欢!”白胖男子已经把自己身上的衣物拔了个精光,只留着一条内裤,然后扑倒女子身上,撕掉女子嘴上的胶带。

    没有了胶带的束缚,女子开始疯狂的哭喊,但是女子喊得越是响,白胖男就显得越加兴奋!

    “喊吧!使劲的喊!用力的喊!可惜没人会听到的!哈哈”男子发出兴奋的声音,脸上的**之色浓郁至极。

    陈重站在房间内,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眼神在慢慢变得阴冷,房间内的气温似乎也降了几度,陈重最恨这种强迫别人之事!陈重眼神中露出一丝冷意。

    陈重轻轻往前踏出了一步,身体仿若无物的穿过墙壁,陡然出现在白胖男人的视线里!

    白胖男惊恐的望着一脸冷色的陈重,恐惧的问道:“你是人是鬼!”

    白胖男子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当他看到墙壁上突然走出来一个人的时候,就已经呆住了,这样的场面他在美国的科幻电影里见过,但是现实中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情!一定是这丫头派人装神弄鬼吓唬自己!白胖男在心中想道,但是脸上的恐惧之色还是没有消退。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白胖男心虚的问道,在这个时候搬出自己的家室或许可以震慑到眼前这个人!白胖男看到陈重面无表情,冷冷的向自己走过来,内心的防线终于崩溃了!

    “我可以给你钱!求你别杀我!”白胖男从陈重身上感受到死亡的气息,他怕了,他还有那么多钱没有花完,他不想死!

    “我叫孙百万!我有很多钱,很多钱....”孙百万跪在地上不断的给陈重磕头,满脸的汗珠。

    “抬头,看着我!”陈重冷冷的说道。

    “好好!”孙百万慌张的抬起头,惊恐的盯着陈重。

    陈重曲直一弹一枚灵力直接射了出来,正中白胖男的丹田,白胖男立刻捂着小腹在地上翻滚,肥硕的面旁扭曲成一团,身体不断的抽出,嘴角吐着白沫然后昏死过去。

    陈重转过头,手掌一挥,绑在女子身上的绳子一下全都断裂了!女子慌忙跳下床,慌张的对陈重说:“谢谢!”

    陈重见女子一脸慌张畏惧之色,便开口问道:“你叫什么?怎么会被这个胖子绑在这里?”

    女子浑身哆嗦显然陈重刚才穿墙的一幕将她吓得不轻,但是看到陈重对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恶意,女子的心略微平静了一些。

    “我叫刘阿妹,是南山的药农家的女儿,我们那里有一个化工厂,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化工厂的老板他叫孙百万,他很有钱,在政府里也有关系,自从那个化工厂建成之后,化工厂排出的污水都排到河道里,山下药田中的药材大部分都受到了影响,死的死枯的枯,原本靠着药田生活的药农已经无法生存了,辛辛苦苦种植的药田化为乌有,我们村名联合向市里的有关部门反映,但是他们都推三阻四,没人受理,我们没了办法就围坐在市政府的门口找市长!”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