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9章 刀哥走了
    围观的路人心中明白了这两个人,不是一般人,手臂碎钢管,手掌捏断骨头。

    熊哥再没有了之前的嚣张,呲着牙捂着胳膊,退在一旁。

    “跪下!”陈重向前走了一步,冷冷的说说道。

    四个小青年还有熊哥脸色铁青,熊哥忍者手臂的剧痛:“这次我认栽,我大哥是马三刀,能不能看在我大哥的面子上,这次算了!”

    “你听不懂我的话吗?”陈重眼中泛着寒光。

    “刚才是用哪只脚踢的?”陈重问道。

    “你要欺人太甚,长毛打电话给刀哥!”熊哥身子在发抖。

    “不说是吧!”陈重用手比划一下,然后又指了指熊哥的右腿,好像在回忆之前的画面。

    陈重点点头,然后对着熊哥的轻轻地踩上去,“咔嚓”这次不仅熊哥听到了,周围的四个小青年也听到了,很清脆没有任何杂音。

    熊哥的脸色变成了绛紫色,其他的四个小青年的脸色煞白。

    周围的人一阵心惊,这青年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动起手来却凶狠果断。

    “刀哥不会放过你的!”熊哥用在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若是刚才你肯跪下,我或许就不会踩断你的脚了。”陈重平静的说道。

    陈重抬起头发现旁边停下一辆崭新宝马车,车子开的的很急,停下来时候车身一直晃荡,三名还能站立的小青年慌忙跑过去,拉开车门,走车里走出一个精瘦的男子,男子脸上有一道特别明显的刀疤。

    “刀哥,就是那小子,很怪!熊哥已经昏了!”一名小青年说对着刀疤男子说道,这个人陈重认识就是之前在医院被大金牙一巴掌打昏的马三刀。

    “昏了!”马三刀面露惊讶之色,眼中立刻涌起一股怒气。

    “那两个人,很厉害,熊哥的手脚都被弄断了!”小青年朝着陈重还有大金牙的方向指了一下。

    马三刀眯着眼睛,看到陈重还有大金牙的身影瞳孔猛地一缩,这个人不是那天一巴掌把他的打晕的人吗?后来听马远东说这个人是陈大师!

    “刀哥,你怎么不走了?”三名小青年纳闷的问道。

    “我有点事,你们想把办法把熊子所能我二哥的医院,我着急回去!”马三刀转身钻进宝马车,留下一脸迷茫的三个小青年。

    “刀哥呢!”熊哥看到三个小青年失落的走回来,面色黑白交替。

    “刀哥说他临时有事,又回去了!”带着耳钉的小青年哭丧着脸说道。

    此刻陈重已经走到被熊哥打伤的老人身边,陈重仔细的检查一下老人的身体,发现老人的锁骨已近断了,老人年龄大了,加上生活艰辛身体得不到营养的补充,骨头都很脆弱。

    陈重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掌在老人的锁骨的地方摸下几下。

    “待会可能有点疼,您忍一下!”陈重轻轻的说道,老人身上的的脏水已经被几个女学生用包里的纸巾擦掉了,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颊露出痛苦的表情。

    “哥哥,你是医生吗?”一个胖胖的女中学生眨着眼睛问道。

    “我爷爷也是医生,我看你的手法和我爷爷瞧病的时候很像。”

    “哦?那你爷爷一定治好过不少人吧!”陈重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没有,我爷爷是不给人看病,给动物看病!”胖胖的女生一脸认真的说道。

    “...........”陈重摇摇头,他已经找到了把老人断裂的锁骨拼接在一起,一丝精纯的先天之气,顺着陈重的手指流进老人的身体然后在在断裂的锁骨之处游荡,老人的锁骨在先天之气的修复下很快愈合起来,愈合后的锁骨甚至要比之前更为强壮。

    “老人家你感觉怎么样?”陈重松开手问道,目光柔和。

    “好多了,好多了....”老人舒展了一下胳膊,发现没有了之前的疼痛感。

    “叔叔你真厉害!”胖胖的女生对陈重竖起大拇指。

    “你这小丫头,怎么一会哥哥一会叔叔的!我有那么老吗?”陈重有些无语,这小丫头怎么神神叨叨的。

    “我叫你哥哥是因为你大不了我几岁,我叫你叔叔是因为你治好了老爷爷,为了尊重你所以叫你叔叔!”胖丫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神一样的逻辑!”陈重感觉自己被这个丫头打败了!

    “老大,那五个人怎么办?”大金牙问道。

    陈重看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熊哥,想了一下。

    “让他们走吧,今天的教训已经足够他们记一辈子了!”

    大金牙也点点头,熊哥今天确实挺惨!

    陈重的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张梦阳打来的。

    “陈大师,那张图我爸没要回来,杨市长说他送人了!不好意思啊!”张梦阳的语气之中带着歉意。

    “没事,一张图而已,还有你以后别叫我陈大师,都被你喊老了,刚才还有人喊我叔叔呢!”陈重一脸郁闷。

    “好嘞!”电话里传来张梦阳风铃一样的笑声。

    “哎,一根管子没咯!”陈重挂上电话,叹了一口气。

    “那个杨老狗没给?”大金牙惊讶道。

    陈重无奈的点点头。

    “咱们现在就杀过去,他要是不给,我直接废了他!”’大金牙怒道。

    陈重没有理会大金牙,而是转身走到,熊哥面前。

    熊哥看到陈重走过来,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

    “你们滚吧,以后长点记性,你能欺负比你弱小的人,比你强大的人同样也能欺负你,你们口中的刀哥,我见过!不过我见他的时候,他的下场比你还惨!”陈重笑嘻嘻的说道。

    不过陈重这干净的笑容在熊哥五人的眼中已经成了恐怖的代名词。

    二人的身影不一会便消失在喧闹的人群中。

    天空下起雨,人群也很快散开了,奔驰车开走了,老人也走,雨水冲刷掉了之前的痕迹,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可能只有在场人,在很多年以后,还会记得今天有这样一个年轻人给他们平静麻木的生活带来如此震撼的一幕。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