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8章 争夺
    原本一脸自信的李顺忽然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因为他的面前出现这样一个画面,大金牙在人群中左一拳有一脚,这五十多个人就像一群幼儿园的孩子,在大金牙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他们手中的钢棍好像是一根棒棒糖,打在大金牙身上完全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李顺的脸色变成了一脸恐惧之色,因为他看到一直淡定坐着的陈重正向着自己走过来,此刻烧烤摊已经是一片狼藉,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群小青年,每个人都躺在地上不断地哀嚎,大金牙啪啪拍掉手上的土,抓起一根烤串狠狠的咬了一口。

    此刻李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还是人吗?

    “我刚才的话,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没..没有意见...”李顺低下头不敢正视陈重的目光。

    “那就好!”陈重拍了一下了大金牙的肩膀,转身离开了人群,消失在街道的夜色中。

    第二天陈重照常到餐厅吃早餐,江映蓉笑意盈盈的迎了过来。

    “你昨天用了什么法子?那个李顺还有狗哥,拎着一大包礼品大晚上跑我家,给我妈赔礼道歉,还求着我妈让我妈到街口摆摊!”

    “是吗?”江映蓉的话让陈重有些意外,陈重本来还想晚上去街口看看那变得情况呢,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我就是找他们谈谈,跟他们讲了一些道理,至于他们去你们家道歉,可能是良心发现了吧!”

    “原来是这样啊!”江映蓉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陈重一脸黑线,自己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江映蓉真的相信了。

    江映蓉发现陈重皱着眉头盯着自己,纳闷的问道:“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我担心你!”陈重撇撇嘴。

    “担心我什么?”江映蓉更加疑惑了。

    ‘“算了,不说了,对了你当领导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特爽?”陈重一脸嬉笑。

    “哪有!”江映蓉有些不好意思。

    “那不打扰你吃饭了!”

    “嗯!”

    江映蓉刚离开陈重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陈重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是张梦阳打来的,陈重点了一下接听。

    “陈重,你能帮我个忙吗?”电话里传来张梦阳有些低微的声音。

    “你说呗!”陈重轻笑着说道。

    “那个,你能做我男朋友吗?”张梦阳的声音细微到有些听不太清楚。

    “噗!”陈重口中的咖啡一下喷了出来。

    “不行就不行呗!至于这么大反应吗!”张梦阳有些不满。

    “不是,你这太突然了,我没有心理准备!”陈重拿起纸巾赶紧擦了擦桌子上的咖啡。

    “不是真的,就是让你假扮一下!”张梦阳解释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陈重一脸郁闷。

    “我们见面说吧!我在市区的尚品咖啡厅等你!”

    “好吧!”陈重郁闷的挂上了电话,合着自己白高兴一场,虽然陈重自认为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但是随便起来不是人!

    陈重挂完电话,立刻走出酒店,打一辆出租车直奔市区的尚品咖啡,一进咖啡厅的陈重就发现坐在角落里的张梦阳,张梦阳不停地望着窗外,眉头紧锁似乎有什么心事。

    “你怎么了?”陈重皱着眉头纳闷的问道。

    “啊!你吓我一跳什么时候过来的?”张梦阳一脸惊讶。

    “刚来!”陈重微微一笑坐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张梦阳。

    “是这样,最近有人骚扰我,所以你懂的!”张梦阳尴尬的笑了笑。

    “我考虑考虑....”陈重想了一下。

    “不行就算了,我再想办法!”张梦阳转过脸,不再看陈重。

    “这种事情总应该给人一点准备时间嘛!”陈重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你又不是女人,怕什么!”张梦阳柳眉倒竖,盯着陈重。

    “好,我答应你!”陈重点点头。

    “真的啊!太好了!那咱们走吧!”张梦阳起身拿起手提包。

    “去哪里?”陈重一脸惊愕的望着张梦阳。

    “去我家!”张梦阳说道。

    “这么快就见父母啊!”

    “不是啦,那个人现在在我家呢!”张梦阳白了陈重一眼。

    “哦”

    二人走出门去,张梦阳的车是一辆两厢的福特,陈重坐在车里,瞥了一眼张梦阳。

    “能说一下是谁骚扰你吗?”

    “一个背景很神秘的少爷!好像和咱们岭南的王大师是同门,关系很复杂,这次来我们岭南是要谈一个投资项目,昨天在家中碰到我,今天就突然带着礼物上门跟我爸说要提亲!”张梦阳一脸郁闷。

    “还有这样的奇葩?”陈重一脸惊奇。

    “是啊!待会你见到就知道了!”张梦阳无奈的摇摇头。

    福特车很快在一个小别墅里停了下来,张梦阳和陈重走出车门,并排走进客厅。

    客厅里坐着两个人,一个四十多岁,穿着一身西装身形有些消瘦,正是市委的张书记,另一个很年轻大约二十七八,长得眉清木秀,风度翩翩只是眼神中不时闪过阴郁的光芒。

    张书记看见张梦阳和陈重走了进来,目光闪过一丝惊喜,连忙站了起来。

    “陈大师,您怎么来了?”

    “我陪梦阳来看看您!”陈重微笑着说道。

    “梦阳?”张书记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掩饰起来,张书记瞪了一眼张梦阳,张梦阳对着张书记吐吐舌头。

    “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还要多谢谢您才是!”张书记一脸笑容。

    “张书记,这人是谁?这么年轻也敢以大师自居,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呢!”一个带着浓郁的火药味的声音忽然响起。

    张书记一脸尴尬,慌忙解释道“这位陈大师别看年纪轻轻,但是医术确实不得了,说起来我这条命,就是这位陈大师从鬼门关给拉回了的!”

    “哦,雕虫小技而已!”说话之人就是张梦阳口中的奇葩男,他叫陈大鹏这次到岭南是来喝政府谈岭南旅游投资的事情。

    陈重一脸一脸郁闷,自己好像并没有得罪这个奇葩吧?怎么开口就来羞辱自己呢!这狗比有病吧?

    “我只知道岭南有一位王大师,从来没听过什么陈大师!”陈大鹏神色傲然的说道。

    陈重记得孔圣人说过,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此刻陈重也是这么觉得的。

    “如果你是想从我身上找自信,那不好意思我可能会让你失望了!你那个所谓的王大师在我眼里不值一提!”陈重冷冷的说道。

    “两位别生气,咋们有话好好说!”张书记尴尬的劝解道,一边是岭南的财主一边是自己救命恩人,他夹在中间感觉很难做。

    “张书记,我们谈的是大事,一个外人在场恐怕不合适吧!这里不是张家的人,自觉点滚出去!”陈大鹏深吸了一口气,阴阳怪气的说道。

    “陈重不是外人,他是我男朋友!”一旁的张梦阳忽然说道。

    张书记听到张梦阳的话一脸吃惊,陈大鹏更是面色通红,他今天来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上门来提亲来了,但是张梦阳当着自己和张书记的面说,眼前这个小子是自己的男朋友,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张书记,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你们岭南想拿到这笔投资,该怎么不需要我教吧!”陈大鹏目光阴郁的盯着张书记。

    “这....”张书记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这笔投资对岭南的发展确实很重要,但是也不能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为代价吧!

    “呵呵,人家看不上你,就用这种办法去逼迫别人,真是不要脸呢!”陈重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说什么?”陈大鹏听到陈重的话,立刻盯着陈重,身上隐隐出现一股先天之气。

    陈重不屑的瞧了一眼,跟那个狗屁王大师一样都只是筑基境,陈重冷哼一声,陈大鹏身上的先天之气,立刻消散。

    陈大鹏心中一惊,发现了古怪,眯着眼睛盯着陈重,眼神中散发着浓郁的恨意,然后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去。

    “唉!”张书记望着陈大鹏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失落的坐在椅子上,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岭南的财神爷就这样走了!

    “爸,你别生气!我和陈重不是真的,是故意做给那个人看的!”张梦阳噘着嘴对着张书记说道。

    张书记震惊的抬起头难以置信的望着陈重和自己女儿,忽然又狠狠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好了财神跑了,金龟婿也是假的,自己真是倒霉啊!张书记此刻有想放声大哭的冲动!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