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 马远东的电话
    刘宇点点头,目光下意识的扫视了一圈发现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是你?”刘宇惊讶的说道,他见过陈重,那天在菜市场陈重发打伤了一个染着黄毛的小流氓但是他就在现场。

    陈重认出了这个黑乎乎的警察,笑着点点。

    二人没有再多的言语,只是互相笑着点点头。

    这场惊险的闹剧也随着中年男子被黑乎乎的警察带走而宣告结束。

    “还是不看老虎狮子这样吓人的猛兽了!去看看大熊猫!”江映蓉的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她忽然觉得与老虎狮子那样的猛兽想必,肉嘟嘟憨厚的大熊猫更加可爱一些。

    本来就是抱着陪江映蓉出来玩的陈重自然不会说不,任凭这江映蓉拉着自己的手,走向动物园的深处。

    自从岭南的动物园改建之后,这里的动物种类和动物的珍惜程度都有了一些不小的改善,比如这个之前没有过的大熊猫,以前就没有,虽然大熊猫也只是在这里展览一个月,但是放在没改建之前就是展览一天的资格也没有。

    这让岭南的人格外的自豪,所以今天动物园的人格外的多,这其中有一半都是冲着大熊猫来的。

    果然大熊猫的场地游客格外的多,不过所幸的是大熊猫的展览场地视野比较开阔,也可能是动物园的人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把这个地方故意建的大一些,这样也可以让游客都可以看到,免得生出一些乱子。

    这种在自然界唯一只靠着卖萌就可以生存的动物说起来也是很奇特的,至少对于江映蓉这样的女孩子来说这类萌物让她完全丧失的顶抗力,围观的游客不约而同的拿出各式各样的手机,咔咔的快门声此起彼伏,恨不得把玻璃墙内几只黑白相间的萌宠来个三百六十度的扫描,那种几乎无线接近于某国摄像师的姿势让陈重不经有些惊叹,这些人无师自通的摄影天赋。

    陈重在江映蓉的极力要求下也不得不接过江映蓉手中的手机参与到这群摄影师的行列,看到江映蓉兴奋的如同一个期盼已久好不容易进入娱乐场的孩子一样伸着v字手势的模样,陈重才觉得此刻的江映蓉才是她内心最真切的样子。

    人群的兴奋似乎与这些黑白相间的家伙没有一点关系,只是悠然的啃着竹子或者美美的躺在温暖的阳光下惬意的睡上一觉,无趣的的时候伸出爪子挠一下一旁的伙伴,也可能是它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人围观的生活,不在意自己的**被人观赏,这种慵懒温顺调皮的性格是玻璃墙外的这些自以为高等的家伙所不具备的东西。

    哄闹的人群随着这几只熊猫钻进那视线不及的假山后面而四散开来。

    “走吧!”江映蓉似乎有些累了,慵懒的舒个懒腰,纤细的腰肢像四月春风里扭动的柳枝,看的陈重有些发愣,趁着江映蓉不注意的时候忽然偷偷的朝着江映蓉有些泛红的脸颊快速的亲了一口。

    这大胆的举动只是惹得江映蓉秋水一样的眸子翻出一个白眼,就没有其表示反抗性的举动。

    陈重和江映蓉刚走出,动物园的大门坐上他那辆毫不起眼,普凡无奇的大众汽车,便接到了马远东打来的电话,马远东在电话里告诉他,之前那个盛气凌人的李师长今天来找过他,答应把之前谈的项目给他做,但是却希望陈重。

    陈重只是说了一声知道了,便挂上了电话,陈重把江映蓉送回了学校,就开着车来到马远东位于岭南郊区的别墅,气派的造型加上偌大的建筑面积无不显露着这个岭南第一土豪的身份和气势,门口训练有素的保安,显然并不认识陈重,只是抬着眼皮瞧了一眼陈重身后那辆毫不起眼的大众车,便把陈重挡在门外。

    大众车前面停着一辆白色的加长悍马,悍马虽然并不算顶级豪车,但是没有两三百万恐怕也无法买到,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样顶级的配置其实并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可想而知着辆车的主人拥有什么样的身份和背景,陈重那辆看起来有些寒酸的大众恐怕不够买这辆顶级悍马的的一个后轱辘。

    陈重自然知道这是李万丰的车。

    对于保安的狗眼看人低,陈重并不计较,这样的人因为身份和见识的原因他的人生成就只能止步与此,对于天外之天的东西恐怕他终极一生也不会领悟到。

    陈重拨通了马远东的电话,不一会马远东便急慌慌的从别墅里走了出来,脸上挂着真诚而又谄媚的笑容,这样低姿态的马远东是门口保安未曾见过的,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胆怯的低着头,不住的向着陈重道歉。

    马远东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保安,暗骂这个有眼无珠的东西,便引着陈重向别墅内走了进去,陈重没有见到李万丰夫妇的影子心中有一丝不快。

    别墅异常气派,但内部也不乏曲径通幽的情调,陈重不由的对这个看起来脑满肥肠的暴发户产生一点惊奇,他在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没有什么文化靠着祖上阴德庇护而发达的暴发户,居然有这样不为人知的高雅品味,爬满绿藤的凉亭,偶尔可见游曳着几尾锦鲤的小池深处还有一片绿油油的青莲,几株已经张开嫩苞的白色莲花,将这个小院点缀的古色古香。

    对于陈重嘴角的惊奇,马远东只是报以一丝尴尬的微笑,似乎是对自己独特情调的一种略带羞涩的掩饰。

    马远东引着陈重穿过这样一个古色古香的前庭,走进大厅。

    李万丰夫妇果然已经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叶青的身旁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小男孩还是和陈重之前见过的一样,目光呆滞的坐在沙发上,脖子上的长命锁仍然如当初一样挂在脖子上,叶青精致的容颜毫不掩饰的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李万丰捏着一杯龙井,咂吧几口,眉宇间露出一丝不满之色,只是不知道是不满这杯上好龙井的味道还是不满陈重的姗姗来迟,倨傲的脸上虽然有一副面具一样的微笑但是却任凭陈重怎么体会也察觉不到其中的真诚。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