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社团顾问
    “你是灵异社的社长?”陈重打量一下男生然后问道。

    “是的,你是谁?怎么在女生宿舍?”男生这才看到陈重,发现陈重大模大样的出现在宿舍里眼中露出一丝敌意。

    “我在这里,还不是拜你所赐!”

    陈重冷哼道。

    “什么意思?”爆炸头问道。

    “孙洁是不是之前和你们出去过?”陈重问道。

    “是啊!怎么了?他是我们灵异社的成员和我们出去活动不是很正吗?”爆炸头冷哼道。

    “那你看她变成什么样子了!”陈重冷声说道,他对这个爆炸头的态度相当的满意,这样人当社长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怎么了?”爆炸头纳闷的忘了一眼孙洁,然后幽幽的说道。

    “她是不是失恋了?”

    “失恋你妹!孙洁根本就是单身好不!”一旁的杨彤彤忍不住说道。

    “哦,那她是怎么了?我说最近几次社团活动她怎么没来参加呢!原来是心情不好啊!”爆炸头继续说道。

    :“你看她这是想心情不好吗?根本是中邪了!”陈重喝到。

    “你们之前到底带她做了什么?参加了什么活动?”陈重继续问道。

    “你是谁啊?我什么要告诉你!”爆炸头白了陈重一眼、

    “我是他的医生,我有权利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重说道。

    “何亮,你别废话,赶紧说!”杨彤彤有些生气了、

    何亮似乎很怕杨彤彤一件杨彤彤发怒立刻撇着嘴说道:“就是参观一下鬼屋啊!我们灵异社嘛,不就要做这个嘛!”

    “愚蠢!”陈重听到何亮的话立刻说道。

    “你骂谁呢!”何亮立刻怒了,他是社长在学校的地位很高,一般都是和他说话客客气气的,哪有上来就骂他的。

    “何亮你别激动,陈重你也不要骂人,有事说事!”杨彤彤倒是充当了和事老的角色。

    “我不是骂他,我是实话实话,你懂什么叫灵异吗?中国的玄术你懂多少?易经八卦你研究过没?”陈重越说越激动。

    “我不懂!你懂?”何亮的脸色铁青,被陈重噎的不知道说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肯定去了一个阴宅!”

    “你怎么知道的?”何亮一脸的惊讶,其实这次是他们私自组织去的,不敢让学校知道,但是没有想到孙洁从里面出来之后,变成这个样子,这件事他一直不敢和别人说,只是在心中期盼孙洁不要出什么事情。

    “孙洁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你带着她去那种地方导致的,这件事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陈重说道。

    “原来是你带孙洁去那种地方!”杨彤彤听了陈重的话立刻愤怒望着何亮。

    此刻何亮也紧张万分,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但是听到陈重说责任在于自己,便不服气的说道:‘那我们其他人怎么没事?唯独她有事?’

    “呵呵,那是因为孙洁体虚,而且命格属阴极易沾染邪物!”陈重说道。

    对于陈重说的这些何亮也是一知半解,他这个社长也只是为了泡妹子才当上的,玄学的东西他基本是属于一知半解的状态。

    “那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治好孙洁?”杨彤彤低声问道,陈重既然能说出缘由,或许会有治疗的办法。

    “有!不需要准备一些材料!”陈重说道。

    “需要什么,我让何亮去买!”杨彤彤听到陈重的话,立刻一喜。

    “为什么要我买啊!”何亮有些委屈的嘀咕道。

    “这是给你一个补救的机会,万一孙洁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你脱不了干系!”杨彤彤喝到。

    何亮听完不再说话。

    “朱砂,比,宣纸!去把这些东西拿到这里来!”陈重说道。

    众人一愣!这是是什么?要做法事吗?

    “我说的不够清楚吗?”陈重眉头一皱。

    “还不赶紧去!”杨彤彤对着发愣的何亮呵斥道,何亮立刻点点头,然后走出宿舍,看来他是真的惧怕杨彤彤,不然也不会这么听话。

    “你倒是挺威风啊!”陈重笑道。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没有同情心!”杨彤彤白了陈重一眼。

    “我要是没有同情心,会给她治疗吗?而且这对于我来说只是小事情,待会她就会变回来!”陈重道。

    此刻宿舍里只剩这三个女生和陈重一个,陈重还是第一次来到女生宿舍,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激动的。

    到处随处可见的女性用品,布满陈重的视野,淡淡的香气在宿舍里弥漫。

    陈重赫然看到自己的上方的床铺上挂着一个卡通图案的内裤。

    “再看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陈重的耳边忽然响起杨彤彤咬牙切齿的声音。

    “这是你的床?”陈重惊讶的问道。

    “闭嘴!”杨彤彤目光中喷着怒火。

    “还挺可爱的!”陈重笑道,似乎丝毫没有注意杨彤彤那几乎要吃人的目光。

    “你!可恶的混蛋!”杨彤彤咬牙道、

    过了一会,何亮拿着笔宣纸和朱砂然后走了进来。

    陈重把这些东西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毛笔沾着朱砂,在宣纸上画了起来。

    “你这是要画符?”何亮惊奇的发现陈重在宣纸上画了一张很奇怪的符纸,这东西他研究过,不过一直=似懂否懂最后只得放弃了,不过他知道凡是真正的符纸都具有神奇的功能,何亮发现这张符纸上居然有一种神秘的波动,不过这只是他的感觉。

    陈重没有理会他,而是把符纸用打火机点了着,然后把灰烬放在一碗水里,然后递到孙洁的面前,轻轻的说道:“喝了它!你就会脱离痛苦!”

    神奇的一幕出了,一直呆呆的孙洁忽然有了反应,接过陈重手中的碗然后咕咕的喝了起来、

    “你居然给她和那么脏的东西!”杨彤彤不知道陈重为什么这样的做,惊讶的说道。

    “你不懂,这个我知道,这是把符的力量直接作用于人的一种最有效果的方法!”一旁的何亮忽然说道。

    “你知道不少嘛!”陈重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奇。

    “嘿嘿,再怎么说我也是社长嘛,多多少少还是懂一些的!”何亮尴尬的笑着说道。

    孙洁喝完之后,忽然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接着突出一口黑痰,不过目光中似乎恢复了清明。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