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变态!流氓!
    “尼玛!”陈重实在时受不了,只好用真气堵住自己得耳朵,不然自己随时会崩溃,陈重暗叹自己真的倒霉,居然碰到这样得奇葩,唱歌难听也就算了,但是出来吓人就不对了,看来顺风耳有时候也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啊!比如这种就是!

    隔壁的前浅语也是郁闷的很,好不容易出来,清静一回,在自己的房间唱歌都不行,还要被人投诉,心情能好吗?

    “气死你!敢说我唱歌难听,姐可是一线的歌星!”浅语一边唱歌,一边在心中想到,房间得隔音效果这么好,他怎么能听到?

    浅雨的心中很是纳闷,难道这家伙有超能力?浅语摇摇头,把这个不靠谱得想法,从脑袋里赶走,紧张的拿起电话,拨通了酒店前台的号码。

    “你们这里的房间,怎么回事,隔音效果那么差,我的**要是被人知到了,那该怎么办?”浅语问道。

    “小姐,我们的房间都是涂抹专业得隔音材料,不会出现您说的这种事情的!这点您可以放心!”电话里传来服务员解释得声音。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浅语半信半疑的问道。

    “您放心,绝对没有骗您!”服务员很肯定得回答道。

    浅语挂上电话,一脸纳闷得神色,喃喃道:“奇怪,这个家伙怎么知道我在唱歌呢?”

    服务员的语气不像是在说谎,这让语更加的疑惑了!

    但是躺在床上的陈重并不知道住在隔壁的唱歌难听的女人就是浅语,他还为了找浅语的事情发愁呢!

    世界真的很奇妙,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陈重当然想不到.

    这一觉陈重睡得很香,一直睡到半夜才醒过来,陈重惬意的舒个懒身,走到客厅喝了一杯红酒,身上的疲倦一扫而光。

    隔壁的浅语也从睡梦中爬了起来,刚才她睡得很香,但是腹部传来的一阵剧痛,把他从睡梦中惊醒,他的额头冒着豆大汗珠,不知道自己的肚子为何为何这么痛?难道是大姨妈来了?她在心中猜测,但是算一下日子,经期还没到,而且疼痛的部位好像在左侧,浅语拿着电话,通了助理的号码。

    现在是凌晨的两点,过了好一会儿,助理才接电话,电话里传来,助理睡意朦胧的声音,“我的大小姐,今天你跑哪去了?公司一直在联系你,老板差点没有报警,你现在才给我打电话!”

    助理的语气有一丝不满,虽然浅语是他的上司,但是这也怨不得他,这种事放在谁那里,都会不高兴的,何况老板找不到浅语,下午的时候一直对着助理发火。

    “我肚子疼,疼的要死,你赶紧过来!”浅语低声的说道,语气十分虚弱,这个时候浅语也没有时间和助理去解释了,真是倒霉出来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浅语此刻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真是想说脏话啊,浅语在心中暗暗的想道。

    “现在?”助理一惊,惊讶的问道,现在可是凌晨啊,让自己过去,有没有搞错?助理心中升起一股不满。

    “你是不是大姨妈来了?”助理问道。

    “哎呀,不是啦,我自己的日子会记不住吗?”浅语忍者疼痛说道。

    “那好吧,你把地址告我,我先打救护车!”助理被浅语焦急的语气搞得睡意全无,只得答应,不过挺浅语的语气似乎很严重不然也不会这么晚了给自己打电话。

    浅语刚想说话,忽然觉得腹部一阵钻心的疼痛,顿时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但是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浅语迷迷糊糊之后似乎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男人出现的很诡异一点声音也没有,似乎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不过浅语还没有来的急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失去了意识。

    陈重望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浅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左侧腹部突发剧痛,可能是急性阑尾炎!陈重在心中猜测道,然后检查一番,果然是急性阑尾炎。

    急性阑尾炎虽然不算是大病,但是要是抢救不及时的话也会造成生命危险。

    陈重没有多想,立刻给浅语开始治疗,虽然这个女人有些烦人,但陈重觉得她并不是一个坏人,不是坏人,不是坏人的话,陈重就没有理由不给她治疗,这是一个医生的责任。

    不过治疗的过程要掀开她腹部的衣物,浅语只穿了一件丝质的睡衣,凸凹有致的身材被勾勒的清晰可见,陈重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把自己纷杂的情绪抛到一边。

    这大晚上去掀开一个漂亮女人的睡衣,任谁都会心猿意马,不过这时候陈重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在犹豫一会恐怕浅语的病会越加的严重,虽然此刻浅语陷入了昏迷但是身上的汗珠不停的滚落,纤细的柳眉也紧紧地拧在一起,显示着她此刻身体上所承受的痛苦。

    陈重一咬牙,解开浅语的睡衣,露出浅语白皙的皮肤,只是这洁白皮肤上此刻看满是汗水,陈重把手贴在浅语的左侧的腹部,手掌上传来一股光滑温热之感,此时浅语的身体烫的很,身体发着高烧,全身烫的很,陈重对着浅语的腹部度过一丝先天真气,过了一会浅语的眉头舒展了许多,陈重能感受到浅语身体正逐渐的恢复,皮肤也没有之前那么烫了,呼吸也平稳了起来,陈重拿起手掌,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浅语的睡衣扣子慢慢的扣了起来。

    但是陈重刚一伸手,浅语原本紧闭的眼睛忽然睁开,黑色的眼睛望着陈重,满是惊讶和恐惧之色。

    “啊!流氓!”浅语忽然从跳了起来,陈重难以想象,刚才还病得昏迷不醒的浅语,现在居然有这么大力气。

    浅语发现自己的睡衣的扣子都被解开了几颗,神色惊恐的望着陈重,这才看清陈重的样貌,是住在隔壁的男人。

    “你个变态!流氓!”浅语醒悟过来,愤怒的拿着床上的靠枕向陈重砸过去。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