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闹事
    陈重冷冷地转过头,盯着浅语一言不发,浅语被陈重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紧张的说道:“你,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惹的,别看本姑娘漂亮,身材这么好,但是本姑娘可是练过武术的,像你这种,根本不是本姑娘的对手,我告诉你,如果乱来的话,小心我打的你满地找压哦!”说完还像模像样的举起自己的拳头。

    陈重冷哼一声,然后转过头去,空气中传来陈重的声音;“你的大姨妈,一个星期以后回来看你的!”

    “什么?你个混蛋,居然敢!”浅语话刚说一半,忽然愣住,自己经期的日子,确实在一周以后,不过这个家伙怎么知道?难道他真的是医生?是自己误会他了?专门看女人经期的医生,估计不是什么好医生,即使是个医生,也是个流氓医生,浅语冷哼了一声,嘀咕道,然后愤怒地钻进被窝,睡了起来。

    当然浅语的话,也都被陈重听到了,不过这个神经病一样的女人,陈重也懒得再去理会,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啊,陈重发誓,这个女人再出什么其他的问题自己一定也不会去帮她。

    陈重回去之后,好好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陈重走出房间的时候,正好遇到从房间里出来的浅语,浅语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脸上带着一副硕大的墨镜,口罩把她的脸遮的死死的。

    但是陈重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浅语的身旁还跟着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还有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不过两人的表情都是一副很急切的样子,望着浅语趾高气扬的模样,似乎在压抑着心中的不满,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

    “我的大小姐啊!以后你要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想出去放松一下,可以跟我说吗?我一定会准你的假的,也不会打扰你,你这样一言不发的就走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着急啊!”男人的话虽然有些不满的意思,但是脸上还是一副勉强的笑容,刻意的让自己的语气变得舒缓一些。

    “你这是在责备我吗?”浅语冷哼一声,目光不善的瞥了一下男人。

    “呵呵!怎么可能呢!只是善意的提醒一下,怎么能说是责备呢!你可不能误会我,好了,不说了,我们赶紧回去吧!还有好多广告商,在等着你呢!”两个男人跟在浅语的身旁,怀里抱着大大小小的包。

    陈重摇摇头,便钻进了电梯,他可没有兴趣再去理会,这个蛮不讲理的女人,出了酒店之后,陈重便坐着车直接去了济世斋,

    到了诊所之后,陈重发现方万平,早早的呆在诊所内,看到陈重走了进来,立刻笑着说道:“陈师父,你来了?好几天没有见到你了,这几天你是不是挺忙的呀!”

    陈重笑了笑:“这几天辛苦你了,我确实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最近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了,可以在诊所里面待一段时间,最近有没有病人来过啊!”陈重问道。

    听了陈重的话,方万平想了一下,然后对着陈重说道:“最近并没有什么人了,只有陆局长和一个名叫吴文的男人,过来拿了几服药,说是您给开的方子,我看了方子,的确是您的笔迹,便给他们开了药!”

    陈重点点头:“他们的方子的确是我开的,这里多亏你照顾啊!不然我还真的有些忙不过来!”陈重略带感激的,对着方万平说道。

    “师父,你说的哪里的话?能给你帮忙,才是我的荣幸!”方万平对于陈重的夸赞,有些不好意思,他说的都是心里话,陈重是他见过的医术最高的人,自己能有幸和他学习医术,是自己的幸运、

    “对了,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给你说!”方万平忽然,拍了一下脑门儿,然后对着陈重说道。

    “哦?什么事啊!”陈重看到方万平的模样,纳闷地问道、

    “我们岭南有一位张神医,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方万平整理好手中的药材,然后对着陈重说道。

    “张神医?我好像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怎么啦!”陈重想了一下,似乎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方万平会忽然提这个人,陈重也是一脸的纳闷。

    “我也是听之前的同事说的,你最近的名头在岭南很响,这个张神医一直在岭南很出名,名气很大,我听说他到处在打听你,似乎想来和你切磋一下医术呢!”方万平笑着说道,目光紧紧的盯着陈重,似乎很期待陈重的反应。

    陈重摇摇头:“我可没有什么兴趣!”想和自己切磋医术?陈重觉得,这完全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陈重可不管他什么张神医,王神医呢、

    “不过昨天他可来找过你的,可是你不在,这今天要来呢!”方万平接着说道。

    “无聊!”陈重摇摇头,便不再接话。

    自从陈重的名声传出去之后,济世斋的声誉,一直忙碌的很,一大早门口便汇集了许多人,一个中年汉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汉子满脸痛苦之色,脸色也难看的很,额头上满是汗,像是得了什么大病。

    汉子走上前,一把拉住陈重的手,然后焦急地对陈重说道:“您就是,陈神医吧,赶紧救救我的命!”

    陈重眉头一皱,然后开口问道:“你怎么啦!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可以和我说一下!”

    汉子想了一下,然后擦掉额头的汗珠,哆哆嗦嗦的说道:“我也不清楚,只是身体难受的很,浑身无力,全身都疼,您不是神医吗?你帮我看看!”

    “我先给你把把脉吧!”陈重说完,汉子便伸出自己的手,放到砧木上陈重试了一下,汉子的脉象平和,不像是得病的症状,不过这个汉子说浑身疼,这一点就很奇怪了。

    “我刚给你检查过了,你的脉象很平稳,并没有什么病!”陈重皱着眉头说道,不知道汉子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汉子一听陈重的话,立刻像被踩着尾巴一样,大声的说道:“你不是号称神医吗?怎么连我的病都检查不出来?我浑身疼的难受,一点力气都没有,腿脚发软,怎么会没病?我看你这个神医的名头也是假的吧,出来骗人的吧!”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