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0章 医者不自医
    摸脉是有讲究的,讲究心平气和,心平气和才能听到皮肤地下发生的那些微小动静,轻轻的,细细的,一切竟在不言中。

    陈重放轻了呼吸,拿出了随身携带的脉诊放在了陆沉的手腕下,大拇指搭在陆沉手腕的侧边食指中指四指搁在手腕上而小指微微翘起,这姿势很专业看得众人齐齐点头暗叹这家伙肚子里还是有点料的。

    更吸引众人的是陈重的手,干净,带着些微的粗糙。

    粗糙是每个学中医的人都会有的。中医不同与西医,每个学有小成的中医他的双手都是经历过无数的草药的,而这些草药会在中医的手上留下细微的痕迹让中医的手在冥冥之中能掌握好每一味草药在这个治病方子里的份量。

    可有人不以为然,卢晓晓扬着下巴小声嘟囔道:“装模作样!”被卢敏瞪了又将这委屈记在了陈重的身上。

    然专注的陈重压根没有注意到卢晓晓的动静,得了!又在卢晓晓的小本子上被记了一笔。

    陈重缓缓地闭上眼睛,侧着耳朵倾听,虽然有透视眼确定了陆沉的情况但陈重不想若有一天透视眼不见了自己什么都不会,嘘,听见砰砰有力的心跳声听见血液缓缓流动的声音找到了!陈重蓦地睁开眼。

    陆沉微微点头,问:“陈重小友可是有了结果?”

    “有!陆院长你这是胃癌早期。”陈重与陈老陆沉接触不多,没有卢敏的顾忌。

    “你胡说八道!”卢晓晓又出来捣乱了,她尖叫,“无凭无据空口白牙凭什么说陆老是胃癌早期!我哥都没说陆老是胃癌早期”

    卢敏顿时沉了脸,拉住卢晓晓,“小妹休得胡闹!望闻问切这切确实是我输了。”拿得起放得下,愿赌服输,卢敏不认为自己做不到。

    可卢晓晓不信,“不!不可能!哥你才不会输呢!肯定是他作弊了!”

    眉头一跳,陈重毫不心虚地保持微笑。

    透视眼这金手指,陈重从未与人提到过,他很清楚这金手指曝光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而在场的群众眼睛都是雪亮的,陆沉与陈老纷纷为莫老狗摇头叹息,这莫老狗的小辈一个不如一个了,迟早招惹是非。

    “胡闹!出门前你是怎么答应了的?”卢敏也恼了,对这个被宠坏的妹妹实在是唉,一言难尽,“别忘了你的身份不给爷爷抹黑。”

    “你凶我!”

    女孩的脸三月的天说变就变,卢晓晓顿时委屈地掉起了金豆子,“你凶我!我要告诉爷爷去!”

    卢晓晓这哭着跑了倒是痛快,留下卢敏收拾这闹剧格外尴尬。

    “小妹不懂事让大家见笑了。”卢敏苦笑着冲大家作揖。

    陈老还是偏向卢敏的,“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事是正常的,这切还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卢家小子你别忙着认输。”

    “陈老,确实是我输了,我输不是输在医术上而是输在胆量上”卢敏目光坦坦荡荡,“陆老的脉象须细细斟酌,乍看有浮中沉暗之,来去皆如刮竹之感与单纯涩脉不同,但再仔细一看只有涩脉难以畅通之状再扭头又见浮中暗沉之象”

    卢敏的这番脉象分析说得头头是道,听得在座的众人纷纷点头。

    陈重也高看卢敏一眼,毕竟有个胡搅蛮缠的妹妹难免让人联想到哥哥是否如此。

    同时,陈重暗暗将卢敏的这番脉象分析给记下了,有透视眼是方便但知识永远不嫌少。

    洋洋洒洒一篇长论,卢敏画风一转带到了陈重身上,“不知你的看法如何?”

    “卢兄高见,我摸到的脉象与卢兄一致,但我能确诊陆院长患的是早期胃癌,便是因为”陈重侃侃而谈,毫不畏惧,“脉象沉,按之有力,是里实证;浮中沉暗之,来去皆如刮竹,为气滞血瘀证。里实证,气滞血瘀证,再联系陆院长的职业医生,多半是早年落下的毛病中年未曾好好修养以至于产生轻微癌变”

    医者,不自医。

    这是多大的讽刺,听得了别人的脉却听不了自己的,就算听了自己的也无能为力,因为没有时间。

    胃病是医生不能避免的劫,闲起来可以无所事事但忙的时候不知晨昏不分昼夜,能挽救一个是一个,哪有什么规律作息可言,特别是胃病这种需要养需要规律作息的。

    闻陈重此言,在座的皆心有戚戚,谁胃上没有几个小毛病。

    而当事人陆沉面带微笑,对自己身患胃癌的事情毫不吃惊,反而对陈重的其他本事更感兴趣了,“这望闻问切,你们只说了切那其他的也一并说了,这次由陈重小友先来,卢家小子你看如何?”

    “全凭陆老做主。”卢敏恭声道,一开始对陈重的不喜也消退了些许。

    陈老不满道:“好你个老家伙,这会到抢起老夫的差事了,依老夫之见,这望闻问切不用比划了,干脆说说你这症状该如何治疗?”

    陆沉吹胡子瞪眼睛,“望闻问切,望闻问切,不说完整如何能算望闻问切。”

    陈重忍不住插话,“陆院长还是你的身体状况要紧。”

    “老夫的身体老夫心里有数,不如陈重小友与卢家小子继续将这望闻问切说完”陆沉笑眯眯的,丝毫不为自己的身体状况担忧。

    自己的身体情况,陆沉很清楚,只是,医者不自医。

    陈老不服气地吹胡子,“老顽固!”扭头催促道“那个后生你们快点讲完,好让这老顽固去检查。”

    “陆院长真的”陈重略带犹豫,他很清楚耽误时间的后果。

    陆沉打断道:“陈重小友不必挂心,请继续。”

    陈重一咬牙,顿时有了决断,“不如让我为陆院长治疗一番后再继续?”

    “哈!”有人惊讶出声,“中医哪里能治疗癌症!还得去看西医,小伙子你可以别胡咧咧,这后果是你承担不起的”

    “就是,活了大半辈子,头一次听说中医能治疗癌症”

    “啧啧,可惜了”

    众人哗然。

    陈重落地有声,“谁说中医不能治疗癌症!”《绝品村医》仅代表作者锦衣夜行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