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人心难测
    “你什么意思?”陈重皱眉。

    许白往下指指然后往上指指,说:“这里的天,这里的地,和我们以往所见过的不一样。在这里,你想过这些人为何敢明目张胆地掳人没?”

    有句话叫,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还有句话叫,识时务为俊杰,尽管许白一点也不想当这个俊杰。

    然不当这俊杰,许白没法想象自己会遭遇什么,不,也不敢去想,“陈重,你想过没?”

    “你是说这些人是和政府勾结的?”陈重面色凝重地反问。

    卢敏连忙插话,“陈哥,千万别相信他的话,刚刚就是他看着你被打晕的,我”看了眼卢晓晓后愧疚地道歉,“陈哥,很抱歉,小妹在他们手中,我不敢轻举妄动。”

    “哥!”卢晓晓不满地拉着卢敏。

    卢敏安抚地拍了拍卢晓晓,沉默地等着陈重的宣判

    卢敏嘟着嘴,暗中又给陈重在小本子上记上了一笔,都是你的锅,我哥哥最好。

    “我能理解,卢敏你别往心里去。”陈重压根不在意卢敏是否袖手旁观,死死地盯着许白,“许白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们头上有人,我劝你最好不要和他们作对,省得最后吃亏的是你。”许白说得深明大义。

    陈重怒极反笑,“头上有人?我就不信政府里所有人都是他们的。”

    “为什么不能?这里穷乡僻壤的,最高的官也不过是个县长。”许白嗤笑陈重的天真,“县长这官不大但这里就是一方土皇帝,你胳膊扭不过大腿的”

    “那我也不愿意抱这条大腿。”陈重心中一杆秤。

    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陈重很清楚,但凡事不能尽善尽美,只求问心无愧。

    陈重问:“许白,你和他们同流合污,你问心如何?”

    许白一愣,“当我做出选择的时候,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已经没有后路可退了。”他坚持不撞南墙不会回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陈重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我等你的答复。”

    “许白你变了。”陈重有些失望,眼前的许白已经不是他刚认识这个人时风光霁月的许白了。

    “也许你一开始就没有看清楚过我。”许白不再多做停留,转身离开。

    门外的看守们得了旅馆老板的吩咐,对着许白嘻嘻哈哈的,不见半点为难。

    许白转到无人处,喃喃自语:“是我变了?还是懒得掩饰了?”只有他一人,只剩余音袅袅空叹息。

    暂时将许白抛在脑后,陈重三人面对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何绝处逢生?

    “要不要和他们虚与委蛇得了自由然后再找机会逃跑?”说这话的卢晓晓眼神闪烁,微微缩着肩膀,看起来很心虚。

    有了许白的前车之鉴,陈重立刻摇头拒绝了。

    卢晓晓生气,“我的主意不好?”

    “很好,是危险最小的,但我不想我们三个人中再出现一个许白了。”这是陈重的拒绝理由,既然无法确定自己能本心如一那就从一开始杜绝动摇的可能。

    卢敏也不赞同,“小妹,你看到了被抓来的那些姑娘的惨况你就不会这样说的。”

    卢晓晓是被单独关押的,也是旅馆老板特地吩咐有大用处不准动的。

    卢晓晓茫然,“什么惨状?”

    “反正我是不会同意你这建议的。”说完这句,卢敏便如锯嘴的葫芦,任凭卢敏怎么磨也不透露半句。

    陈重想故技重施先弄晕了看守,往袖子上一摸顿时苦笑——别在袖子上的银针一根都不剩。

    但这都不是问题,袖子上没有了不代表其他地方的也没有了,陈重毫无讲究地坐在地上开始脱鞋子。

    余光瞟到的卢晓晓瞪大眼睛,“你在做什么?”

    “拿银针。”陈重很淡定,毕竟银针这东西又细又长看着体积不大依旧会咯到脚,他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的。

    卢晓晓和卢敏面色古怪,特别想知道陈重以往的病人是否知道陈重将银针放在鞋子里。

    “这有什么关系?用的时候都要用酒精给银针消毒。”陈重很淡定,在农村缺医少药的的时候很多,很多人有个能治病的就千恩万谢,哪里会讲究医生的工具藏在哪里。

    但现在没有酒精消毒,陈重只能找来干净纸张擦了又擦。

    “卢晓晓,这银针你拿着。”陈重将银针递给了卢晓晓,“呆会你负责吸引看守的注意力,要有谁手脚不规矩你就用银针戳他”扭头嘱咐卢敏,“呆会你我一人放倒一个,不要犹豫。”

    “陈哥你放心,我不会拖后腿的。”卢敏重重地点头。

    可卢晓晓看着陈重手中的银针,表示嫌弃。

    就算是被旅馆老板给抓起来弄得灰头土脸的,卢晓晓在莫家里养成的洁癖半点没有被影响,特别是在医疗器械上。

    “现在不是讲究的时候,这个是让你防身的。”卢敏很清楚卢晓晓的毛病,他主动接过陈重手中的银针放到卢晓晓手中,“小妹,乖!”

    卢晓晓不清不愿地拿着,“我知道了,”

    但卢晓晓也清楚这是陈重的一片好意,“哥,你不用担心我。”

    “小妹,你最棒!”卢敏悬着的心稍微安定。

    陈重拒绝看这兄妹俩腻歪。

    刹那无声,每个人都抓紧时间休息,他们都很清楚接下来的时光里是没有休息的。

    正在卢晓晓纠结如何吸引力看守的注意力时,许白送上门来。

    “陈重你想好没?”许白很自傲,孤身前来,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陈重朝着卢敏示意,“想好了。”

    “那你是打算跟我们合”许白话未说完就被卢敏给打晕了,然后被卢敏嫌弃地随意丢在地上。

    卢敏确定许白真的晕了才问:“陈哥接下来怎么办?”

    陈重用透视眼看了看外面的情况,看守两个,旅馆老板在自己的地盘上很自信明明知道陈重等人已经逃跑过一次依旧没有增加看守人员。

    “现在就赌一下许白在这些人中的地位。我们去敲门。”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