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0章 再次出逃
    陈重高估了许白的地位。

    “看守大哥,许白他晕倒了”这种吸引注意力的事情是卢晓晓做的。

    光听声音都想象出卢晓晓的惊恐,但看守们不为所动,就像听不到声音般只知道守在门口一动也不动。

    陈重纳闷,想到之前见到的那些漂亮女人的惨状,不信这些看守对美女无动于衷,他示意卢晓晓继续而自己死死地盯着看守的动静。

    卢晓晓不满地瞪着陈重却没忘了向门外的看守求救,“看守大哥,许白真的不行了,你们进来看看”然而并无卵用,气得卢晓晓只想骂人。

    “看来只能硬闯了。”陈重拿过卢晓晓手中的银针去开锁。

    锁是老式样的锁,前后都有钥匙孔,这很方便,陈重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门,但开门的声音依旧没有惊动看守。

    陈重和卢敏相互使了眼色,同时拿下了看守,

    卢敏吃惊道:“陈哥,他们听不见。”

    陈重伸手探了探看守脖颈处的脉搏,顿时明白了旅馆老板的打算。

    看守听不见自然不会被陈重等人弄出来的声响惊动,自然不会让陈重三人有逃跑的机会,但旅馆老板没想到的是,陈重会开锁,就算看守听不见依旧阻止不了陈重三人的逃跑步伐。

    卢晓晓冲着陈重猛翻白眼,对自己做了无用功很是郁闷。

    将看守挪到屋子里去和许白一起被关住,陈重这才带着卢家兄妹逃跑。

    这一次逃跑很顺利,顺利得陈重以为被抓的事情只是错觉,但脖颈上的疼让陈重知道自己没有错觉。

    卢敏欣喜地看着夜空,“陈哥我们这是逃出来了吧?”

    “别傻乐,先赶紧离开再说。”卢晓晓没有卢敏的乐观,在被关押的时间里她听到了不少的消息,尽管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让她听见的。

    “听妹妹的。”卢敏点头,拉着卢晓晓紧紧跟上陈重。

    翻山越岭在农村不是个事,但陈重担心卢敏和卢晓晓受不了,“先将袖口领口裤脚扎紧,腰带也系好,防止被咬伤”

    卢晓晓愤愤然地瞪着陈重,“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女孩子爱美,能穿裙子的时候绝对不会穿长裤,卢晓晓便是其中之一。

    就算被抓被关押弄得脏兮兮的,卢晓晓穿着被抓时的那身裙装没有变过,现在陈重的要求过分了。

    陈重讪笑,“没意见,没意见。”

    “妹妹我跟你换吧。”卢敏也很无奈,谁知道会遭遇这种事情。

    陈重憋着憋着笑,“我们去看看谁家院子里晾着衣服,先给卢晓晓借一身。”

    “你!”卢晓晓有苦说不出,但也知道陈重的这个办法极好,她暗暗下决心依旧绝对不给陈重取笑自己的机会,“带路!”

    陈重再次感觉有了透视眼这个金手指,很快就给卢晓晓找到了身合适的衣服,并且给卢晓晓打掩护让她快速换好衣服,时间不能再耽误了。

    翻山越岭的逃跑路是顺利的,娇生惯养如卢晓晓和卢敏两人都咬着牙不叫苦叫累地跟着陈重。

    借助透视眼的优势,陈重三人躲过了几波搜索,耳边的犬吠声忽远忽近,他们的心也随着这声音忽上忽下生怕一不留神就前功尽弃。

    幸运女神是眷顾陈重三人的。

    就在三人快累瘫的时候,陈重三人找到了一条路,铺得很整齐的马路。

    有路就有车辆经过,有车辆经过就能求救,松了口气的卢晓晓卢敏两人不顾形象地坐在地上大喘气。

    “陈陈哥,我们逃出来了。”卢敏很开心。

    陈重却没有卢敏的乐观,“别放心得太早,我们现在都不知道自己人在哪里。”

    “这有路就会有人,碰到了就问问。”卢晓晓累得手指都不想动,却忍不住和陈重抬杠,“我们运气也不是那么坏,不可能每次都碰到坏人。”

    陈重懒得和卢晓晓争辩,“抓紧时间休息,待会我们沿着这条路走,免得被追兵追上来。”

    卢晓晓有些不乐意,用袖子擦着脸,“别把人想得太坏。”

    “你的脸先别弄干净。”陈重连忙阻止道。

    卢晓晓炸了,跳起来就要扑过去挠陈重,“我长得不丑,怎么不能见人了!”

    卢敏赶紧拉着卢晓晓,安抚道:“小妹,你很好看,没有比你更好看的了,别生气。”

    “就是因为你长得不丑才要遮起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陈重伸手拍拍卢晓晓的头,“如果遇到人就说我们是来游玩的,在山里迷路了”

    “谁准你碰我的头了!”卢敏怒吼,张嘴就咬在卢敏手上。

    被殃及的池鱼卢敏很委屈。

    “休息好了,那就赶路吧。”陈重顶着卢晓晓冒火的眼神在前面领路。

    贡献了胳膊的卢敏不敢说话。

    知道现在不是内哄的时候,卢晓晓咬着卢敏的胳膊撒气——在她记仇的小本子上,陈重已经变成深仇大恨的对象,此仇非报不可!

    三人沿着马路没走多久,就遇到开着拖拉机突突突来的村民。

    “大哥!大哥!能带我们一程不!”陈重大喊。

    结果这村民是胆小的,他被吓得开着拖拉机突突突飞驰过去,完全不敢停下来看是不是真的有人。

    卢晓晓嗤笑,“你这是被人当鬼了吧哈哈哈!”

    农村不如城里发展快,很多古老的忌讳都还保留着,其中有一条便是听见有人喊自己千万别回头也别答应,老人说这是叫魂呢,答应了魂魄就会走丢,想起这忌讳的陈重当作没有听见卢晓晓的笑声。

    “汪!汪汪!”

    突然响起的犬吠吓得卢晓晓连忙捂住了嘴。

    陈重拧着着眉头,示意卢敏卢晓晓往路边猫着身子走,声音轻些。

    卢敏卢晓晓二话不说照做了。

    刚借助路旁的树木遮住身影,他们就听到人声——“不就跑了几个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老婆孩子热炕头暖乎乎的不好?偏要”

    “你就少说两句,谁不想呢!听那个什么导演说,我们做的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你说这里会有人不?我觉得不靠谱,没个藏身的地方”

    “我也觉得没有,可刚刚回村的人听见有人喊他,老大就让我们来瞅瞅啥情况”

    陈重真想给自己两巴掌,都是刚刚吼一声惹的祸!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