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2章 发烧
    “叔要到镇上去,顺路稍你们一程。”

    桃花叔笑呵呵的,他丝毫不在意陈重三人的戒备,拍拍大黑的狗头,“大黑乖,你别吓唬他们。”

    大黑委屈地“嗷呜”了声,耷拉着耳朵,两只眼滴溜溜地盯着陈重三人,似乎在找机会吓唬陈重三人。

    卢晓晓直接往卢敏背后一躲,完全不看大黑。

    见陈重三人不动,桃花叔叹气,“叔对你们没有恶意的,你们先上车,叔路上慢慢跟你们说。”

    看看桃花叔,陈重咬咬牙问卢敏:“赌不赌?”

    卢敏咬牙,“赌了。”

    “谢谢叔”陈重带头爬上桃花叔的马车,刚坐下就被自觉的大黑趴到怀里,“叔,大黑它”

    “大黑喜欢你,后生你不用害怕。”桃花叔对大黑愿意亲近陈重感到惊讶,“大黑啊,在村子里最喜欢的就是我家小子,天天跟进跟出的,也没见它扑我家小子身上”

    陈重神色复杂,叔你家大黑刚刚把我们吓得四处乱窜。

    卢晓晓躲在卢敏身后偷笑。

    “我家小子你也见过的,叫桃花”桃花叔说着说着就扯到桃花身上去。

    陈重面色古怪,“叔,你儿子叫桃花?”

    “他娘取的,说漫山桃花开红艳艳的可好看了”桃花叔微微出神,“桃花也有出息,在镇上开了家旅馆”他顿了顿,“自从许家后生来了后,桃花就时常带人回来唉”

    确定了此桃花就是彼桃花,陈重三人就绷紧了身体,暗自猜测桃花叔想做什么。

    似乎不满陈重三人将桃花叔往坏里想,大黑突然抬头舔了陈重一脸。

    被口水洗脸的陈重满脸呆滞。

    桃花叔拍拍大黑狗头,“大黑,别闹。”

    大黑装傻地往陈重怀里一埋,耳朵一耷拉,尾巴直摇。

    陈重苦笑着擦脸,“叔,你跟我说说小山村的事情吧”还有鬼医十三针。

    “小山村就那么大点地方能有多少事情”桃花叔突然想起一个人来,神色悲伤,“叔给你说说桃枝吧。”

    桃枝,是桃花的姐姐,是桃花叔捡到的孩子。

    小小的桃花最喜欢跟在桃枝身后,而小山村的改变桃花的改变也是桃枝带来的。

    “桃枝曾经给小山村找过那啥开发商,叔也不懂那是做什么的现在的这条路就是桃枝给修的,多好的孩子可惜了!”桃花叔语焉不详。

    桃枝带来的开发商带着人进了山,然后又走了。

    桃枝那还孩子也不见了。

    可桃花叔也没有想到再见桃枝时,会白发人送黑发人。

    桃枝闭着眼睛睡得很沉,就算桃花又哭又闹也没见她睁开眼哄一下。

    也不知道桃花从哪里听来的,说冰棺能保证人身体不朽不让桃枝入土为安,桃花叔叹气。

    桃花还说有能让桃枝起死回生的那啥,桃花叔一下子想不起桃花说的,但桃花糊涂呀,桃花叔也管不了越来越有主见的桃花,只能看着桃花一步步错下去。

    桃花叔问:“后生,你说这世界上真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东西么?”

    想到鬼医十三针,陈重沉默了半晌说:“我不知道。”

    “叔也是有感而发的,后生你别多想。”桃花叔伸手摸了摸怀中的一物。

    陈重试探道:“我听说有一种医术能让人起死回生,但我没见过那种医术,所以叔,我只能说我不知道。”

    想了想,桃花叔将怀中物给了陈重,叮嘱道:“这东西,你自己偷偷留着,别让人知道。”

    “这是什么?”桃花叔给的东西很奇怪,陈重摸着这小东西猜不出材质。

    桃花叔不愿多说,“是桃枝留下的,叔也不知道是什么,但许家后生一直在村子里找这东西,大概有些用处吧。”

    “叔你”陈重不理解桃花叔的用意。

    “后生,这东西在叔眼里就是一个祸害呀”桃花叔惆怅。

    这小东西,是桃花叔从桃枝手中取出来的。

    想想桃枝到死都紧紧握着这东西,再想想最近性情大变的桃花,桃花叔更不敢让这小东西放在村子里了。

    “后生,你就当作是帮叔一个忙吧。”桃花叔恳求道,“到镇上后你带着这东西离开,越远越好不要回来了。”一眼看透陈重的疑惑,“叔知道这强人所难,但叔也真的没有办法了。”

    “我尽量吧。”陈重无法拒绝一个刚帮助了自己的人。

    “叔这一生所求不多,平安喜乐。”

    可桃花叔的这一生谈不上平安喜乐,“后生,叔看得出你是个有本事的,如果将来有一天桃花翻了大错,你帮叔叫醒他,不要让他一错再错。”

    “我尽量。”陈重苦笑。

    桃花叔的托付太重,陈重忽然不知道如何面对。

    “后生,叔谢谢你了,咿!”桃花叔忽然拉住了缰绳,“后生,前面就是镇上,你叫醒你的伙伴去吧,叔就不送你们进去了。”

    抱着大黑的陈重这才发现,卢敏卢晓晓两位心大地睡着了。

    “叔你不去镇里?”陈重无奈地叫醒了卢敏卢晓晓。

    “不了,叔去的地方不路过镇上。”桃花叔想了想补充道,“你们听叔的,到了镇上就离开。”

    被叫醒的卢敏卢晓晓兄妹睡眼朦胧地和老人道别,“谢谢桃花叔。”

    “后生你们去吧,大黑快下来。”桃花叔催促着大黑,成精的大黑这才不清不愿地放开陈重。

    这次,陈重机智地躲过了大黑的口水袭击。

    看着桃花叔带着大黑离开,陈重心中关于鬼医十三针的疑团越发多了。

    就陈重现在知道的,陆沉有可能是鬼医传人,但许白桃花小山村又和鬼医十三针扯上关系,陈重看不懂了。

    卢敏催促道:“陈哥,别发呆!我看小妹有点发烧”

    碰到卢晓晓的事情,卢敏就慌张,压根忘了自己也是个医生。

    陈重上前用手背贴了贴卢晓晓的额头,“额头有些烫,她刚刚在马车上睡着着凉了。”

    “都怪我没照顾好小妹”卢敏自责,“陈哥现在怎么办?”

    “我们赶紧去镇上找家旅馆让她好好休息。”心乱如麻的陈重忘了,发烧这种小病他完全能治的。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