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5章 美人心计
    空气里透着淡淡腥味。

    浅语攀附着陈重的肩膀,在这个男人带来的狂风暴雨里放逐自我。

    翻雨覆雨后,浅语懒洋洋地窝在陈重怀里,腰上融融的暖意让她心里也暖了些,少了几分算计。

    “你想要什么?”陈重沙哑着声音问。

    浅语轻轻蹭了蹭陈重,“如果我说我看上你了”

    “如果只是这样,浅语大小姐也不会自己给自己下催情药了。”冲动过后的陈重瞬间清醒,他很有自知之明,“你的眼光可不低。”

    浅语陈述事实,“但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了。”

    被算计了!陈重盯着浅语,尽管浅语有意吸引,尽管他半推半就,但陈重没法将这感觉赶走。

    浅语抓起陈重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你可以亲自感受我的心跳,我是认真的。”

    “你!”陈重咬牙切齿,弄不哭这小妖精算他输!

    一室春光不凋。

    浅语有个想救的人,这是浅语自己告诉陈重的。

    “如果只以朋友的身份,我压根没有办法带你去看她。”浅语很失落,“她家里对她很看重,好不容易找回来了,这个人却一直睡着不醒”

    “我会尽力的。”美人恩难消,陈重做不出吃了不认账的事情。

    浅语的消息很灵通,“既然你也承认我的身份,那以后离卢晓晓远些。”

    “这又关卢晓晓什么事情?”陈重茫然。

    浅语白了眼陈重,“中医研讨会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如果你不想娶卢晓晓那丫头就不要去莫家书库,莫家书库非莫家人不得入这都是约定俗成的。”

    陈重咂舌,难怪一听卢敏喊自己去卢晓晓反应大!差点被莫老狗套路了。

    “我带你去见我要你救治的那个人。”浅语很急切。

    陈重也想见见这个让浅语非常想救的人。

    但人未见到,陈重就收获了下马威,来自苏柒的。

    苏柒将浅语陈重两人给拦在舒家门外,瞪着眼睛,“浅语你还有脸上舒家来,多大的脸!”

    “苏柒你让开!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浅语冷着脸,“舒伯伯舒姨舒书这几个正儿八经的舒家人都没有吭声,你苏柒一个外姓人有什么资格跟我说三道四的。”

    “你!”气得苏柒指着浅语的鼻子说不出话来。

    浅语将苏柒拨到一边,带着陈重就想进舒家大门。

    苏柒突然语出惊人,“就凭我现在是舒大哥的未亡人。”

    “啪!”这耳光扇得响,浅语反手就是一耳光,“你还有脸提舒大哥,若不是你舒大哥也不会死,桃枝也不会半死不活的。这次换我问你,苏柒你哪来的脸自称舒大哥未亡人!”

    陈重敏锐地抓到了两个字,桃枝。

    苏柒伸手就要挠浅语,,被陈重拦住了。

    苏柒呸了句“又是一个被浅语迷惑的蠢货”,愤愤然走了,但那怨毒的眼神看得陈重背脊都会发麻。

    可浅语丝毫不在意。

    “堂姐,你别和小柒计较。”笑盈盈迎上来的是和陈重有一脸之缘的舒书。

    浅语,不,舒浅语对舒书也很冷淡,“表妹。”

    舒书朝着陈重笑了,“是陈大哥,谢谢你之前在小山村救了我。”

    舒浅语狐疑地看看陈重瞅瞅舒书,“你们认识?”

    “之前有关一面之缘。”陈重一言带过,有点心疼自己的腰。

    不服气的苏柒带了人来找陈重的茬,巧的是,这人陈重也认识,他很好奇该牢底坐穿的桃花是以怎样方式才能好生生地站在他面前的。

    桃花嫌弃地打量着陈重,“就你能治好我姐姐?”

    陈重避而不谈,反问:“我也很好奇你用什么样的身份站在这里。”

    两人相互瞪眼,谁也不让谁。

    “就知道惹事”舒书瞥了眼苏柒,然后将陈重舒浅语招呼进屋,“我们都先进去吧,有什么事情等我爸请的医生来了再说。”

    可桃花就想让陈重不痛快,“不如就让我先会会这位堂姐请的医生。”

    “我可不是你堂姐。”舒浅语坚决不承认桃花是桃枝的弟弟,“桃枝也不是你姐姐。”

    “可姐姐认我啊。”桃花悠悠地踩着舒浅语的痛脚。

    “你!”舒浅语正好和桃花翻脸,却被陈重拉住了,“你拉我做什么!”

    “乖!”陈重示意舒浅语到一边坐着去,“桃花,你想会会我什么?正好我也有事情想和你计较。”

    “当然和你比试你最擅长的医术,我很好奇你和那些江湖骗子有什么区别?”桃花想落陈重的面子,自然会在陈重最擅长的上面找茬。

    陈重瞥了眼桃花,“你懂医术?”

    “我当然不懂。”桃花咧嘴一笑,“但我知道有人懂的,这个人你也认识。”

    陈重好奇,“谁?”

    “许白。”桃花说出了个陈重暂时不想听到的名字。

    但陈重不相信,“许白不是大导演么?”

    “谁说我不懂!”不请自来的许白的突然出声,“我是西医出身的,后来转行去当导演的。”

    “那你想比什么?和你比试拍电影?”陈重反问。

    许白笑眯眯的,“当然是比试你最擅长的,不过要等陆老来。”忽然压低了声音对陈重,“陈重可还记得我的邀请?”

    陈重冷笑,“我拒绝了。”

    “我等你改变主意。”许白一点也不恼。

    最后不欢而散。

    一番缠绵,舒浅语捧着陈重的脸咬牙切齿,“以后离许白那个疯子远点。”

    “那你说说许白的情况。”陈重问。

    “许白已经疯了”

    鬼医十三针,在舒浅语这些人眼中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就连鬼医门都是被舒浅语许白这些人的长辈弄死的,他们这些人没有一个人逃脱长生不老的诱huo,而许白是舒浅语等人中知道最多的。

    “这疯子肯定从哪里听到鬼医十三针还有传人的消息了”舒浅语喘着粗气。

    陈重不动声色地套话,“鬼医十三针的传人是谁?”

    “是”

    “堂姐?堂姐你在不在?”舒书来得真不是时候,陈重差一点就能从舒浅语口中问到消息了。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