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6章 露一手
    苏柒出事了。

    这是舒书带来的消息。

    不是个好消息,陈重想到了许白的挑战书,苏柒出事出得巧了。

    陈重到的时候,许白对苏柒的外伤做过简单的处理,“陈重,不如你我现在比试一番如何?”

    “你想怎么比试?”陈重不是不战而退的人,就算对方所学领域对陈重是陌生的。

    许白直接说出了自己对苏柒的诊断,“断了一条腿,其他情况需要等苏柒醒,不过能不能醒就看天意了。”

    “不用,我现在就能治好她。”陈重决定给许白露一手。

    许白似笑非笑,“治不好如何?”

    “我一定能治好!”陈重对自己很有信心。

    许白挪开了位置,让陈重放手施为。

    舒浅语担心地看着陈重,陈重是她目前知道的有可能救醒桃枝的人之一。

    陈重率先给苏柒正骨。

    正骨,是一件很疼的事情。

    苏柒的昏迷正好让陈重不用担心苏柒会因为疼痛而挣扎导致正骨失败,用透视眼找到了苏柒腿骨的伤处,陈重说:“找两块约有半米长的直木板来,还有绷带。”

    “我这就去。”桃花应了声,很快就带回来陈重需要的东西。

    陈重伸手将苏柒歪的腿骨板正,然后将木板一上一下夹住苏柒的腿,最后用绷带固定住。

    可就算是昏迷,苏柒也感受到了正骨的疼,忍不住抽搐。

    陈重伸手覆在苏柒腿骨的伤处,被他控制的气缓缓地流入伤处,缓解了苏柒的疼痛——苏柒因正骨而紧蹙的眉头缓缓舒展开。

    陈重头一次用透视观察气的作用,很神奇。

    在透视眼下,苏柒伤处的变化仿佛被放大了一般清晰地呈现陈重的眼中,此处的细胞变得很活跃迅速分裂繁殖又紧紧地贴在一起吞噬了看起来不精神的细胞。

    但陈重留了心眼,并没有让苏柒的伤立刻好完全了。

    许白冲着陈重挑眉,“我看你这手正骨挺不错的,可这苏柒算治好了?”

    “我还没有治疗完。”陈重头也不抬地说,他先处理的是苏柒看起来比较严重的腿上。

    可在处理苏柒头上的伤时,陈重才发现自己错了,苏柒伤得最重的不是腿而是头。

    虽然有坚硬的头骨保护,但头依旧算是人身上比较脆弱的地方,苏柒这一摔可算是给她自己惹了个大麻烦。

    陈重眼中的苏柒头骨上透着血色,但这难不倒陈重。

    陈重伸手覆在苏柒的额头上,专心致志地盯着,因为伤在头上陈重不得不小心。

    小心翼翼地用气为苏柒处理脑袋里的伤,陈重眨眨有些模糊的眼根本不敢分心,生怕一步小心就弄错了。

    舒浅语发现了陈重现在的情况,掏出纸巾想给陈重擦擦,却被许白阻止了。

    “你想做什么?”许白眼神一冷。

    舒浅语推开了许白,“不用你管。”上前就为陈重擦汗。

    舒浅语这举动是好意,但差一点就让陈重前功尽弃了,当人集中精力做事时反而更容易坏事。

    好在陈重另有一番奇遇,获得一颗内丹,这内丹里住着上古神兽玄武凤凰,还有一头接近龙的巨蟒。因为舒浅语的打扰,沉重感现在不得不借助凤凰的力量。

    凤凰前辈,晚辈需要借你的力量一用。

    随着陈重默念完,一股炙热的气息从他丹田出发顺着经脉游走到陈重的手上。

    因为感应到要去的地方,这气息顿了顿收敛了自身的炙热后才缓缓划入苏柒的头部。

    凤凰的力量,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疗伤药。

    苏柒的伤,在凤凰力量的作用下全好了,就连陈重之前故意没完全治好的也好了。

    这一手露得有点多了,陈重苦笑。

    陈重刚刚收回了凤凰的力量,苏柒立刻活蹦乱跳的。

    “你们怎么很奇怪地看着我?”苏柒也看到了自己腿上帮着的木板,“这个又是做什么?”

    许白拍了拍陈重的肩膀,“是我小瞧你了。”

    舒书担心地给苏柒检查身体,“小柒你现在可有哪里不舒服?我见你从楼梯上摔下来,腿都断了”

    “我腿断了?”苏柒动了动,并未感觉到任何不适。

    “苏柒快谢谢陈重,是陈重救了你。”舒浅语敏锐地察觉到陈重与众不同,顿时觉得桃枝有救了。

    可苏柒并不情愿搭理舒浅语。

    “你!”舒浅语气急,却被陈重拉住了。

    陈重冲着舒浅语摇摇头,“算了。”

    “哼!”舒浅语甩开陈重的手,怒气冲冲地走了。

    陈重无奈地只好跟上。

    远远还传来舒浅语大声质问陈重的声音,“你是不是看上苏柒了?”

    见陈重跟舒浅语走了,舒书小声地问:“许白,你看陈重是不是鬼医传人?可不能让舒浅语先找到鬼医传人。”

    “他用的不是鬼医的力量。”许白摇头,“鬼医的力量偏阴邪,而他刚刚使用的力量很纯正很炙热,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路子。”

    许白没说的是,鬼医的力量要借助针才能施展。

    自古便有金银辟邪的说法,鬼医的力量需要借助银针中和才能发挥最大用处。

    但普通的银针又没法承受鬼医的力量,因此培养一名合格的鬼医很难,特别现在鬼医十三针又失传了。

    “你刚刚用的什么方法?竟然和失传了鬼医十三针差不多。”这才是舒浅语真正想要知道的。

    但就算睡到一个被窝里,陈重也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底牌给透露舒浅语。

    马艳丽的事情,就是对陈重一个活脱脱的教训。

    这女人睡一张床上可以,对她也可以,但就是不能掏心掏肺的。提到马艳丽,陈重就咬牙切齿,可如果没有出马艳丽那一档子事情也就没有了现在的陈重。

    陈重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但装傻是天生就会的。

    “我救人的方法跟平时没有什么区别。”陈重装无辜。

    舒浅语笑着伸手拧陈重的耳朵,“你就装吧,迟早有一天会落在我手里的。”小嘴里呼出的气喷在陈重耳朵上痒痒的。

    陈重一把抱住舒浅语,“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恶意地挺了挺腰。

    “呸!”舒浅语媚眼如丝,半推半就。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