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小山村
    “桃花叔。”陈重老远就看到了桃花叔。

    桃花叔笑呵呵地朝着陈重招呼,“后生,你又来小山村玩啊,叔不是跟你说最近村子里不太平让你早点离去”

    陈重敏锐地察觉到不对劲,“又来?”

    “是啊,叔前天刚帮你从村子里跑出去,今天叔可不能帮你了。”桃花叔说着让陈重惊骇地话。

    前天?陈重明明记得自己离开小山村已经有七八天了,怎会!还是前天?

    “玉棒老头,玉棒老头!”陈重默默地喊着玉棒老头,可他这个给了他很多帮助的玉棒老头并未有搭理他。

    陈重这时候才察觉到事情大条了。

    舒浅语舒书也没有针锋相对的气势,纷纷躲到了陈重的身后,也不忘了相互瞪视。

    而陆沉似乎对这一切都习以为常,他踏步上前恭声道:“桃花叔,我陆沉,鬼医门现任传人,求见师兄。”

    听到陆沉这个名字,桃花叔和蔼的脸瞬间狰狞了起来,“你还有脸回来!你还有怎么资格自称鬼医门传人!”

    “这事轮不到你来说。”陆沉突然强硬起来,“我要见师兄。”

    更强硬的是桃花叔,他说:“鬼医门没有你这样的弟子。”

    这又是好长的一段故事。

    但知情的人都不想说,陈重无从得知。

    最后桃花叔做了让步,他带着陈重等人去了小山村里那间陈重熟悉的屋子。

    成精了的大狗懒洋洋地趴着,在看到陈重时眼中透着光,却在看陆沉瞬间变得凶残起来,就连桃花叔都喊不住。

    陆沉丝毫不惧,根本不怕大黑会扑过来。

    而大黑也是个假把式的,它龇牙咧嘴地咋呼着戒备着,却未主动地扑向陆沉。

    桃花叔心疼地摸了摸大黑,主动为陈重等人带路。

    如果不是桃花叔带路,陈重也不会知道这屋子里还有机关。

    就算有透视眼,陈重也没弄清楚桃花叔是怎么操作的,他就看到突兀地出现黑乎乎的大嘴,大嘴里是没入黑暗的楼梯。

    桃花叔带头踏入这张大嘴里。

    舒浅语怕怕地拉着陈重,“这里太黑了,不下去了吧。”

    似乎触手可摸的鬼医十三针在招手,陈重压住心中的不安,“不去不行,如果你想救桃枝。”

    一听桃枝,舒浅语什么都不怕了,放开拉着陈重的手,主动跟着陆沉进了副本。

    而执意挑衅舒浅语的舒书毫不在意未知的危险,跟着下去还不忘了朝着陈重抛了个媚眼儿。

    陈重眼角抽搐,也跟上去。

    但为来了保险,他选择了隐身这个保命的方法。

    陈重数了数自己的底牌这才安心地跟在众人的身后,隐着身,也许是有桃花叔带路的缘故,并未遇到什么危险。

    正当陈重要放心时,突然眼前暴出一阵持续的强光,他耳边是众人慌乱的叫声。

    若非运用体内的气护住眼睛,陈重也会如其他人一般被强光刺激得暂时失明了。

    离陈重最近的是舒书,陈重伸手给舒书治疗眼睛。

    当陈重想给舒浅语治疗时,舒书拉住陈重,“你看陆沉和桃花叔!”

    “你”刚想说话的陈重顿时噤声了,他都快不认识前面领头的两人了。

    桃花叔就如同小说话本的画皮褪去人皮只剩下光溜溜的骨架,吓得陈重忍不住狠狠掐了自己下,他确定自己没有开透视眼。

    而陆沉似乎习惯了桃花叔这模样,低声询问着李津成的消息。

    桃花叔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陆沉的话。

    最让陈重恐惧的是,那阵白光似乎仗着众人看不见越发放肆,侵蚀着众人的时光——舒浅语引以为傲的容颜,在她看不见的瞬间,以极快的速度衰老。

    舒书拍拍陈重的肩膀,“你放心,这些可爱的小东西不会对你如何的。”

    “这是什么?”陈重惊讶得长大了嘴巴。

    舒书伸手帮陈重合上了嘴巴,整个人都贴在陈重身上,“鬼医墓的守门神,不见血不退。”

    似乎怕陈重担心,舒书补充道:“你放心,你身上有李津成的玉佩,这玉佩会保证你在鬼医墓的安全的。”

    “你为何知道那么多?”这是陈重最大的疑惑。

    而舒书的回答让陈重更疑惑,“因为桃枝啊,我知道的都是桃枝告诉我的。”

    桃枝!又是桃枝!陈重发现自从他踏入小山村后每一次遇到的事情都和这个叫桃枝的有关系,这桃枝到底是什么来头?

    似乎仗着舒浅语沉浸在看不见的恐慌中,舒书的话也变得多了,“你以为舒浅语是真心想救桃枝的?如果舒浅语念着桃枝半分好,就不会与人合谋害了她”

    只是,合谋的人也没有料到自己也在舒浅语的谋算当中。

    舒书冷笑,并没有阻止陈重去救舒浅语。

    “桃花叔,陆院长。”陈重忍不住招呼这两个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

    桃花叔笑呵呵地回头,“后生,这位姑娘会让大黑接回去的,你不用管,这些小家伙是不会伤害你的。”

    白光随着桃花叔话音落退散,陈重忍不住开了透视眼。

    舒书若有所觉,主动伸手挡在陈重的眼前,“这东西你不能看。”

    “你看见了?”陈重反问。

    舒书提醒道:“我知道你有些特殊,但你的特殊不要在鬼医墓里暴露,这样对你最好。”

    因为有桃花叔陆沉带路,陈重这一路走来有惊无险,可全然都是桃花叔陆沉想让陈重等人看到的。

    这种所有人都很了解就自己蒙在鼓里的感觉很让人不舒服,陈重苦笑,但他眼下暂时没办法改变自己的现状,一直联系不上玉棒老头,内丹的能力也不敢乱用。

    自家的地盘自家熟,桃花叔和陆沉很快就带着陈重三人找到了李津成。

    李津成还是陈重印象中的模样没有改变,年轻得不像是陆沉的师兄而是陆沉的孙子。

    李津成望着陆沉悠悠地叹气,“师弟你不该回来的。”

    李津成不想回忆那段血的岁月,师傅为长生癫狂,师弟因长生懵懂,最后却是他得了这长生人不人鬼不鬼的。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