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0章 鬼医的传承
    “我不回来就看你困死在这墓里。”陆沉冷笑。

    李津成笑着摇头,只在看到陈重时挑眉,“我给你玉佩,不是让你将师弟引回来的。”

    陈重低眉顺眼,保持沉默。

    陆沉叹气,拦住李津成,“师兄,我们之间的事情不用牵扯到小辈之前。”扭头将陈重打发去另一处,“桃花叔,你带陈重小友去传承之地。鬼医门的传承,陈重小友你获得多少便是你的缘分,不必强求。”

    “陆院长,你”陈重不大放心。

    这份好意,陆沉拒绝了,“这是我与师兄之间的事情,你留着这里不合适。”

    闻言,陈重跟桃花叔走了,舒书也跟着过来了。

    舒书直接扑到陈重背上,让陈重背着,“陈重,背我!”

    陈重闻着舒书身上淡淡的香味,纷乱的思绪顿时跑到脑后,送上门来的温柔乡他不会拒绝。

    舒书紧紧贴着陈重,察觉陈重粗了呼吸,立刻张嘴咬在陈重耳朵上,环着陈重脖子的手也变得不规矩。

    陈重已经不是那个被人伤灰溜溜滚回村子里的人,他重重拍在舒书的大腿上,咬牙切齿道:“你安分点,我不是胡闹的人。”

    “可我爱胡闹呀~”舒书就吃陈重这一套,整个人如树袋熊般挂在陈重身上,那两条让陈重眼馋的腿紧紧盘在陈重腰间,还时不时有意无意地擦过陈重大腿根。

    如果摆在前路的不是鬼医十三针,陈重绝对会就地办了舒书。

    舒书咬着陈重耳朵,“有本事你就现在弄死我。”

    陈重喘着粗气,坚决将舒书的话当作耳边风,而桃花叔对陈重与舒书之间的互动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后生,叔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剩下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桃花叔止步,指着前面的路,“后生,你就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不要回头。”

    “谢谢叔。”陈重道谢,背着舒书往前走。

    桃花叔一走,舒书更加肆无忌惮了,“不如你我继续上回没有做完的事情?”

    “不考虑,谢谢。”陈重拒绝了。

    桃花叔没有坑陈重,告诉陈重的路是正确的。

    望着那浮在半空的卷轴,陈重仿佛看到了一个绝世美人,连舒书都给忘在脑后了,这就是陈重心心念念的鬼医十三针。

    鬼者,诡也;医者,仁术也。

    一看这开篇,陈重顿时大喜过望,这是真的鬼医十三针,顺利得像是假的。

    但可惜的,陈重拿到的这鬼医十三针不全,只有前五针。

    “小子你行啊!这么快就拿到了鬼医十三针。”一直联系不上的玉棒老头突然出声。

    陈重被吓了一跳,“老头你怎么突然出声了?”

    “老夫终于能偷个气。”玉棒老头大笑着出声,“这个墓里有个让老夫忌讳的存在,老夫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话风一转,“不过为你护法的实力还是有的,老夫现在为你护法,你赶紧将鬼医十三针给记牢了,回头再慢慢研究。”

    玉棒老头戒备着舒书。

    而舒书无动于衷地看着陈重开始学习鬼医十三针。

    可安稳的时间并没有给陈重留太久,正当他沉浸在鬼医十三针的玄奥中,一条蛇从屋子的角落里给冒了出来。

    玉棒老头急了,舒书二话不说挡在陈重与蛇之间。

    玉棒老头这才注意到舒书,暗自咂舌,陈重小子桃花运还真不错,这送上门来的女人一个比一个水灵!

    这突然冒出的蛇试探着攻击舒书。

    而舒书很冷静,和那蛇对峙着,生怕这蛇在这关键时候打扰了陈重。

    想救桃枝的心思,舒书和舒浅语一样。

    可陈重身上有吸引着蛇的味道,蛇不愿意放弃直接袭击舒书,而舒书不能躲,直接被蛇咬中了胳膊。

    这蛇是有毒的,舒书眼前一阵花,但依旧狠狠地掐住了蛇的七寸。

    蛇越挣扎咬越紧,舒书中毒就越深但她越不敢放手,这就进入了死循环,看得玉棒老头直着急。

    可玉棒老头也不敢惊动陈重,只能看着舒书死死掐着蛇晕过去。

    巧的是,陈重正好从顿悟中醒了。

    玉棒老头连忙说:“陈重,你赶紧救人,那姑娘为你被蛇咬了。”

    “我明白。”陈重立刻动手将蛇弄死,伸手给舒书解了毒,“玉棒老头,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老夫因为重伤对蛇类是挺有吸引力的。”玉棒老头言顾左右,“你还是先看看那姑娘吧,蛇嘛,嘿嘿,老夫先闪了。”

    舒书的毒被解了,但脸上脖子上染上一层薄薄的红霞,带着细碎的汗珠。

    这番美景落到陈重眼中,不吃白不吃。

    当舒书清醒时已经事成定局,舒书懊恼道:“我不用你负责,今天的事情你就当作没有发生过。”

    陈重讶异地挑眉,“为何?我睡了你,你自然就是我的女人。”

    舒书扬手想打陈重,偏偏腰身酸软无力,“现在的你,陈重你配不上我。”舒书有舒书的高傲,就算是大胆的戏耍她也不会将自己给赔了进去。

    陈重的确医术了得,舒书承认,但陈重的花名同样了得。

    甚至都不用查,舒书都能听一耳朵陈重身板环绕的女人有些什么样的,她那自视甚高的堂姐何尝不是抱着这种心思,最光鲜的地方也最脏。

    见陈重还要说什么,舒书连忙阻止道:“我奢求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你陈重做不到你自然也配不上我。”

    陈重一愣,转念间他确实不能为舒书放弃身边的那些人。

    “我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陈重深深望了眼舒书,允诺。

    气得玉棒老头跳出来就想暴打陈重一顿,“气死老夫了!你可知道这姑娘是什么体质!什么都不清楚就敢允诺。你与她好,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陈重装作没听见玉棒老头说的,继续干自己该做的事情。

    “以后有得你哭的,别来求老夫!就算你求了,老夫也不会帮你!”玉棒老头气呼呼地回了内丹中,打定主意要看陈重吃点苦头。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