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1章 斗蛇
    陈重并未理会玉棒老头的话,虽然他陈重是个风流之人,但他绝不是强人所难的人,对于人家一个小姑娘已经如此直白的回绝了自己,陈重也不会死缠烂打非要舒书跟着自己,尽管玉棒老头一再强调舒书体质之特殊,但是陈重不会为此打破自己的原则。

    “舒书,那个鬼门十三针我也算是得到了,咱们回去吧。”陈重说着,伸手把坐在地上的舒书拉了起来。

    “陈重。你听见了什么声音了吗。”站起来的舒书拍拍自己身上的灰,正准备和陈重一起回去,却突然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异响。

    舒书不提醒的时候陈重还真是没有在意,但是舒书这么一说,陈重也是听见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

    “这声音,不像是脚步声,来者不是人,大概是什么动物。”声源很远,陈重侧耳聆听,还是不能具体将来者是何物辨别出来。

    “陈重,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快些走吧。”舒书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变。

    看着舒书如此大惊失色,陈重感觉十分不妙,来者绝非善类。舒书拉起陈重就要跑。却怎么也拉不动陈重。

    “陈重,你干嘛呢,发什么呆!快跑。”舒书回头冲陈重嚷道。陈重对舒书的喊话毫无反应,双眼呆呆的望着前方。

    舒书感觉到了不对头,心中暗骂那些东西速度怎么那么快。

    “嘶嘶......”舒书听着背后传来的声音,浑身感到一阵恶寒,声音显然离自己很近了。

    “来不及了。”陈重许久冒出了四个字,好像刚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一般。

    “那你还发呆,咱们赶紧跑,兴许还有机会。”舒书说着,又一次拉着陈重要跑。

    “行了,别废话了,你赶紧跑,我已经把那些蛇都控制住了,只有一分钟的时间,你赶快跑。”陈重甩开舒书的手说道。

    舒书扭身,只见门外如同涌起一阵蛇潮一般,五颜六色,让人头皮发麻。

    “可是你。”舒书看着陈重,还想说些什么。

    “只有四十秒了。”陈重静静地说。

    舒书见陈重如此模样,自己十分无奈,只好听从陈重的话跑了出去。

    “哼哼,小爷我可是百毒不侵的,这些小杂碎我还没有放在眼里。”陈重双手抱在胸前,一副轻松之态。看着舒书跑远,在视线里消失,陈重把停滞时间的禁制收回。

    能力刚刚收回,外面的万千蛇类如同发疯一般,飞快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向陈重冲来,有几条速度极快的,来到屋门之前竟然腾身飞起,张开大嘴就要咬陈重。

    “好畜生!”陈重吼了一声,伸手就将为首的几条蛇的七寸抓住。

    “速度是挺快,不过跟我比还差的远。”陈重竟然对手中毒蛇嬉笑起来,这些毒蛇在陈重手中也不老实,嘴中毒牙竟然将毒液喷射而出,毒液喷了陈重一身,他的手上,脸上都浸满毒液。

    陈重能感觉到,这些蛇毒性非同一般。不过凭着自己的百毒不侵,这些蛇倒也不成问题。所以现在的陈重完全是抱着玩乐的心态。

    对于面前的这些蛇,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陈重施展威压,以这些小蛇的修为,根本无法承受陈重如此的威压。

    但是陈重并不打算这么做,他想拿这些小蛇练练自己的鬼门十三针,虽然自己只是得到了前五针的针法,而且还并未完全将这五针消化理解,但是用来对付这些蛇,陈重还是胸有成竹的。

    得到鬼门十三针的他感觉对这些银针的掌控程度不是一般的提高,仿佛自己能触碰到这些银针的灵魂。

    陈重右手向前一摆,只见十数根银针随手就已射出,这些银针都像长了眼睛一般直直的插进那些蛇的七寸。陈重右手随后一拉,那些银针像有线一般被拉了回来。

    这些银针和陈重之间的确有看不见的线牵连,这些线是由陈重的精神力所化成的无形之线。

    以魂御针。这招是鬼门十三针作为战斗之用时的绝技,但是这招并不好练,需要领悟了鬼信针法,也就是鬼门十三针的第十针才能够熟练的运用此招,陈重不过刚刚得到前五针,就能达到以魂御针的程度,这完全是依靠他体内的白泽内丹提供的强大精神力。

    “嘿嘿,效果还不错,我玩够了,拜拜。”陈重拍拍手,准备结束这场战斗。心生此念,陈重释放出出窍境强者的威压。那些蛇原本迅速的行动突然停滞,那些蛇看着陈重,鲜红的蛇信释放着危险的讯号。

    气氛突然十分严肃,时空仿佛再次停滞,只有“嘶嘶”的响声。蛇群就这样跟陈重对峙了一会儿,然后纷纷开始后退,不到半刻钟,蛇群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小菜一碟。”陈重笑着,双手背在背后,大摇大摆便要离开。

    突然陈重就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了前面的墙上。陈重落在地上,揉着自己发痛的腰。转头想看看什么东西把自己打飞,结果他什么也没看见,只见眼前一片黑雾,闻起来有一股异臭。

    “这是什么东西,竟如此丑,奶奶个熊,力气还不小,打得我还挺疼。”陈重在黑雾的笼罩中骂起了街。

    这片黑雾并不是结界之类的东西,因为这片雾气慢慢的散开了,出现在陈重眼前的是一条三丈多的大蛇,黑底白纹,吐着蛇信,看着十分骇人。

    纵然陈重也是一惊,十米的巨蛇,见所未见啊。

    “陈重,哈哈,永州异蛇!莫慌,它最令人惧怕的就是无药可治的剧毒,你偏偏克它,杀了他,把它的血喝掉,对你我都极有利!”玉棒老头突然开口。

    “喂,老头,老头......”

    陈重喊着玉棒老头,然而再也没有应答之声。

    “妈的,真会给我找麻烦,你这老头也真招蛇啊。”陈重腹诽着。

    “诶,蛇儿啊,遇见我也算你倒霉,想来你也活了不少时日,本来还想留你一命,但是老头要吃你,对不住了。”陈重听见玉棒老头所说,心中有了不少底气。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