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3章 罪人
    李津成冷眼直视陆沉,道:“师弟,这么多年过去了,师傅也因为长生仙逝了,你为何还不罢手。”

    “师兄,你说这话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自己得了长生,还不叫别人得长生吗?”陆沉一脸阴桀道。

    “师兄,你最好告诉我长生之法,如此我等也免伤同门和气。”陆沉说着,身体周遭的银针已经开始微微透出杀意。

    “师弟,长生之法业已没有,你若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你多年前为长生所做下得罪孽,今日也该偿还了。”李津成脸上寒意更甚。

    “既然如此,师兄,我也只好用强!”陆沉说着,一扬手,百来根银针已经激射出去,每一根银针都带着撕裂空气的气势。

    这边陈重看得心惊,这鬼门十三针修练到后期,居然有如此威势,比起现在的自己只能飞针要强的太多了。

    陆沉来势汹汹,李津成倒是并不惊慌,只见他右手画圆,徘徊在身体周遭的银针竟然在李津成的身前组成一块圆形的盾牌。看到这里,陈重愈发感觉到这鬼门十三针的神奇之处,看来日后自己想要参透这鬼门十三针还尚需一番功夫。

    陆沉所发银针打在李津成的针盾之上,没有一根针可以穿透这密不透风的盾牌,附着于上的内劲消耗殆尽便纷纷落于地上。

    “师弟,你不必费劲,你我同修这鬼门十三针,实力不分高下。你也莫要再做无用之功,不如留下,诚心悔过。”李津成撤掉银针,仍然劝解陆沉。

    陆沉看着一地银针,心知难以打败李津成,心中怒火陡升,仰天长啸:“为什么!我苦苦追寻几十年,为何就得不到这长生之道!”

    李津成和陈重就看着陆沉如同疯子般的发泄,良久,陆沉平静下来。

    “罢了罢了,几十年了,终究是一场梦。还因此犯下诸多罪恶,想来真是可悲,可笑。”陆沉摇摇头,竟一下跪在地上。

    “知过能改,善莫大焉,过去之事便让它过去吧。”李津成见陆沉能够悔过,也是欣慰,走过去便要扶起陆沉。

    陆沉低着头,没人能看见此时他的表情是怎样的阴沉。

    “李师傅,这个陆院长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其中会不会有诈啊。”陈重感觉陆沉突然做出这种举动很是反常,拉住李津成告诫道。

    “无妨,你不知道此中内情,他突然悔过并非什么不可能之事。”李津成没有听从陈重的告诫,依旧走了过去。

    李津成走至陆沉近前,伸手扶着陆沉:“师弟起来吧。”

    “师兄,好。”这话中语气阴惨,李津成暗叫一声不好,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陆沉左手一支银针已然打出,距离太近,李津成完全来不及躲闪,一直银针正正的钉在李津成右肩上。

    李津成骂道:“贼性不改!”

    运气想要把针逼出去,竟感觉内力一滞。这是中毒的迹象。

    “李津成,你的长生之术可能抵挡得住永州异蛇的剧毒吗?哈哈哈哈。”陆沉仰头大笑。这针是他用永州异蛇的剧毒淬炼而成,一直准备作为杀手锏,不想在今日用到。

    “呵呵,永州异蛇的剧毒无药可解,我长生之体也是无奈,不过,哈哈,这也算是解脱吧,无尽的生命带给我的只有痛苦罢了。”李津成面无悲戚之色,反倒一脸解脱之情。

    “哈哈,解剖了你也可以看看你这长生之体有些什么特别之处。”陆沉为了长生,显然是已经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陆院长,你不能这样,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的师兄啊。”在一旁的陈重见此情形也是站了出来,他还有问题想要问李津成,不能让李津成就这么死了。

    “小子,你不想死就给我滚开。”陆沉一改之前陆院长的慈善面孔,现在的陆沉俨然就是一个恶魔。

    “陈重,你退下,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和你无关。”坐在地上的李津成说着,显然能感觉到他的气息有一些紊乱了,也是靠李津成的修为深厚,若换一个人,现在早已毒发身亡了。

    “嘿嘿,师兄,你自身难保了。还要逞强吗?”陆沉阴桀的笑着。

    “陆院长,这是我给你最后的尊重了,我带你来,不是让你在这里胡闹的。”陈重并未退缩,他就这么站在李津成的身前,双眼目光坚毅。

    “小子,没大没小的,你是活够了。”说着话,地上的银针又一次浮在半空之中。

    “你不也就鬼门十三针这一招吗,即便这针法再强横,我也有信心与你一争高下。”陈重说着,昂起了自己的头颅。

    “小子,不知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如此托大,现在老夫就教训教训你!”话未说完,银针已发。

    陈重早有防备,体中内力喷薄而出,在自己的面前形成一道内力屏障,鬼门十三针钉在屏障上,只见那屏障上开始出现一丝丝的裂痕。

    “鬼门十三针当真霸道无匹,我的内力竟然也难以阻挡这银针。”陈重心中暗暗惊道。

    “哈哈,小子,以卵击石,受死吧!”陆沉披头散发,犹如疯癫。

    陈重自然知道自己难以抵挡这鬼门十三针,放出这道内力屏障也不过是缓军之计,陈重在屏障破开之前就纵身一跃,离开战圈,同时开启了隐身。

    屏障在下一秒就轰然裂开,银针纷纷打空。陆沉再找,发现陈重已经不见踪影。

    “这小子是逃跑了吗?”陆沉看着前面空荡荡的一片,心中疑问。

    忽然陆沉就感觉脸上被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力道可不小,直接打的陆沉侧着飞了出去。

    “老杂毛,非让我骂你,你这人卑鄙无耻!我要让你去死。”空气中传来陈重愠怒的声音。

    “你,”听着陈重的骂声,陆沉想要说些什么。“啪”的一声,又是一巴掌,直接把陆沉的下半句话打了回去。

    “老杂毛,下地狱吧!”隐身的陈重叫着,一拳已经轰向陆沉。

    “混账小子,看咱们俩谁死!”陆沉的眼神中现出极其凶狠的目光。

    隐身中的陈重感觉到一点点危险,却不知道陆沉又要动用什么手段。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