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桃枝
    “鬼门之火,不知与鬼门十三针有何联系?”

    “五针申脉为鬼路,火针三下七锃锃。这鬼路针法算是低阶鬼门十三针向中阶的过渡,所以是十分重要的一步。这鬼路针法需是火针,寻常之火并不能驱动出鬼路针法的功效,只有鬼门之火能够将鬼路针法的功效发挥至最大。”李津成快速地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陈重恍然大悟。

    时间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两人手臂间的赤红色气体慢慢淡去。

    “陈重,我已经将全部的鬼门医术传承给你,我希望,我希望......”李津成话未说完,手却慢慢的垂了下去。

    “李师傅。李师傅。”陈重见状摇了几下李津成,李津成再无反应。

    “师傅,弟子知道了,我一定会救她。”陈重早就读了李津成的内心,李津成濒死时留下的遗言是让他救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叫,桃枝。陈重愈发感觉到桃枝此人的神秘之处。

    陈重把李津成和陆沉的尸体安葬好,便走出了山谷。

    “陈重,怎么样?”看着陈重脸上一副沉重的表情,舒书立即问了起来。

    “我没事,但是李师傅去世了,陆沉也死了。”陈重一脸难过。

    “终是罪孽,诶......”桃花叔的眼神也黯淡了下去,全然没有往日的嬉皮笑脸。

    “舒书,师傅临终前让我做了鬼医门门主,同时嘱托我让我救一个人。”陈重看着舒书,眼神非常的奇怪。

    “李师傅让你救谁啊?”看着陈重奇怪的表情,舒书也是察觉到了什么。

    “桃枝。”

    舒书听见这个熟悉的名字,神情一愣。显然没料到李津成要救的是桃枝。

    “那么他应该也把救桃枝的方法告诉你了吧。”舒书道。

    “师傅没有说完就去了,我现在也只能先找到桃枝才能试试看了。”陈重摇了摇头,叹道。

    “那好吧,我可以带你找到桃枝,咱们别耽误了,快去吧。”舒书说着,拉起陈重就要走。

    陈重看了看桃花叔,发现桃花叔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显然是沉浸在悲痛之中难以自拔。陈重本来还想去劝劝桃花叔,但是舒书催的急,陈重觉得这些事情还是让桃花叔自己想通再说吧。

    陈重跟着舒书来到一个完全没有来过的小屋子前。陈重很是不解,“喂,舒书,这是哪里来的小屋子啊?”这小屋子仿佛是突然飘到这个村子里一样,前几回陈重根本没有在这村子里见过这所屋子。

    “呵呵,这屋子很隐秘的,如果不是我今天带你来的话,一辈子你也难找到这里。”舒书说着。

    陈重心想,这个桃枝真是越来越神秘了。居然连住所都这么隐秘,不知道这样的人到底会生什么样的怪病,连李津成都治不好,自己的医术并不见得能比李津成高明,至于能不能治得好桃枝自己心中还真是没有底。

    “好了,别想了,快跟我进来吧。”舒书看着陈重看着这所屋子的表情,叫醒沉迷于思想中的陈重。

    “哦,好。”陈重也从思路中醒悟过来,应了一声,便跟着舒书一起走近了小屋。

    进入小屋,真是一股尘土味道扑鼻而来,屋内蛛网连接,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人来过的样子。

    “舒书,这房间很久没人来过了吧。”陈重对着舒书问道。

    “嗯,确实,很久没有来过了。”舒书答着,自己向屋子的里面走了进去。

    陈重四下环顾了一下房子的四周,并没有什么让人感觉奇怪的地方,便又跟着舒书往屋子里走。走到了屋子的里面,可是并没有见到桃枝的身影,陈重又想开口问,却见到舒书给了他一个禁声的手势,就把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舒书对着面前的墙壁,用手摸索着,好一阵子,舒书停住了,对着那块墙壁就是一推,那一块墙壁就凹了进去,那墙壁中间竟然是空的,原来这就是一个机关。那块墙壁被退进去之后。发现了墙壁后面另有一片天地。

    舒书一挥手道,“陈重,咱们进去。”

    陈重心中自然明白了,这个桃枝一定是藏在这个夹层里面。

    陈重跟着舒书进入夹层,发现前面是一张床。床上赫然躺着一个人,只不过这人全身都被冰封。

    “这是,玄冰封印?”陈重看着床上的冰人说道。

    “对,这是冰封,而这个里面的人就是桃枝,你看看你可不可以救她。”舒书解释。

    “好,我去看看。”陈重说着走向桃枝,看了看,准备解开冰封,对于解开冰封这种事情陈重还真是不太熟悉,不过他想着既然是冰封,那么最简单的解封方法就是用火,刚好自己得到鬼门之火,正好用一下。

    陈重凝聚精神力,右手上面“噗”的一声跳出一团火焰。

    “喂,陈重,你想干嘛!”舒书看见陈重手上跳动的火焰,大声喊道。

    “啊?解封啊。”陈重被舒书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搞得摸不着头脑,便说了这么一句。

    “你是想谋害桃枝吧。”舒书走了过去,推开陈重。手中掏出一张符咒样式的纸,往冰上一贴,只见那玄冰迅速就开始消融。

    等到冰块消融之后,里面露出了桃枝的真身,那是一副非常精致的面容,紧闭着双目的样子,更是撩人。

    看着如此美貌的桃枝,陈重的喉咙滚动几下,道:“我怎么忍心谋害这样的大美人啊。”

    舒书看着陈重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知道他的毛病又犯了。“喂,陈重,让你来,是就桃枝姐姐的,你可不许对她产生什么歪心思。”

    “哎呀,舒书,你也太不相信我了,李师傅让我来救她,我自然就是来救她的。怎么会动歪心思。”陈重呵呵笑着。

    “快别贫了,我信你,除非有鬼!”舒书想着刚才陈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喝了陈重一句。

    “好好好,救就救嘛,这么严肃干嘛。”陈重知道耽误不得,这桃枝既然是被封进玄冰之中,现在封印解除,短时间内桃枝就会腐烂,时间紧迫,陈重首先要做的就是先给桃枝度一口阳气。

    陈重深吸一口气,扶着桃枝的脸,弯下腰去。看着陈重的动作,舒书感觉不好。

    “陈重,你要干什么!”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