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6章 鬼路焱针
    “哎呀,你别紧张啊,我真的是在治病救人,我需要给她度一口阳气,否则她过一会儿就会腐烂掉的。”陈重哭笑不得,没想到舒书这么不相信自己。

    “那我来可以吗。”舒书说着。

    “女性属阴,阳气不足。必须由我来。”陈重一本正经的说着,看见舒书还想说些什么,摆了摆手,然后又是深吸一口气。俯下身躯,一口印在了桃枝的嘴上。

    “好爽!”陈重心中叫了起来。

    那种感觉是自己吻在了一个冰凉的又极其柔软的嘴巴上,桃枝还有微弱的呼吸,感觉真的带着一股桃花般的香气。陈重迷醉在其中。

    “喂,陈重!你有完没完!”舒书看着陈重一脸享受的淫荡样子,又一次忍不住叫道。

    陈重这才从享受之中回过神来,不舍的起身。

    “好了,你催什么,不把阳气度够了受损的可是你的桃枝。”陈重一脸十分不屑的样子说道,语气中带着十分的俏皮。

    “哼。”舒书冷声哼着,头转到了一边。

    “嗯”躺着的桃枝突然发出了一声呻吟,感觉是要醒了,这一声轻吟,直听的陈重浑身一阵酥痒。

    “嘿嘿,看来桃枝是要醒了,我现在看她好像并没有什么疾病啊,面色红润,呼吸正常,与常人无异啊。”陈重奇怪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舒书没有多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桃枝。

    看着舒书一副紧张的样子,陈重不得不收起了那副嬉笑的神情,毕竟自己对桃枝的病情根本不了解,而舒书却是知情人,她这么严肃,自己也要认真一点才好。

    桃枝悠悠醒转过来,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桃枝的眼睛并不是黑色的,而是一种粉红色,看起来十分特别,又是一种特别的风情。她对着房顶看了看,扶着头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

    “醒了,我倒要看看这个桃枝到底有些什么怪病。”从外边看起来这桃枝十分正常,陈重完全看不出来这个桃枝有什么奇怪之处。

    陈重上前一步,抬起桃枝的手腕,两指轻轻的搭在桃枝脉门之上。

    “怪了,脉象也是十分平稳,怎么能称为有病之人,还被封在玄冰之中。”陈重自言自语,完全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陈重,小心。”舒书突然发声。

    “嗯?”陈重抬头,突然发现桃枝眼睛已经变色,粉红色的眼珠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血红,看起来不再那么迷人,倒是有些诡异了。

    陈重正奇怪桃枝怎么会突然眼珠变色时,桃枝骤然动了起来,左手极快的就抓向陈重脖颈,陈重来不及躲闪,抬起手臂拦住桃枝的攻势。

    “嗤”的一声,陈重手臂上就划出了几条数寸长的伤口。

    “她这是发疯了吗?”陈重大惊。

    “这便是她的病症之一。”舒书慌张的说道。

    “别紧张。从头逐一求,男从左起女从右,一针人中鬼宫停,左边下针右出针。”陈重口中念诀,一根银针已经出现在手上。

    “鬼封!静!”陈重迅速出手一束银光掠过,那根银针已经正正的钉在了桃枝的人中上。

    这一针下去,桃枝瞬间平静了。

    “呼,幸亏学会了鬼门十三针,要不然还真麻烦。”陈重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然后陈重用手在桃枝面前晃动几下完全没有反应。“桃枝,桃枝。”陈重喊着,发现桃枝完全像一个植物人一样,再也没有动作了。

    “舒书,看来这就是她的病症之二了。”陈重回头问舒书。

    “嗯,对,这就是她的第二个病症。”舒书回道。

    “似是癔病,非药力可治。”陈重说着,同时在脑中飞快的想着如何能够治疗桃枝。这种精神上的疾病,用自己的治疗暖流是完全不会起作用的。

    “既然是失心疯,我需要看看她的魂魄怎么样。”陈重心中打定主意,开启了透视眼。

    “额,魂魄居然是空的。”陈重很是惊讶,怪不得行为会如此的古怪,这桃枝身体之中全然没有一丝的灵魂。

    “舒书,我知道桃枝怎么回事了,她完全没有灵魂。这种情况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陈重语气认真了起来。

    “那,陈重,你能治吗?”舒书听着陈重的语气,也是心中一紧,很难见到陈重这么认真的样子。

    “额,这个,我真是完全找不到她的魂魄,想要招魂有点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我不敢保证成功,只能说尽力而为。”陈重也是头一次遇见这么棘手的病人。

    “好吧,陈重,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你就尽力施救。”舒书的语气中已经带着很浓的祈求意味,听着楚楚可怜,让人难以拒绝。

    “嗯。我会的。”陈重点了点头,再次掏出一根银针。

    鬼门十三针专治这些疯病,癔病。可是像桃枝这么严重的情况,即使使用鬼门十三针可以救治,但是陈重并不知道几重的功力可以做到招魂的效果,自己现在也就是刚刚得到鬼门十三针,并不纯熟,只能希望前五式针法就能做到。

    陈重不浪费时间,既然病情如此严重,便需要下猛招。陈重右手捻着银针,丹田一股赤红色的气流就顺着陈重身体向上流入,直接灌入陈重右臂之上。这团赤红色的气流外放之后竟成了一团青绿色的火焰,青绿色火焰好像地狱冥火,就这么附着在银针上。

    “五针申脉为鬼路,火针三下七锃锃,鬼路焱针!”火针祭出,陈重只希望这鬼路针法便可以将冥冥中的桃枝魂魄召回。

    过了一会儿,令陈重惊喜的一幕出现了,一团团雾气开始在陈重面前汇聚,慢慢凝结。最终成了一个人形。

    “成,成功了?”看着面前的魂魄,陈重意外道,不过仔细一看,这魂魄貌似并非是桃枝的魂魄。

    “额,这。这竟然是李师傅的魂魄,这是怎么回事,师傅,你的魂魄怎么出现在这里了?”陈重看着面前李津成的魂魄,问道。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