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938章 肖玉柔的病情
    莫老头捋了捋胡子,脸上挂着老狐狸常有的微笑,眯着眼睛道:“这事儿现在要捂严实点,不管其他家族怎么试探,我们自是以不变应万变,等到他们实在忍耐不住,一头撞上来,咱们就打他个头破血流!”

    “你这老狐狸!”陈重笑着说了一句,也不知是赞还是贬。

    “嘿,别笑,你也是只小狐狸崽子。”莫老头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茶。

    过了一会儿他又叹了一口气,道:“肖家那小丫头据说快不行了,那肖家家主肖海快急疯了,现在在广寻名医,放话出只要能治好他女儿的病,满足他肖海能力范围内的任何要求。”

    “肖雨雯么?”陈重心中一动,想起那个浑身冰冷,柔弱美丽的女孩儿。

    “恩,就是那丫头。”莫老头点了点头,又道:“上次你们也算是见过了,作为医师,你对她身上古怪的病状了解多少,又有多少把握?”

    “她身上的寒气有些特殊……”不过想起玉棒老头,陈重又肯定地道:“不过我应该能医治好她。”

    也在此时,陈重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陈重将手机拿了出来,看到显示一个陌生的号码,点开。

    “是陈重先生么?”传来的是一个婉转的女声,隐隐有些莫名的熟悉。

    陈重问道:“你是?”

    “我是肖雨柔,你这么快就把本姑娘忘了?”电话中传来一阵骄横的语气,陈重摸了摸鼻子,没错,就是肖雨柔那女人。

    “可是有什么事情?”他问道。

    电话那一头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低落:“我妹妹快不行了,我听说你的医术非常高明,能来帮帮我吗?”

    “不管成不成功,我肖雨柔都对你感激不尽。”

    陈重道了声好:“就冲你这句话,这个忙我帮定了。”

    他挂了电话,站起身,对着莫老头微微一笑:“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莫老头眉毛一挑:“怎么说?”

    “以现在的局势来看,一场龙争虎斗在所难免,其中林家廖家已经是敌对,我现在去医治肖雨雯,就可以把肖家拉在同一战线,对龙脉的争夺无疑有极大的帮助。”陈重道。

    莫老头点了点头,有些感慨道:“你小子倒是有心了。”

    “比如为我莫家着想,真是弄得我这老头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你说要不要考虑把我徒弟或者是莫欣嫁一个给你,把你彻底绑上咱莫家的船呢?”说道这里,莫老头脸上已经满是玩味的表情。

    老不正经!

    陈重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突然正色道:“他人对我好,我自然就对他人好。”

    莫老头微笑地点了点头,对陈重这个人他是越看越顺眼了。

    其实陈重心里是这么想的,一个哪儿够,不如就两个一起嫁给我吧,嘿嘿!

    ……

    “兄弟,这肖雨雯的病你有把握吗?”去往肖家的路上,大金牙问道。

    陈重撇了他一眼,道:“一起这么久了,你怎么还不清楚我的能耐,有什么绝症死症,在我面前也不都是手到擒来,就算是个只剩一口气的死人,只要没死透,我都能给你救回来!”

    “嘿嘿,我这不是不放心么,毕竟肖家那丫头,据说请了许多神医都无能为力,甚至都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病症,有些玄乎。”大金牙尴尬地笑了笑。

    “放心。”陈重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二人一路到了肖家门口,远远的陈重就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

    是肖雨柔,她正焦急地站在门口等待。

    “陈重,你总算来了。”一下车,陈重就迎来一阵香风拂面,肖雨柔急急地拉起他的手,就要往里走。

    今天的肖雨柔穿着一身绿色裙装,腰上轻轻一束,显出美好的身材曲线,而她柔软的小手又拉着自己,陈重只感觉一阵口干舌燥。

    而在焦急中,肖雨柔却是丝毫没在意这些,脚步越走越快。

    “你慢点,不用急的。”陈重道。

    肖雨柔回头横了他一眼:“不是你妹妹你当然不急了,多一秒雨雯就要多受一秒折磨,我真是半秒都等不了了。”

    看到肖雨柔如此焦急的样子,陈重也不忍心打断她。

    大金牙紧紧跟在后面,看着正在纠缠的两人,摇了摇头,心中感慨道:“这小子真是到处都有艳福。”

    走进肖家内院,陈重无暇参观其中的景色,他感觉这些大家族内部都做得挺奢华的,但就是太过庄严了,少了几分人味。

    远远瞧见一个精致的小阁楼,院中还有许多奇花异草,长势很好,一看就是有人经常打理。

    “这应该就是肖雨雯住的地方了。”陈重心道。

    果然不出所料,走进阁楼,一直顺着蜿蜒的楼梯上到二楼,进入一个布局温馨的闺房,陈重就看见那张白色大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憔悴的柔弱女孩。

    肖家家主肖海正站在一旁,另还有三两个着装各异的老头在一旁争论不休。

    “依老朽的看法,这小丫头身上明明是阴虚的脉象,体内阴气过盛彻底压过了阳气,导致血液停滞,身体机能减缓,该用换血的办法,找一至亲之人,用充满阳气的炙热鲜血渡之,方能解救。”其中一个身着白袍的老头捋着胡子道。

    “放屁!”另一个绿袍老头怒道:“阴虚这种脉象谁都看得出来,可你这换血只法有些不妥吧,人家姑娘本来就已经虚弱到如此程度,再割脉放血,还没等你把血换过去恐怕就已经不行了。依我看还是要我门的金针渡穴,先激发她体内剩余的阳气与生机,然后再外下猛药祛除寒气,内外结合,方能彻底解决此症。”另一个绿袍老头道

    “呸,激发生机的办法亏你说得出来,这对重症的病人来说,与透支剩余性命又有何异,就算病好了岂不还是会大大折寿,我看你们两个的办法都不妥。”最后一个灰袍老头吹胡子瞪眼。

    “那你就有办法了!”这话一出马上灰袍老头就遭到了另外两个老头的怒视。

    三个老头在一边争论不休,颇有气势,连肖海都只能面带尴尬的站在一旁。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