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957章 憋屈的林德洪
    “受死吧,小子!!”林德鸿脸色潮红,带着属于出窍后期的绝顶气势,一掌拍来。

    他的手掌隐隐胀大几分,纹路清晰可见,同时其上面缠绕的黑气也是更加深了,似乎修为的提升,对他的毒功也有一定的提升了。

    陈重眯着眼睛,将体内穷其内丹运用到了十分的力量,出窍后期的高手,虽然是用秘法强行提升上去的,但也不得不谨慎一点,不然就不靠毒,光凭普通的攻击都有可能使陈重落败。

    林德鸿此时很是威风,一身的气势搅动着周边空气,带起猎猎作响的衣袍,一拳一掌打的陈重连连后退。

    陈重硬接一掌后,胸口一股闷气差点出不来,“不行,不行,这老小子太猛了,他最强的毒功我直接免疫了,单凭普通的攻击都能把我打成这样。”

    眼看林德鸿的攻势越来越强,陈重突然眼中精光一闪,再次双手一挥空气中银光乍现,正是鬼门十三针。

    “卑鄙小子,你又用暗器!”

    林德鸿脸色突然一变,身形爆退,同时双手衣袍挥动着把所有的银光挡下。

    银针落了遍地,林德鸿脸上浮现出阴狠的笑容,“你就剩这点能耐了么?”

    陈重却是玩味般的对他努了努嘴,道:“别得意的太早,你看看你的左手。”

    林德鸿闻言,低头看向自己的左手,发现一根红色的针不知何时竟然插在了他的左手手臂上,这一阵,正是鬼门十三针的杀招。

    鬼路焱针,穿透力极强,并且隐藏在其他银针之下,对手根本无从发觉。

    林德鸿的左手微微颤抖着,鬼路焱针的力量顺着左手经脉开始产生破坏,他爆喝一声,周身气势再次爆发,鬼路焱针也从他的左手弹了出来,但同时,他的左手也软软地垂了下去。

    很显然,他的左手已经暂时被鬼路焱针废掉了。

    “卑鄙小子。”林德鸿再次骂道。

    “嘿嘿。”陈重微微一笑,“彼此彼此。”

    这一下子,更是把林德鸿气的怒火攻心。

    “陈重小子,你用鬼门十三针干嘛,我可正吃得爽快呢。”玉棒老头突然出声道。

    陈重一翻白眼,道:“我都快撑不下去,你还吃吃吃,再不动用鬼门十三针我可就被他一拳给轰下擂台了,到时候还吃个屁。”

    “你别急啊,他这种状态是无法长久的,而且刚刚的攻击力,我已经积累的大量的能量,只要他再来几下,我就可以一举释放出巨大暖流,让你的**突破一个层次。”玉棒老头道。

    “真的吗!”陈重闻言大喜。

    也在同时,林德鸿含恨的一掌已经到来。

    这一掌气势非凡,集中了林德鸿这个出窍后期高手的全部力量,陈重脸色一沉,同时爆喝一声,也运起全身力量,与之对接。

    轰!

    无形的气浪扫过全场,两人的衣袍同时扬起,周边的空气被强大的力量扭曲着,这种对拼景象,在莫老头那种分神期的战斗中曾经出现过,没想到两人力量的对冲也打到了这样的级别。

    陈重脸色一红,忍不住喷出一道鲜血来,同时身体爆退出了七八步,每一步都沉重地踏碎了地板,整个人几乎退到了擂台边缘。

    也在同时,他体内的玉棒老头突然道:“这一下,能量够了。”

    陈重还来不及多想,便赶紧体内上古巨蟒内丹突然涌出大量暖流,瞬间挤满经脉,顺时针游走了一圈大周天,而他的气势也在此时层层拔高,身体强度突破了一个层次。

    林德鸿仅仅只退后了三步,但此时的他却是在原地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突然间,他口中连连喷出鲜血,手捂着胸口,慢慢半跪了下来,连双手上的黑气都散去了。

    很明显,他这是秘法的时间到了,和他族兄的下场一样,反噬与后遗症一起来了。

    陈重感受着已经突破的身体,只感觉周身的力量又大了三四成,浑身舒爽又通泰,连原本觉得很可恨的林德鸿,此时都看得比较顺眼起来。

    他眯着眼睛慢慢走过去,俯视着林德鸿道:“怎么样,林家主,你还要打吗?”

    林德鸿慢慢抬起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变换,震惊,不解,仇恨,怨毒等情绪连连闪过,眼神中也是无尽的疲惫带着仇恨,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了一句话:

    “为什么……”

    “为什么你能无视我的毒功,为什么你一个出窍前期的小辈可以打败出窍后期的我,为什么我林家付出了这么多的心力心血最终却功败垂成,为什么?”

    林德鸿眼睛肿充满血丝,死死盯着陈重,目呲欲裂。

    陈重抱着手臂,微笑地摇了摇头:“我早说过了,林家主,作为反派你话这么多,最后一定会功败垂成的。”

    “我好恨呐!”林德鸿最后说了一句话,然后竟然眼睛一翻白,半跪的身体斜斜倒了下去。

    “喂喂,他不是死了吧,这可和我没关系,我没下死手,是他一直攻击我的!”陈重被林德鸿突然的倒下吓了一大跳,按照规定可是不准下死手的,万一这林德鸿累死了那怎么办,算谁的?

    台下马上上来了一个人,走近来先对陈重点头示意一下,虽然俯下身子,探了探林德鸿的气息与经脉,而后道:“他只是透支了身体潜力,同时力竭过度,精神也受了巨大的刺激,承受不住暂时昏迷过去,生命倒是暂时没有大碍。”

    陈重这才松了一口气,道:“这老小子可吓到我了,这输了都要想尽办法来讹我一下,果然为人卑鄙到了骨子里,为人不耻啊!”

    陈重不留余地地挖苦这林德鸿,也幸亏林德鸿此时昏迷了过去,否则他要是清醒的,非得再次被陈重气晕过去不可。

    按照流程,陈重站在擂台上再次俯视着周围场上的人,大声道:“林家可还有人不服,如果没有,那这次龙脉争夺大会最后的胜出者,可就归莫家所有了。”

    这一次,林家的人都低下了头,一时之间没人应声。

    而廖家与程家的脸色也很难看,可想而知,林家输了,他们也不会好过到哪儿去。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