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973章 他是神医
    每一个赌场,都有着各式各样的监控手段,以防有人作弊或者是故意破坏,又或者是同行拆台。

    在羊城,自然是没有人敢拆王家支持的赌场的台子,赌场的监控手段,也大多是采用高清摄像头,以及一些人力的暗哨,此时,一个特制的微型摄像头在天花板之上,悄然对准了陈重。

    “主管,你说,这个好色的小子就是传说中的鬼医?”赌场二楼,有一个年轻人坐在监控镜头显示上,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而在他旁边,则站着一个更为年长一些,气质却更为干练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确定,“我也不能完全确定他到底是不是鬼医陈重,但监控里的这个年轻人,是真的和中州的那个鬼医,样貌十分相似,如果不是家主有令,要全力搜寻所有的名医,我也不会在前夜查阅当世名医的资料,这才注意到鬼医此人。”

    “就是那个给国家领导人治过病的御医,而且一身修为高深莫测,行踪无定,号称能活死人肉白骨的鬼医?”年轻人显然有些吃惊,他没有看过鬼医的资料,也没见过陈重本人的照片,只是隐隐有耳闻而已,在他印象里,一般医术高明的人,不都是已经年过半百白发苍苍的老头,再不济也应该是个比较成熟的中年人吧,怎么会是监控里看到的这个,举止轻佻,目光轻浮色咪咪的青年?

    就这点年纪,医术恐怕都没看完几本吧?

    他得出了和当初在吴城治病的医生同样的结论。

    中年主管笑了一声,语气中颇有一些感慨道:“我初看资料时,也是心中震惊,和你一样不信,可是,经过了解之后,发现事实的确如此,的确是有人以弱冠之年,达到了有些人终身达不到的成就。”

    他顿了顿,然后道:“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不是如假包换的鬼医本人,如果是真的,那我家大小姐就有救了。”

    “这还不简单。”年轻人话语有些轻佻的道:“直接把这人抓到我王家,一试不就知道了?”

    中年主管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道:“不行,据资料里记载,鬼医本人的修为也是深不可测,再说咱们是求他治病的,万一他真的是鬼医本人,惹怒了对方,岂不是反而给我王家招惹上一个大麻烦,王桦,你也老大不小了,跟我干了这么长时间想事情不能再这么片面啊。”

    那叫王桦那年轻人脸上微微尴尬,一开始他的确没想这么多,此时被自家叔叔一说,顿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又有点逞强道:“这还不简单,他不是鬼医么,既然是鬼医就有生死人肉白骨之能,我现在就打断一条腿,下楼去,他若是能治好自然就是货真价实的鬼医了,叔叔,你看我这办法怎么样?”

    “打断你一条腿?”主管听了第一反应是反问道。

    “咳咳。”王桦干咳了两句,他自然没有那么惨烈也没那么有魄力,他喊来一个站门的保镖,道:“我给你十万块,打断你一条腿,你可愿意?”

    保镖一听这话,顿时脸上一白,但是又不敢拒绝,一时间有些僵直在了原地。

    王桦一看,就知道这保镖会错了意,也在心里暗暗嘀咕着,这赌场内的保镖忠心程度真是不够。

    他道:“我的意思是,我现在打断你一条腿,马上下去找一个人医治,若是没找到那个人,我也会把你送到顶级的医院去治好,保证不留任何后患,只是这其中的痛苦你得受着,你可愿意?”

    保镖听了这话,才松了一口气,不过断腿之痛也着实有点吓人,过了两秒后,他才一咬牙:“经理,来吧。”

    王桦点了点头,同时身上也爆发出一股劲力,伸指一点,就轻轻落在保镖的小腿上,只听得保镖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脸上憋得通红,额头上豆大的冷汗不停地往下流。

    这一下子,就直接把保镖的小腿打断了。

    “快,送下去,找那个鬼医试试。”王桦道。

    同时他和主管也紧跟其后,要亲身下去看看陈重。

    此时的一楼内场,大金牙已经凭借着高超的眼里和多年的经验赌石赢了不菲的价值,而周围的美女意识到陈重和大金牙是一起来的,也有意无意的凑了过来。

    各种类型的都有,陈重一时有些目不暇接,正当他饱着眼福,这时一个声音却朝他这边喊了过来:“麻烦让一下,让一下。”

    人群本来就很稀散,有两个人刻意一让,陈重就看到有两个人抬着一个黑衣的保镖急匆匆地外走。

    不知是不是错觉,陈重总觉得这两人走的方向,不是完全指向大门,而是有些偏向于自己的这个位置。

    “他的腿因工伤断了,不知在场有没有精通医术的高手愿意出售医治,本赌场愿意给出丰厚报酬。”这时,跟在后面的王桦适时地喊了一句。

    陈重也依言看去,果然,他眼睛一扫就知道那保镖的小腿腿骨完全断了,就算送到最顶级的意愿,最少也要两三个月才能下床,只是这个断裂的形状有点古怪,不像是意外,反而是像故意打伤的。

    陈重正思忖着,两个保镖已经快把那一个断腿的保镖抬到门口处,而跟在后面的王桦与主管心中也开始疑惑起来,难道真的只是长得相似而已。

    这时,陈重才慢慢悠悠叹了一口气,道:“抬过来我看看吧。”

    王家二人疑惑的表情一凝,随即转为大喜,两个保镖也是立刻依言给陈重抬了过来。

    那断腿的保镖倒是个硬汉,到现在虽然因为疼痛额头不停地冒冷汗,却也没吭一声,陈重看着点了点头,然后慢慢俯下身子,伸出手摸到他断裂的腿骨处。

    “别动。”陈重出声道。

    然后调用起体内的暖流,涌进保镖的身体,修复着他断裂的腿骨。

    保镖只觉得自己小腿处一阵暖洋洋的,然后就是一阵难忍的麻痒传来,再过一会儿,又没有感觉了。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