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980章 谁是主人
    接下来,陈重的经历就很古怪了,甚至有些部分,连他自己觉得说出来都有些羞耻。

    这个女王,自己坐在床榻前,然后让陈重半跪在地上,一直与他用生硬的汉语交流着。

    而大致的内容就是:

    “陈重,你,是我的奴隶,我是,你的主人。”

    只要陈重点头,她就会丢下一块肉干给陈重吃,就跟喂宠物一样。

    然后又会时不时地伸出手捏捏陈重的小白脸,还一边拿着自己的手背对比,发现陈重的皮肤远远比自己的细腻白皙,对比起来自己在荒漠中粗糙的皮肤实在是太难看了,这个女人在激动之时又会冒出叽里呱啦的一阵鸟语。

    最终陈重终于忍不住了,爆发出修为挣脱了绳子,女王这才从莫名的情绪里冷静下来,愣愣看着陈重,叽里呱啦说了一通,意识到陈重不懂此地语言后,才转换成生硬的汉语,指着陈重吃惊的道:“尼,尼……是修者?”

    修者?

    大概就是他们对修行者的称呼吧。

    陈重懒得顾忌那么多了,直接爆发出强烈的修为气势,直起身子的他比女王还要高出一个头,微微俯视着她道:“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直接臣服我,二是被我修理一番然后臣服我。”

    女王明显听懂了他的意思,并且感受到他身上强烈的气势还有些恼羞成怒,身上也爆发出一股奇异的力量,不同于修行者,而且有些偏向于灵魂的压迫感,陈重细细感应,这股力量大概有个元婴期左右的强度,对这种荒芜之地已经是难得的高手了,难怪能当上女王,不过对于他来说,这种强度还远远不够看。

    女王厉喝一声,眼瞳中浮现出一圈诡异的绿色花纹,然后陈重就感觉到一股锋锐的精神力量直冲自己的大脑。

    “跟我玩精神力?”陈重简直是隐隐想笑,自从拥有了白泽内丹之后,他的精神力一直是领先身体修为的,此时竟然碰到一个主动要用精神力攻击他的敌人。

    他冷哼一声,若说对方的精神力是一根针的话,他的精神力就直接凝结成一块坚硬的钢铁墙壁,针撞到钢铁墙壁之后直接就折断了尖头锋锐。

    现实里女王闷哼一声,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同时嘴中也慢慢溢出一丝鲜血,她震惊地看着陈重,脸上慢慢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她开始意识到自己可能不是陈重的对手,身躯慢慢往后退着,张口欲要呼救,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陈重的身体直接化作一道残影,伸出一只有力的胳膊扼住女王的咽喉,慢慢用力,看着对方因为窒息而涨红的脸色,淡淡道:“臣服,或者死。”

    女王的脸色慢慢从红色涨成了青紫,却是十分倔强地没吭一声,陈重倒是有些吃惊,能当上一个部落的女王,果然是有点骨气的,到最后的眼睛都开始翻白,脸色露出极度哀求的神色,眼眶中有泪光闪烁着。

    陈重这才恍然,对啊,他把人家脖子掐着,怎么说话?

    “咳咳。”陈重脸上露出微微尴尬的神色,放开手,任由女王捂着脖子软软地倒了下去。

    女王趴在地上干咳了两声,才抬起头有些惧怕地看着陈重,用生硬的汉语说道:“我,愿意臣服。”

    她口里这么说,眼中却是露出一丝别样的情绪,想着暂时哄骗一下这个男人,等到自己出去再呼唤侍卫一拥而上,杀了他。

    陈重确实早已经有些看穿了她的心思,淡淡笑了一下,道:“这可是你说的。”

    陈重伸出手,轻轻对着女王的额头一弹指,一个莲花形状的精神烙印就直接往女王的眉心中印去,女王面露惊惧之色,下意识的就要躲闪,可陈重怎么会任由他躲闪,直接周身放出强烈的气势压迫得她动弹不得,等到那莲花烙印直直落在女王眉心,最后融入她的身体,才放开限制。

    女王起初是感觉脑海一阵刺痛,虽然心底又浮现出一丝奇异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所思所想,甚至于生死都掌握在眼前这个男人的手上,这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感觉,却又那么真实。

    大荒漠上有修为的人大多是专修的精神力,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这是某种奴役别人的术法。

    女王再也没了反抗地心思,顷刻间就变换了数次脸色,最终面带死灰地低头向陈重表示了完全的顺从。

    陈重点了点头,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女王,像之前女王调戏他一样慢慢伸出一根手指,抬起女王的下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王不敢不答,柔弱地用生硬的汉语答道:“温依娜。”

    陈重用手指磨蹭了一下女王光滑的脸蛋,又问道:“你这部落之中,可有还魂草?”

    女王的身子一颤,目光中露出些许震惊之色,她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还魂草而来,随即又细微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部落没有这种东西。

    陈重又问道:“既然你知道还魂草,那你就绝对知道还魂草具体在哪个地方,对吧?”

    温依娜望着陈重,点了点头。

    “还魂草在哪里?”果然有线索了,陈重心中一喜,然后又追问道。

    温依娜面露迟疑之色,一时之间没有开口。

    陈重冷哼了一声,道:“不想死的话就说出还魂草的下落。”

    说着,他还催动起那精神力构造的烙印,温依娜顿时感觉脑中一阵阵刺痛,头疼欲裂,不看疼痛地叫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陈重才松开精神力烙印,温依娜此时已经被疼痛折磨得出了一身冷汗,面带畏惧如受伤的小兽般看着陈重。

    她略带沙哑的开口道:“还魂草,只,只有荒漠里最大的部落,才拥有,我可以,可以带你过去,但你在拿到之后一定要,要放我自由。”

    “你还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陈重又冷哼一声,吓得温依娜抱头,以为他又要催动那令人痛苦的精神烙印。

    看见她这种反应,陈重才点了点头,而后淡淡道:“只要你给我好好办事,事后我一定会放了你的,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放了我的朋友吧。”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