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1000章 招牌
    “啥,招牌?”大金牙一时之间有些不能理解陈重的脑回路了。

    “咱们既然在这里开医馆,自然就要有个招牌嘛,就跟别人的广告牌一样,这样才能有人来,也才能吸引萧家的注意力。”陈重道。

    “连招牌都想好了?”

    “恩。”陈重点了点头,然后道:

    “做生意好歹也要有个招牌,咱们行医的也要有个名声,大哥,你就这样写,

    圣手医死人,灵药肉白骨。横批再写个,鬼医在世!”

    不得不说这招牌口气大到没了谱了,不过大金牙却并没有太多讶色,他知道陈重是有这个本事的。

    ……

    ……

    很快,这个羊城城西传开一个消息,位处箫陈两家地界势力范围内的商业街,出了一个奇葩。

    在这繁华地带,开衣店的有,开游乐场所的有,赌场马场也不有许多,这唯独在这种地方开医馆的,还是头一次听说,打的招牌还特别嚣张。

    “圣手医死人,灵药肉白骨,你是说,这陈重离开了我王家,去城西萧家的地界开了间医馆?”王永长语气中还有点不置信,在他看来,以陈重的修为,何必用这种委婉曲折的办法,直接冲进萧家,那等小家族恐怕也没什么反抗之力,哪敢不将藏宝图双手奉上。

    在他面前的大长老确实笑着摇了摇头,道:“家主你又忘了,现在羊城十二家族已经组成了利益同盟,如果陈重用强硬手段,就算能折服萧家,难免不会被人认为是对羊城其他家族的挑衅,甚至他之前在我王家驻留过,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要是被认为是我王家的人,岂不是就更难办了。”

    王永长拍了拍额,“对对,还是长老想的周到,我差点忘了还有这一层,这样看来这鬼医也不是个简单人物啊,我倒真希望他是我王家的人……”

    ……

    “一个不知来历的人开了间医馆?”其他家族之中,也有人接到了类似的消息,不过很快就将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忽略了过去。

    “大概是有钱烧的,眼前大事在即,其他的无关紧要的事情都不要管,免得平生枝节。”

    只有距离陈重位置最近的萧家,对这事稍微提起了点心思。

    “鬼医?”箫家家主箫远看着这则消息,心中有些莫名,他也不是个没见识的人,在当世,能被称为鬼医的,恐怕就只有在中州曾为国家领导人治过兵的神秘御医了,可是这种人物,怎么会来到西域,看模样还特别的张扬。

    这一出商业街是箫家与陈家两家共同的产业,其中除了自己本家比较吸金的赌场之外,还有一些则是一些逐利的商人,购买下来门面依靠此地的繁华做一些生意。

    到底会是什么人?

    箫远心中有着疑惑,却又皱着眉头想起另外一件事情。

    关于共享灵气山一事,他本来是选择观望态度,毕竟像萧家这样的小家族,在羊城着实不少,敢参与到这些大家族的争斗之中,稍有不慎就是永无翻身,更别谈什么利益分割了。

    可是前几日王家突然来人,那态度十分强硬,又似乎有什么特别的企图,就顿时让他有如打草惊蛇般迅速抱团加入了家族同盟。

    在羊城这个地界,王家就像一个庞然大物压得所有家族喘不过气来,只要这个庞然大物稍有举动,哪怕是轻轻碾过的脚步,都能踏死不少如蝼蚁般的小家族。

    萧家虽然不至于那么脆弱,但对于王家来说,也不过是多费些力气而已。

    王家或许是想先慢慢剔除持观望态度的小家族,然后集中力量对付要求共享灵气山的主要家族同盟们,可是他不知道这样只会主动逼其他小家族自动加入同盟么。

    箫远丝毫没想到,这一切只是他想的太多而已,王家想要的仅仅只是一块藏宝图碎片而已。

    ……

    而此时在城西,大金牙坐在桌前百般无聊地看着门外川流的行人,这个店里的所有东西在半小时前就已经被那胖子搬完了,留下的一张桌子还是属于义务赠送。

    “兄弟,这没人来啊。”大金牙抱怨道,他此时的心底有些痒痒,旁边是一家古玩店,而地下赌场也就在此地的不远处,据说还有赌马这种项目,他可好久没玩过了。

    此时的陈重手中拿着一块血玉,正聚精会神地用一根银针雕琢,同时用真元力做辅,丝丝透入血玉里面,期望将这东西雕刻成型,并且镶嵌入阵法,像这类珍稀的好玉,用于雕刻阵法储存灵气是最好不过的材料,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他一边雕刻着,一边安慰道:“大哥,何必着急呢,俗话说愿者上钩,咱们这招牌已经打出去了,迟早是有人来的。”

    “迟早,那得什么时候啊……”

    正当大金牙抱怨着,他眼前突然多了一道黑影,抬头便见是一个年纪大概有六七十,身着黑衣的老头走了进来。

    “老头,看病啊?”大金牙见终于来了个人,便问道。

    谁知那老头也不理会他,直接就走了进来,背着手环顾空荡荡的店内,然后道:

    “圣手医死人,灵药肉白骨,好大的口气啊!”

    “这店里空空荡荡的,连一株草药都没有,也敢号称灵药肉白骨?”

    这是来踢馆的?

    陈重眉毛一挑,将手中的雕刻停了下来,转头看去,却见眼前这个老人身着黑色唐装,虽然面容苍老,短须白发,身上却有一股特别气质。

    “来看病的?”陈重又问了一句。

    谁知那老头看向陈重,却是摇了摇头,然后说出一句令人吃惊的话语。

    “不,我是来收租的。”

    “啥?”大金牙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了,“这个店门已经被我们彻底买下来了,还哪来的租金可言,你这老头不会是来捣乱的吧,没事就快走,别在爷面前晃悠,弄得心烦。”

    大金牙确实是有些心烦,好不容易来了个人,居然还是这种古怪的老头。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