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_第1007章 治愈
    如果刚才是剧烈的疼痛,那么当这股完全无法承受的疼痛感消失的时候,黑衣保镖的呼吸几乎为之一滞,随后就是大口的喘息,只是这一大会儿,他的身体内外已经被冷汗湿透,意志力也早已透支,他不敢想象,如果再继续下去自己会不会被活活痛死。

    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股热热的暖流,像是一下子从地狱升到了天堂,从左手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仿佛浸泡在温泉之中,从地狱到天堂的落差让他一下子经受不住,不忍哼出声来。

    这种感觉仿佛婴儿时期那种远古到几乎每个人都早已遗忘的记忆,身体正在一点点的长成。

    不得不说他此时的感觉是对的,陈重将黑衣保镖的手完全打碎后,就开始用巨蟒内丹的力量重塑起来,在他的控制下,黑衣保镖的左手内里开始慢慢发生着变化,重新长成的骨头与经脉都比之前都都更有活力与潜力,也更加地强壮有力。

    等黑衣保镖感觉到那股暖流彻底消失之后,这时大金牙也同时放开了束缚,全身早已汗透脱力的黑衣保镖禁不住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样,小子现在该知道到底要不要人按住了吧。”大金牙嘿嘿一笑,刚才他可看见黑衣保镖的眼神,此时忍不住过了过嘴瘾,不过他也伸出一只手将黑衣保镖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我的左手。”刚一站起来,黑衣保镖就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左手与往常的不同之处,这种感觉尤其真实,却又有点虚幻,他害怕这只不过是一时的错觉,却对上了陈重那双认可的眼睛。

    “试试吧。”陈重点了点头。

    黑衣保镖稍微用劲力捏了一下左手,传来的是一阵筋骨响透的声音,一股股强大的力量感传入脑海,他忍不住施展出短距离的寸劲。

    空气中瞬间传来一阵强烈气爆声,黑衣保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这双左手,眼中的目光慢慢的变为震惊,这感觉,实在是太强大了,比自己没受伤之前的手还要强大不少,他再次看向陈重的目光已经有了一丝丝崇拜。

    对他来说,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只手那么简单来了,而且他的武道生涯又可以重新开始,甚至这辈子有机会的话,或许能再攀登到更高的层次看看那儿的风景。

    黑衣保镖心情激荡,在原地对着陈重行了一礼,“此等大恩大德,实在无以为报。”

    陈重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把目光投向田易:“也不用说无以为报,你老板这不是就要付钱了么。”

    “这,就好了?”田易之前不是没给自己的保镖看过手,他也知道自己的保镖以前其实是一个高手,只不过因为手臂受了无法挽回的伤势才能被自己雇用到,只不过以现代的科技与药物水平只能将这只手恢复到正常生活的水平,再往前进一步都不可能了,没想到这年轻人短短几分钟内就解决了这个当时医学都无法解决的大难题。

    黑衣保镖对着田易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的确是已经完全痊愈了,田易脸上终于再一次动容,有些郑重地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对着陈重道:“我叫田易,不知道神医尊姓大名。”

    他终于不再以世俗的眼光去看陈重,也相信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确实有着超凡的医术。

    “我姓陈名重,说不定你听说过我的名字。”陈重微微颌首。

    “陈重?”田易只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自己在哪儿听过,而下一秒,他脸上的肥肉突然一颤,抬起眼睛盯着陈重,“你,你难道就是那个曾经给领导人治过病,背景神秘,号称死人都能救回来鬼医陈重?!!”

    陈重已经见惯了在这些人震惊的目光,只是微微一笑道:“我有说过不是吗?”

    “怪不得,那门口的招牌其实已经道出了来历,只是我自己太蠢,有眼不识泰山,竟然能在这里见到阁下,实在是太荣幸了。”田易激动得浑身肥肉乱颤,他可知道眼前的人身份有多么尊崇,这已经不是有钱可以触摸到的阶层了。

    “好了好了,你也别太激动了,不管神医鬼医,其实也就那样,咱们还是有病看病,有钱给钱。”陈重有些无语道。

    “是是是,这是一张储蓄一亿的金卡,请您一并收下。”对于突然变得如此客气的人,陈重并不意外,在这个世界上很多时候是靠实力与地位说话的。

    “好了,既然你保镖的病也看好了,那么也该来看看你的毛病了。”陈重收下金卡,对着田易道。

    田易堆着笑脸,往前挪动着肥硕的身躯,“陈先生,不看我这,可该怎么治啊。”

    “这个好办,给我扎一针就能大概恢复你年轻时的精力了。”陈重毫不在意地说道,关于这类的病症他已经治的太多太多了,根本都不放在眼里。

    没想到田易听到这话,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喜色,反而满脸的苦色,一时之间又在那里闷不吭声。

    陈重有些疑惑:“怎么,你不满意?”

    “不不,我主要是……”田易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只是双手在身前推搪着,却又不说个所以然出来,搞得陈重都有些不耐了。

    “你有什么毛病尽管说,我鬼医在这儿,还能治不好你不成。”陈重故意作出一副愠怒的样子,毕竟眼前这人的态度,就是对自己医术的质疑嘛,不怕夸口说,不管是什么疑难杂症,就算是那种只剩一口气就要升天的死人,他都拉回来过。

    “那我可说了啊。”田易终于犹犹豫豫地准备开口,但是又左右望了望,然后对着陈重招了招手道:“陈先生,这事你且附耳过来,不方便大声说。”

    陈重依言把耳朵靠过去,然后就听见一丝弱如蚊音的声音:“不瞒你说,恢复年轻时候的精力,可能,可能……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