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奇臭无比
    “就算是有,我这里也有破解的办法。”玉棒老头自信的道。

    “什么办法?”陈重闻言心中一喜,他还有些头疼要是自家大哥被这女人迷了个神魂颠倒可怎么办,这一转眼就有克制的办法了。

    “蜃兽一生都在制造虚幻,而它最怕的,却也恰恰是那些最真实的东西,你只需要拿出一件足够真实的东西,就能将它所有的虚妄破去。”玉棒老头沉吟了一下,然后道。

    陈重愣了一下,然后不解的道:“足够真实的东西,指的是什么,我眼前的这一切还不足够真实么?”

    “不。”莞尔间陈重似乎还看到屈居于自己体内的玉棒老头摇了摇头。

    “真实的东西,大多都具有非常的独特性,甚至于唯一性,比如一颗矢志不渝的真心,无论有多少虚幻魔障,都无法阻挡,又譬如……”

    “得!”不等玉棒老头说完,陈重就已经打断了他,极其无语地道:“老师,难道你要我现场给这女人掏出一颗真心出来,这太过分了吧,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心是什么……”

    “当然不是,你小子一肚子坏水,哪来的真心可言。”玉棒老头还不忘顺便损了陈重一句。

    “咳,好了,言归正传,你小子虽然不具备那些足够真实性的东西,却有一双看破虚妄的眼睛,相信你自己也应该有些感受到了,你的眼睛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发生了蜕变,不单单只是透视那么简单,而是具备了更多神异功能,你只需……”

    结束了与玉棒老土非常漫长的交流,陈重终于是弄明白眼前这种奇怪的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在场的男人,无论修为高地,都或多或少受到了这女人的魅惑,而与陈重站的最近的大金牙受到的冲击最大,此时已经要把持不住了,看那副要流口水的猪哥样,陈重就忍不住摇了摇头。

    虽然心念之中的交流非常漫长,然而放在现实之中,只不过是一瞬而已,若彤看到陈重呆了一下,随后看向自己的眼睛闪过一丝冷冽的目光,让她心中下意识闪过不好的预感。

    “没想到你这女人的手段还真不少,要不是我本身特殊,还差点中了你的招。”陈重慢慢的说道,随后摇了摇头,一副完全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的表情: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随后,他眼眶之中的清凉气息流转了起来,在若彤有意的注视之下,似乎看见陈重的眼中更多了一个虚幻的瞳影。

    “这是,重瞳?!!”若彤仿佛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掩着嘴退后两步,心中的震惊难以平复。

    看破虚妄,这种感觉相当奇妙。

    陈重之前一直是用自己蜕变过后的透视眼来穿透石头,一直还没想到自己的眼睛还有这样的功能,仿佛眼前原本蒙着的一层纱,被轻轻掀开。

    整个世界变得豁然开朗,在陈重的眼中,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颜色与气息,在此瞬间定格,而若彤这个女人,身上笼罩的颜色与气息却是一片朦胧的灰色,这灰色的气息,在他目光的照射下,如同遇到了阳光的冰雪,正在飞速消融着。

    “啊,怎么回事?!”若彤突然感觉到身上有一阵灼热的感觉,随后,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弥漫开来。

    “好臭!”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这么臭?”原本被迷惑了的人们突然间清醒了过来,纷纷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寻找着恶臭之源。

    “我曹,臭死我了,臭死劳资了,这是什么玩意。”大金牙的口水已经快流到了下巴,突然之间摆了摆头,有些犯恶心地咳嗽了一声,也清醒了过来。

    此时的陈重,也是捏着鼻子,但是脸色明显有些古怪地讽刺道:“臭么,我看刚才某些人闻着还觉得特别香呢,那享受的样子,啧啧……”

    大金牙有些恍然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奇怪,刚才自己为什么会对那女人产生了那样的感觉,实在想不通。

    在场的男人反应多多少少都有如大金牙这样的反应,而此时,脸色最难看的是站在中心位置的若彤。

    她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自身,不知道为什么本来特别有效的香水,突然会变得恶臭无比,最令人难堪的是,这股子恶臭难消的气味,是从她身上发出来的,在场的人们发现后,不再欣赏她的美貌与身材,而是纷纷用厌恶的眼光看着她。

    “这女人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臭了,什么情况……”

    “我看也不是特别美嘛,而且这实在是太丑了!”

    旁人的话语不断地钻入若彤的耳朵,令她的身躯气的一阵阵的发抖。

    “是你搞的鬼!!”若彤对着陈重怒目而视。

    “咦,不是某些人之前就在暗中搞鬼,把那种恶心玩意的内丹擦在自己身上,还对自己引以为豪,现在却又说我搞鬼。”陈重故意大惊小怪地道,暗暗指出了她身上香料的来历。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果然,若彤听闻此话,又蹬蹬退后了两步,面露不可置信之色。

    “你这点小把戏还在我面前班门弄斧,我可是鬼医好么,还有你这味儿实在是太污染环境了,能不能回去洗洗,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陈重接着讽刺道,直接是气的这女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不敢在和陈重对峙了,到最后直接转身灰溜溜地跑掉了。

    身为女人怎么能容忍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丑,她估计想死的心也有了。

    “唉,兄弟,你这就不怜香惜玉了,好歹也是一个难得的小美人儿啊。”大金牙有些感慨的道。

    陈重故意做出一副惧怕的样子,捏着鼻子狭促道:“这么臭的玉我可怜不起来,我看大哥你挺喜欢这一口的,不如小弟我就让给你了,哈哈……”

    “别别,我也受不了,就是不知刚才是怎么着了,脑袋仿佛迷糊了一下。”大金牙有些不解的说道,完全也搞不清楚自己刚才为什么会那样。

    陈重这才笑着将这事之中的关窍,和又大金牙讲了一遍。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