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4章 刘高卓
    陈重很是无奈,好不容易碰到一个颇为养眼的美女,对方却并不想和他交流感情,上来就是直接要拜师。

    而且面对萧家的众人,他又不得不维持着威仪的神态,但是实际上他对自身真没有什么身为高人的觉悟,毕竟一路上他都是奇遇连连外加上玉棒老头的帮助,才走到至今。

    大金牙在旁边已经憋不住笑意,他看出了陈重的为难,心道自己这兄弟没到一处必定有一堆烂桃花,这回却是碰见了这样奇葩的事情。

    “好了,你先起来,我平生素来是不收弟子的。”陈重故意沉着声板着脸道。

    他一路修行至此靠的大部分是玉棒老头的帮助和诸多其余,又身具各种异能和神兽内丹,可以说这个过程几乎是无法复制的,这让他又怎么能去教别人。

    箫青儿听到这话,不由神色一黯。

    没想到陈重又道:“不过你这番求道之心我非常欣赏,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一些修行需要的功法和灵药,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既然相逢即是有缘,就干脆送给你了。”

    陈重又丢下一个储物戒指,里面装了一些平时他基本用不上的低等灵药和灵石功法一类,人家美女这样求他,他直接拒绝也不大好。

    当然,这要是换成一个糟老头子跪在地上,陈重才懒得理他。

    箫青儿本来黯然的脸上,顿时又重新散发了光彩,看向陈重的眼神充满了崇敬和感激。

    ……

    刘家家主刘高卓这一阵子非常的春风得意,原因无他,正是因为自己终于侥幸突破到了金丹期的层次,一时之间成了几个小家族中的佼佼者,将本来和刘家制衡的几个家族统统压下,并且修为实力提升之后,一些大家族也明显对他的态度比先前要客气得多,让他陡然间有种云破天开的感觉。

    当然,最值得一提的还是萧家那小娘子,他可是垂涎已久,表面上打着给自己儿子娶亲的口号下达婚书,这实际上嘛,嘿嘿……

    入了他老刘家的门,迟早还不是他的东西,箫远以为他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实际上他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而已,想得也远远比他人要黑暗得多。

    他可不相信面对自己的重重施压,萧家能扛得住压力,最后必然是要妥协的,就算那萧家再硬气一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不过是多费一点手脚而已。

    这样想着,忽然有人来报:

    “家主,萧家家主请您前往萧家一叙。”

    “这么快就妥协了?”刘高卓喜上眉梢,整个人已经按捺不住,挥手道:“那还等什么,我们走!”

    随便带了两个侍从,刘高卓就已经急不可耐地前往萧家,以他现在的这个实力,去其他的小家族也不需要再带更多,而且料那萧家也并不敢反抗。

    值得一提的是两个家族坐落之地是还是城市之中,这种小家族还没有资格拥有属于自己的灵地,出门随行也是开着豪车,正因为没有灵地这一点,所以刘高卓突破到金丹期,在小家族中简直是堪称奇迹一般的存在。

    萧家大厅。

    “家主,刘高卓到了。”一个下人来报。

    萧家大厅内,此时之后萧家家主箫远和陈重坐着,陈重坐在高位,箫远坐在低位,箫青儿在一旁侍立。

    “让他进来吧。”箫远没想到这刘高卓的动作可真是快,不过这样也正合他的心意,于是点点头对着下人道。

    “哈哈哈哈,箫老弟何必这么客气呢。”下人还没来得及出去,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具有穿透性的大笑声,然后刘高卓就已经视若无人般地走进大厅。

    本来在门外就有下人想要阻拦,却被刘高卓用手轻轻一挥就已经打出几米之外。

    箫远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舒展开来,伸了伸手对刘高卓示意道:“请坐。”

    刘高卓也不讲什么客气,直接就坐了下来,同时眼睛扫量着厅内,在经过箫青儿的时候,眼中透出贪婪的神色,想到这小美人过一会儿就会是自己的,一时间也就按捺住了。

    至于一直坐在高位的陈重,反而被他无视了,一个相貌和气势皆是平平的人,看年纪也才二十出头,想来是萧家哪个没曾见过的嫡系吧。

    “那件事,箫老弟考虑得怎么样了?”刘高卓清了清嗓子,道貌岸然的道。

    “哦,那件事啊,我已经有了决断,所以这次请刘家主过来,正是要通知你。”箫远的眉毛一挑,随即应道。

    “哦?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刘高卓喜上眉梢,一双色咪咪的眼睛更是放肆地在箫青儿身上扫来扫去。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箫远确实出人意料地摇了摇头。

    “那你是什么意思?”听得对方的口风似乎有些不对,刘高卓色厉起来,难道这萧家真的有胆子敢反抗他不成?

    “我的意思是,这门亲事,我并不同意,叫刘家主过来,完全是为了支会你一声,通知而已。”箫远语气平淡,仿佛完全无视了刘高卓难看的脸色。

    “你!”刘高卓怒了,他没想到箫远区区一个筑基期的人物也敢反抗自己,直接冷哼一声,身上的气息变得愈加深沉起来。

    “这么说,是没得商量了?”

    说话的同时,刘高卓同时全力放出自己的气势,压迫着大厅之中的所有人。

    箫远被他突然爆发的气势压迫得呼吸一滞,随后面色变得古怪起来,修行人中,一般主动放出气势除了彰显实力外,就是对对方的挑衅,他刘高卓一个区区金丹期的人,在陈重面前敢这样放肆挑衅,这简直……

    果然,陈重慢慢地抬起眼皮,瞥了刘高卓一眼,淡淡的道:“刘高卓是吧?”

    “恩?你小子又是哪根葱,我在和你家主说话,小辈不要插嘴!”刘高卓还以为陈重是萧家某个嫡系小辈,直接又是冷酷地哼了一声,整个人十分地霸道。

    箫远脸上的神色更加精彩了,这,这不是作死吗?

    箫青儿有些厌恶的看了刘高卓一眼,她一点都不喜欢眼前这个面目丑恶,态度又嚣张跋扈的刘家家主,也就是他要强逼自己嫁过去,着实令人讨厌。

    “我是哪根葱?”陈重听到这句话,突然笑了,整个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上如渊海般无穷无尽的气势爆发出来,冷冽的目光如同一道利剑刺入了刘高卓的心中。

    在陈重如天地之威的气势面前,刘高卓的气势就犹如一层薄薄的鸡蛋壳,只是一触,就全面溃散,同时刘高卓本人也受到了巨大强烈地冲击,他面色一白嘴角突然溢出鲜血,捂着胸口,整个人不能自抑制地退后两步,在这一瞬间的交锋之中,陈重只用气势就能让他如遭重挫。

    刘高卓面带着震惊之色,看着陈重道:“你,你到底是谁?”

    这种气势,绝不可能是金丹期修士能拥有的,最少得是元婴期,可是,据他所知,羊城似乎并没有哪位元婴期的真人这般年轻啊,箫远到底又是抱上了哪条大腿?

    “我是谁你不配知道,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萧家的事情,我管了,从今往后要是再敢对萧家有任何不利,那可就休怪我无情!”陈重冷哼一声,气势再次压迫而下。

    刘高卓被强烈的气势压迫的几乎不能自持,他只感觉自己原本在小家族之中引以为傲的修为,在此人面前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对方只是冷哼一声,便让他感觉如遭雷击,整个识海摇摇欲坠,脸色痛苦不已。

    “是是是,这位前辈,从今往后我保证再也不与萧家为敌,之前的事情也是我不对,是我仗势欺人,是我鬼迷心窍,是我精虫上脑,全都是我的错,求求您就把我当一个屁放了吧!”刘高卓的心理防线彻底被陈重击退,他心知在对方的眼里杀死自己估计也就是抬抬手的事情,想到刚刚竟敢和陈重那样说话,心中又是一阵懊悔。

    这萧家,到底是什么时候抱上如此粗壮的大腿?!!

    刘高卓百思不得其解,同时也在心中下了决定,从此以后再也不敢触萧家的霉头。

    陈重看到刘高卓的态度还算诚恳,于是便点了点头道:“那这事儿就这样吧,你问问萧家主有没有什么补充的。”

    箫远一时之间有些受宠若惊,连忙推手道:“我的意思真人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不需要再补充了。”

    “既然这样,那你该干嘛干嘛去吧。”陈重不耐地挥了挥手,刘高卓顿时如蒙大赦,诚惶诚恐地拜谢后离开了。

    一件本来压得萧家喘不过气的大事,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被陈重解决了,箫远一时之间有些感慨,心中又有一些额外的触动。

    陈重看出了他的神色,若有所思的道:“此事也算给你们完满了结了,不过,归根到底来说,其实还是你家的实力太过薄弱,不要被眼前他人的力量所迷惑,想要真正地硬起来,还得靠自己才行。”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