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6章 邀请
    大金牙不屑一笑感觉眼前这个邋遢男子是在掩耳盗铃,修行人的神识比眼睛和五感还要好用,就如同全方位的雷达一样,就算是一只蚂蚁爬过都能数清楚到底有多少个触角,更别说眼前这么大的一个活人了。

    但当他一闭上眼睛,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奇怪了,因为在他的神识感应之中,邋遢男子原先站的地方,一片空荡荡的感觉,竟然空无一物。

    大金牙不信地睁开眼睛,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怪异,因为他的眼中这个邋遢男子就这么直接地站在他的眼前,只不过气息微弱至极,整个人就像路边一个石头一般不起眼。

    “大人,是否看出了在下的特异之处。”邋遢男子看到大金牙脸上怪异的神色。

    “还有这等怪事?”大金牙不信邪地一般再次闭上眼睛,元婴后期强大的神识之地如水银般疯狂泄出,在那一块的地方扫查着,终于在他全力的输出之下,他终于发现了到底是哪儿不对劲儿了。

    从肉眼之中,这个邋遢男子的确实实在在地站在他的眼前,但是用神识来感应,不竭尽全力,几乎是很难感应到男子的存在,而且,这邋遢男身上似乎又一股奇异的力量,每每大金牙的神识经过,就非常自然地被滑了过去。

    “你这小子,有点门道。”大金牙歪了歪头,有些郁闷地看着邋遢男,这种感觉让他十分不爽。

    陈重也和大金牙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他发现在他的神识之中,很容易就察觉了邋遢男,特别是他有意无意看向自己的时候。

    在陈重和大金牙都报以疑惑的目光之时,邋遢男这才恭敬地道:

    “不敢隐瞒两位大人,这是小的天生的本领,后来经过主人的传授之后,就连一般的元婴期高手,只要不刻意用神识全力扫视,几乎都不会发现小人,修行人的神识一般对于各种能量比较敏感,而对于凡人来说虽然也扫查得到但一般都会下意识地忽略过去,是鬼医不愧是鬼医,小的才跟踪了两条街而已,就已经被发现了。”

    “哦,那这么说,你是谁,你家主人是谁。”陈重看见邋遢男谈及他主人时,脸上明显浮现出一丝自豪的表情,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仿佛叫那人主人,是对他的一种肯定与恩赐。

    同时陈重也觉得这个邋遢男天生的能力似乎也没什么夸张的,有一点他没说的是,早在邋遢男跟踪他,刻意用目光注视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了,只不过当时以为是普通人的窥探,便没有理会,此时也没有多说什么,让他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一点误解也好。

    “我叫暗影,而我主人其实鬼医大人也应该知道,他是黑市的老板,一般喜欢别人称呼他为黑老板。”

    “你既然发现了我,就算是通过了我主人的一道考验,所以有资格获得邀请函。”暗影从怀中掏出一块灵玉,扔给了陈重。

    陈重下意识地接住,这是一块儿拇指大小的黄玉,其上灵气蛊然,刚一捏住,一股信息就如潮流一般涌进了陈重的脑海。

    只是一瞬间,他就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儿了,就上次的事儿来说,他和黑市这个暗中势力还是有过节的,但是这个黑市的幕后似乎根本不计较一般,这块灵玉之中,用秘法封印的信息是关于大荒漠之中一些隐秘地方的资料,以及他想要邀请陈重一同前往荒漠深处,寻找缘玉境的意图。

    而邋遢男,只是一个小小的考验,如果陈重发现了他,说明灵觉非常敏锐,极其适合当他的合作对象,如果没发觉的话,便只会记录一下两人的信息,然后退走,在信息中表达了足够的诚意与敬意。

    读取道最后陈重突然神色一变,因为在信息流的最后,不是任何文字与话语,而是一张传达过来的地图碎片,那熟悉的灵机感与构造,陈重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他正在寻找的第五块藏宝图。

    这一点,还真被大金牙蒙对了,当你想要放弃的时候,它又自己冒了出来。

    陈重再度睁开眼睛,便见邋遢男恭敬地行了一个礼,然后慢慢退去:“主人要传达的意思就这么多了,两位如果有意向的话,不妨前往黑市,到时自然会有人来迎接两位。”

    陈重捏着黄玉,静静地看着他远去,没有任何表示。

    “老弟,这是怎么回事,他刚刚向你传达了什么意思?”大金牙并没有如陈重那样接受到信息流,见陈重竟然放这个邋遢男走了,有些奇怪的问道。

    “第五块藏宝图在黑市老板手里。”陈重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

    原来那块本来在萧家的藏宝图碎片竟然是被黑市的人盗走了,但是黑市老板又是怎么知道他正在寻找这个东西的呢?

    陈重心中一动,随即就释然了,想到一路上他行事也并没有遮掩什么,这黑市既然如此神秘,在西域势力也大,应该来说想调查清楚一个点也不是什么难事。

    “什么,藏宝图碎片竟然在那鬼地方?”大金牙一听到黑市这个名字,赌石语气就弱了半分,他可没忘记自己之前在那儿栽了的跟头,那地方能压制人的修为,并且势力的总体实力也非常的强,上次要不是陈重,他可能还真要卖身给别人当一个月的保镖才出的来。

    那是他唯一栽了的赌场。

    “恩,虽然不知他们是怎么得手的,不过看来这一趟还是必去不可了。”

    “走吧。”陈重叹了一口气道。

    “成,老弟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大金牙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咬了咬牙道。

    陈重看见不禁笑了,摇了摇头道:“大哥你怎么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咱们去那里又不是挑事的,说不定,对方还有事儿求我们呢。”陈重想到信息流之中一些隐含的信息,突然若有深意的说道。

    “哈哈,老弟你这说的是哪里话,我大金牙什么时候怕过!”大金牙拍了拍胸口,强行掩盖这心虚道。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