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 混乱源头
    意识层,是一个人精神状态的反馈,而眼前有的,只是模糊不清的混沌与黑暗,令人心烦嘈杂噪音不绝于耳,附着各种绝望的负面情绪。

    就好像身处浪潮之中,陈重虽然有能力使自己定在中心,但却不得不接受无数散乱意识的冲刷,他试着捕捉一块细小的意识碎片,得到的是一道绝望又迷茫的情绪反馈,这是沙漠之中一个普通生灵死后的意识残留。

    也有一些,是在沙漠之中死去的人类,亦或是一些年份悠长的植物,他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意识,本应该随着死去长眠土里。

    陈重只觉得隐隐头痛,即使他的神识坚韧强大,但铁杵也有磨成针的道理,在无数的意识碎片就像磨砂一样冲刷着他的识海。

    “一般来说,只有乱葬岗那种怨气聚集的地方才会形成这种特殊的空间才对,怎么一片荒凉沙漠也会有这种玩意?”玉棒老头同样皱起了眉头,他毕竟是活了好几万年的老怪物,神念比陈重的神识还要强大得多,强横无匹的神念在这片空间里纵横穿越着,试图寻找到其源头所在。

    “咦?”

    突然间,玉棒老头轻咦一声,眉头略松,“找到了。”

    这话刚说完,仿佛触动了什么,周边的混沌突然分开,陈重感觉到一股非常庞大的意念正朝着自己这边涌来。

    同时,一道凄厉的尖啸声响起!

    这一声,抵过无数意识碎片的冲击,陈重只觉得识海之中一阵刺痛,下意识地将散在外面的神识念头缩回体内,眼睛轻眯了一下便再度睁开,从眼眸之中透出一道神光,透视眼再次开启。

    满是混沌与黑暗的意识空间在透视眼的凝视之下似乎也变得清晰不少,在陈重眼前,是一团巨大无比的意识团。

    它浮在空中,是一种不规则的椭圆形,浑身散发着阴沉的气息,同时不停滋生着黑色的雾气慢慢散发开来,周边的空间都随着这东西的到来而变得暗淡几分。

    这股庞大的意念蛮横地冲撞着陈重的识海,陈重只感觉自己的识海在这一阵阵的冲撞下变得摇摇欲坠,在一阵阵的刺痛中被硬塞了一个模糊不清的信息。

    “吃……吃……吃!”

    只有一个字,却已经完全透露眼前这东西的意图,它竟然是要将陈重活活吃掉。

    意识层的交流与冲撞,通常都是在一瞬之间,等陈重反应过来它的意图,自身的识海已经被冲撞了近百下,只觉的是头晕目眩,以他完全超越同阶的庞大神识,竟然能在这怪物的攻击之下毫无战斗力!

    “老师,你再不出手我可要被这鬼东西活活给吃掉了,到时候你就等着寄居在一个白痴体内吧!”陈重嚷嚷起来,玉棒老头从刚刚触动了这玩意就再没有出手过了,现在的一切压力都是由他来抗住了。

    “别急,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大了,你让我酝酿一下。”玉棒老头紧紧地缩在陈重的身后,竟然是要陈重再抗一会儿。

    陈重快要吐血了,他觉得压力山大,脑海仿佛是被十万只大象崩腾而过,被踩得一片空白,耳边已经变成了一片混乱的耳鸣,再也听不清什么。

    但玉棒老头这么说,他只有咬着牙,忍着剧烈的头痛,再多坚持一会。

    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很久,玉棒老头突然道了一声:“行了。”

    一股磅礴的意念突然从陈重的身后涌出,瞬间覆盖了整个空间,使空间之中流动的混沌气息都变得停滞下来。

    一直在攻击陈重的那鬼东西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好,转而将攻击的目标锁定玉棒老头,但很明显已经迟了。

    玉棒老头的神念在空间凝结出一个又一个散发着淡淡光华的玄妙符号,所有的意识碎片与攻击在那淡淡光华的照射下都很快消融了。

    散发着浓浓黑色雾气的鬼东西,一触到光华就仿佛一团冷水触到了烧红的烙铁一般,发出滋滋的声音,同时意识中也传来一声声极为痛苦的尖啸。

    “收!”

    玉棒老头道了一声,言出法随,混沌空间中所有玄妙符号瞬间收紧,最后将那一团鬼东西缩成了巴掌大小的一个圆球,其中隐隐有痛苦的尖啸传来,但已经细不可闻。

    陈重总算松了一口气,再晚个两三秒他可就真的支撑不住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心有余悸地问道。

    玉棒老头垂下眼皮,沉吟了一下,随后伸出手指点出一粒光华,“很难说清楚,你还是自己看吧。”

    那一点淡淡的光华落在陈重的眉心,陈重才真正知晓了这是个什么鬼东西,眼前这一片混沌黑暗的空间又到底是如何形成的。

    他看到,一片葱郁的平原。

    是的,不记多少年前,这里曾经是一片充满生机的平原,有人,畜牧,有动物,昆虫,植株,有所有鲜活的一切。

    到某一天开始,土地开始干涸,植株开始枯萎,人和动物也不得不因为环境的变化而迁徙,草原慢慢荒芜,变成了一片沙漠。

    有人在这途中死了,树木结下果子,被漫漫黄沙掩盖再也没有发芽,狂风渐起,黄沙慢慢掩盖了曾经的一切。

    随着沙漠的扩大,如此的场景不断发生,一路上有干涸的河道,有枯死的物种,有人哀泣,有人迷惘,所有复杂的情绪,最终化为一道叹息。

    是人的,是畜牧的,是所有曾鲜活过的一切,这种情绪,这种念头,最终被掩盖在厚重黑暗的黄沙之中。

    直到有一天,一阵微风拂过,它仿佛带起了一道不甘沉浸的意念,在这股强烈的情绪推动下,慢慢卷起了浪潮。

    有越来越多沉浸的意念被吸引,卷入,它跨越了不知多少万里,一直在荒漠迁徙着,一直在膨胀,壮大,最终形成了一道巨大无比,不肯止歇的死亡龙卷风……

    陈重缓缓睁开眼睛,情绪仿佛也被染上了一点点哀伤,他看到的是千万年曾经所有荒漠之中鲜活的生命,由生到死。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