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走出风暴
    “为什么会这样?”陈重突然有些迷惘,似还没在那种苍茫的情绪中挣脱出来。

    “因为地龙。”玉棒老头道。

    地龙?

    陈重没想到,这一切竟然又和黑老板执意要寻找的地龙搭上了关系。

    “地脉是一切生机的源头,掌管着所有属于土地之上的一切,当它拥有了意识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积蓄着力量,不再反哺大地,同时也带走了一切的生机。”

    “所以当它升天之时,这里也将永远变成一片充满死寂的沙漠,再无生机可言。”玉棒老头叹息一声。

    玉棒老头的身形突然一阵模糊,就好像摄影机的影像一般,突然变得不稳定起来。

    “老师,你怎么了?”陈重心中一惊,连忙问道。

    “刚才为了一举拿下这里的意识源头,耗费了太多力量,是有点累了,虽然还伤不到根本,这回可真是亏大了,积蓄了好久的力量又一次亏空了。”玉棒老头苦笑一声,身形突然模糊到了极致,随后化作一道光再次投入陈重身上,声音在陈重的心念中响起。

    很明显,刚刚那一手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不然也不会躲在陈重的身后继续那么长时间的力量。

    “是啊,我也感觉亏大了。”陈重同样苦笑,到现在他的脑袋还隐隐作痛,识海受到的冲击一时之间难以稳固。

    “呸,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不自知!”玉棒老头突然语气一转,没好气道。

    “不会吧,我的神识都消耗了六七层,到现在还没办法恢复,你居然说我得了便宜,这是哪门子的便宜,你要你拿去好了。”陈重一阵郁闷,神识这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可不比真元,损耗之后很难恢复,在没有补充这方面的灵药的情况下,需要耗费很长的时间打坐冥想才能补得回来。

    在之前如同砂砾般的无数散乱意念冲击下就已经把他的神识磨损了一遍,随后那鬼东西庞大的意识仿佛一个大锤,狠狠地将他的神识锤了上百遍。

    一般的修行人在这种强度的攻击折腾下估计早就七窍流血了,要不是陈重有白泽内丹,精神力本身就比同阶强大太多,估计也早就交代在这儿了。

    “我说你小子,你还不信,铁杵固然能磨成针,同样也能磨成一把锋锐的绝世宝剑,你仔细感觉一下,你的神识在之前意识乱流的磨练下洗尽铅华,随后又被那意识源头反复锤炼,虽然其中的确是损耗了不少神识,但现在你的神识从坚韧和锋锐程度来说,已经比之前强太多太多。”

    还有这种说法?

    陈重闻言,不禁微微一怔,仔细感应了一下自身的神识,发现好像确实是玉棒老头所说的那样,虽然眼下自己的神识还没恢复,但的确是变得强韧了不少,每一道神念都仿佛被打磨过的神剑一般锋锐,充满了攻击力。

    如果说之前他的神识是一块巨大的石块的话,现在就已经被打磨成一道锋利的宝剑,虽然体积是缩小了,但是杀伤力却上涨了不知多少。

    “那也不错啊。”陈重得知自己受益不少,反而傻笑起来。

    “那这个鬼东西又该怎么处理?”陈重指着那被束缚缩成一小团意识源头道。

    “不用管,你也管不了!”玉棒老头重重道。

    “难道任由它继续操纵着风暴,在沙漠之中残害着其他的生灵?”陈重楞了一下,随即问道,他已经玉棒老头是有办法的。

    “哪有什么办法,这玩意的根本问题,在于那条想要升天的地龙,大地对长眠土里的意识失去了束缚能力,所以才会聚集成灾。”

    “你小子要是有点心,还不如直接去寻找那条地龙,阻止了它的离开,问题自然也就解决了。”玉棒老头道。

    “对,时间已经不多了!”陈重突然想了起来。

    意念在空间之中化作一道利剑,刺破空间,转瞬之间,陈重又回到了现实。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陈重有些迷惑地摇了摇头,自身仍然处于风眼之中,在他的眼中,这片死亡风暴似乎少了一些趋性,耳边而不停的尖啸声也停止了,很明显天空乌云中的那意识源头,一时半会是无法挣脱玉棒老头的封印出来作怪了。

    说实在的,这也算是陈重自己招惹上的,那团意识已经聚集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程度,就算是黑老板,路过此时,也没察觉到太多的异状。

    偏偏他的神识比黑老板还要敏锐得多,感应到了这意识散出的情绪,又非常作死得那蜕变过的透视神眼去看,意识一经触碰,就被强行拉入其中。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陈重脚步坚定,再次跨入一片灰蒙蒙的风暴之中。

    过了大略二十分钟,一道狼狈的身影从沙暴之中被甩了出来。

    陈重喘着粗气,浑身的真元再一次爆发,勉强在空中定住身形,虽然时间在沙暴之中的只有短短的四五十分钟,但对于他来说感觉却非常的漫长,每时每刻真元力都在损耗,后续有了一颗巨灵树果补充,此时出来之时也有一些后力不济。

    好在巨灵树果的效果是持续性的,此时陈重体内的真元虽然已经去了七八成,但仍有淡淡的灵气从体内诞生,补充着干涸的经脉。

    眼前依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沙地之上道道巨大的沟壑,是巨型龙卷风肆虐过后的痕迹。

    地龙,到底在哪儿?

    陈重举目眺望,以他现在的眼睛比常人的视力远超几十倍上百倍不止,神识透体而出,探查着方圆千里以内的一切。

    但似乎没有黑老板的痕迹,他有点懵了,他可没有大漠图,在这一片无际的大沙漠里,没有地图指引的话,就算他饿不死也渴不死,可那该走到什么时候去?

    突然他轻咦一声,神识触到了一层很特别的薄膜。

    远眺那个方向,在空中突然出现一道七彩的彩虹,十分的绚丽。

    仿佛一个泡沫,陈重的神识刚触到那一个薄膜之后,竟然一下挤了进去,随即感知就被一片浓郁的灵气与无数光华包裹。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