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0章 喂水
    她只是微微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同时令陈重感到有些奇怪的是,这个女孩的面向看起来是亚洲人,但总有哪一点让他感觉到不对。

    踏踏的声音传来,陈重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这个皮肤黑黑的女孩,脚下穿的着是一个类似木拖鞋的东西,但一般熟悉倭国文化的人大多知道,这个东西叫做木屐,是倭国人特有的文化。

    “我竟然直接漂流的倭国外海了?”

    陈重有些不知所措,他记忆里,自己不过是在时空乱流之中挣扎了并没有多长时间,到现实之中竟然已经完成了跨国的旅程,这其中的距离几乎不能用千万里来计算。

    要说陈重对倭国的印象实在不怎么好,因为这个国家的文化有些变态,并且和华夏之间古来是有一些战争的,没想到自己竟然来到了这样的国家。

    他正胡思乱想着,突然一个柔软的小手慢慢覆盖了他的额头,晴子似乎是想试试这个男人有没有发烧,在认真感受了一会儿他的温度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个从大海之中漂流过来的男人,在经历了暴雨,又被自己草草放在屋里这么久,竟然也没什么事情,呼吸依旧是平稳。

    她正诧异这个男人坚强得简直不像人的体质,看到陈重开始干裂的嘴角,想了想,又起身去舀了一些水,试图喂给陈重喝。

    但尝试了几次,却又未果,陈重的嘴巴紧紧闭合着,喂给他的水只到他的嘴唇上,就已经顺着脸颊滑了下去。

    陈重也是有些无语,此时的他并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必须要等到十二道经脉和各种受损的神经骨头修复了,他才能重新拥有身体的掌控权,而人在自然状态下意识闭合的嘴巴,是很难被打开的。

    这是很多古代医生面对病入膏肓,到已经没有意识的病人也十分头疼的一个问题,不过有些经验的老中医,大多都会事先将一块毛巾给病人咬住,预防喂药时无法张开。

    更有一些医术高明的,甚至还会掌控窍穴,直需用手在下巴轻轻一按,病人就会自己乖乖张开嘴巴,那也其实是类似于膝跳反应的打穴手法。

    不过很显然,晴子并不在以上所说的例子之中。

    她有些苦恼地看着这个男人白皙的脸庞,总不能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人,却被活活渴死了吧?

    其实陈重很想立马弹起来告诉她,就算不喂任何东西,他也不会有任何问题。让这个傻女人别再苦恼了,不过很明显现在也成了一个奢望,他连眼皮都动不了,更别说坐起来说话了。

    愁眉沉思了一会儿,晴子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实行的办法。

    她有些心虚地看了看陈重沉睡中安静的脸,轻柔地给他擦了擦嘴角的水渍。

    然后突然下了一个决定,自己把喝了下去,鼓起勇气,对着陈重的嘴巴吻了下去。

    “沃,窝草,快住手,这是干什么,姑娘你自重啊!!!”陈重激动得差点没从床上诈尸,不过很明显,他根本动弹不得。

    所有的情绪只能在意识层里面狂舞,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倭国女孩非礼着自己!

    陈重心如死灰,他曾经吻过许多女人,无一不是绝色美女,没想到今天沦落至今,竟然在一个小小的倭国女人手下失了节操。

    这简直……

    晴子用一只手捏着陈重的下巴,舌头努力撬开闭合的牙齿,把水渡入他的口腔,尽管陈重非常地不愿意,但这种古来就有的方法还是挺管用的。

    尽管晴子的动作十分笨拙,但在坚持不懈之下,还是把陈重灌了满满一舀的水,她总算不用担心这个男人会渴死。

    喂完水之后,晴子就坐在床边,撑着下巴静静看着陈重。

    陈重有些郁闷,外加气闷,他活活被这个笨女人灌了一肚子的水,要不是现在动弹不得,他早就跳起抗议了。

    黑夜将至,暴雨又如期而来。

    窗外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小屋之中有些角落还滴滴答答地漏着水,以陈重的眼光来看,这里的条件实在是太过简陋了。

    更令陈重疑惑的是,他先前以为自己是被放在了某间废弃的小屋,但现在看来,这似乎就是这个倭国女孩的家,她没有家人,一个人住在海边。

    四溅的雨水,有一些透过窗台,溅射到陈重脸上,晴子连忙去把那里堵上,忙碌了一天的她,已经有些精疲力竭的倦意,眼皮也开始摇摇欲坠。

    终于支撑不住的她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缓缓睡倒下来,靠在陈重的身边,感受着体温的余热,慢慢进入了梦乡。

    陈重一直在努力修复着自己体内的伤势,好让自己早点能恢复身体的支配权,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倭国女孩十分地可怜,也又十分地坚强,坚韧得像石缝里的小草。

    他决定等自己醒过来,一定要好好报答这个女孩。

    秉持着这种想法,体内的暖流似乎也在这股意念的加持之下变得强劲许多,又或许是,暖流终于习惯了那种灰白色的混乱能量,开始加快了修复的进程。

    第二天清晨,晴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缩在这个男人的臂弯里,身边熟悉的温度让她感到非常心安,反应过来后,又燥红着脸赶忙从床上爬起来。

    她看向窗外的天气,发现此时已经日上三竿,竟然一觉睡到了现在,太不可思议了。

    忙碌的一天又重新开始,而在忙碌之余,晴子还不忘给陈重仔细擦了擦脸,喂了水之后,才放心地出门去。

    就这样,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陈重体内的伤势在渐渐恢复着,其中恢复最快的,却是他的神识,他开始慢慢可以用精神力覆盖周遭的百米,到千米,感知着外界的一切。

    这里是一个靠近海边的岛屿,其上居住着许多倭国人,大多都是渔民,起码在陈重目前能感应的范围内,还只有海边这一部分。

    陈重才发觉自己一直忽略的问题,晴子原来是一个哑巴,的确,她一直都没说过话,陈重还以为是因为独自相处时,这个倭国女孩不喜欢说话。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