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0章 土门鬼御之死
    陈重一手握着冰冷的镰刀,浑身真元包裹,将那股来自地狱的诡异力量直接完全压制,另一只手扯着锁链。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陈重咧嘴一笑,恐怖的肉身力量直接大力一扯,土门鬼御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直接朝着陈重飞了过去。

    土门鬼御脸色大变,连忙松开了手中的锁链,身体踉跄的落在了地上,连续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

    这时的土门鬼御再也没了开始的自信,有的只是内心的恐惧,那到底是什么力量,竟然让他体内那股属于地狱的力量为之恐惧。

    直接切断了土门鬼御和镰刀的联系,甚至自己和恶魔融合后引以为傲的肉身强大都是不敌陈重。

    可以说无论在力量还是肉身的强大上,陈重都是彻底的将土门鬼御压制了。

    更震惊的当然还是周围观战的人了。

    “不可能,这人怎么可能这么强,鬼御大人刚才恐怕没有留手吧,竟然被他彻底的压制住了。”三夫家族的胖阴阳师一脸的不可置信。

    “太强了。”池田家族的两个武士异口同声的说道。

    而千代月则是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是的,陈重和他口中所说的一样,真的很强,而且之前陈重还说过,他的实力并没有恢复,恐怕这才一两天的时间,也恢复的不多吧,这样都将土门家族百年一遇的天才彻底压制。

    陈重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千代月无法想象,但陈重越强,对她对千代家族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陈重的强大,让千代月对得到那位留下的传承更有信心了。

    没了镰刀,少了武器的土门鬼御脸色有些阴沉,不过土门鬼御很快就恢复了镇定,两只空着的手掌竟是又长出了两根尖锐的白色骨刺。

    先前收敛着的背后白色骨翼,竟是直接张开了,诡异的黑色力量附着在骨翼上,不断地流动着,为骨翼增添了一份神秘。

    土门鬼御动了,身后的骨翼摇摆,土门鬼御的身体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准确的说是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在场的人除了陈重,都以为土门鬼御消失了,或者说是逃跑了,而陈重知道,动用了骨翼的土门鬼御速度达到了常人所能看到的极限,已经超越了音速。

    陈重灵识外放。

    “在你的头上。”突然,玉棒老头出言提醒。

    陈重抬起头,空中出现一道黑色闪电,从高空向着他劈了下来,那道黑色闪电就是土门鬼御。

    土门鬼御从天而降,手中的骨刺直接刺向了陈重,他以为陈重感知不到他,可他错了,即便陈重感知不到,他体内的玉棒老头也能感知到土门鬼御的位置。

    陈重直接挥起镰刀,朝着空中的黑色闪电劈了过去。

    镪~

    低沉的物体碰撞之音响起,陈重的身体轻轻一颤,很快就稳定了下来,而空中那道黑色的闪电竟是直接倒射数十米。

    接着落在了地上,又是退后了几米才停了下来,烟尘散去,土门鬼御显得狼狈不堪,握着骨刺的双手微微颤抖。

    而且土门鬼御身上的黑色鳞甲也掉落了不少,整个人的气息都是萎靡了许多。

    土门鬼御摇了摇自己的双手,漆黑的眸子看向了手中的骨刺。

    咔~咔~

    两只手上的骨刺竟是同时出现了裂纹,随之落在了地上,镰刀的坚硬程度,本就在骨刺之上,加上陈重的身体力量也比土门鬼御强横了许多。

    先前的后震力量,让土门鬼御几乎无法抵抗。

    “怎么样,知道你父亲的厉害了吧?怪怪的叫一声父亲,说不定父亲一个高兴,就饶了你了。”陈重将手中的镰刀扔在了地上。

    这地狱来的玩意,除了硬了点,没啥特别的,陈重拿着也觉得挺别扭,就跟在华国的时候,丰收季节,老百姓拿着镰刀在田地里收割一样,只不过这镰刀是白色的,而且比起华国的镰刀要大了许多。

    土门鬼御大口喘着气,眼神盯在陈重的身上,并未开口,陈重太强了,强大的超出了他太多。

    甚至土门鬼御有种预感,陈重还未使用全力。因为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他在进攻,而陈重只是防守罢了,即便这样,反倒是土门鬼御没有讨到丝毫的便宜。

    在土门鬼御思索间,陈重的身体突然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土门鬼御的面前,土门鬼御有恶魔力量的相助可以变得速度很快。

    而陈重却可以靠着自己的力量,比土门鬼御的速度更快。

    土门鬼御脸色一变,因为在他的感知里,陈重真的消失了,陈重可能就这样离开吗?答案是否定的。

    土门鬼御手中再次长出了两根骨刺,警惕的盯着四周。

    “你是在找我吗?”一道戏谑的声音突然在土门鬼御的耳边响起,土门鬼御心猛的一沉,这道声音离他是那么的近。

    土门鬼御慌忙抬头,却看见陈重就在他的面前,离他不过半米的距离,而土门鬼御自己竟是没有丝毫的察觉。

    没有丝毫的犹豫,土门鬼御两只手同时刺出手中骨刺,陈重看都没看土门鬼御的对着自己刺来的骨刺。

    土门鬼御眼见着自己手中的骨刺离陈重不到一厘米的距离,却发现再也近不了一分一毫,而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脱离了地面。

    是陈重,一只手掐住了土门鬼御的脖子,直接将他提了起来。

    “叫父亲,叫一声父亲没准我就放过你了。”陈重一只手毫不费力的提起了土门鬼御,咧嘴笑着说道。

    土门鬼御发现自己体内的阴阳源和恶魔的力量都被压制住了,根本无法动用,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土门鬼御黑着脸,从小到大,他都说天之骄子,哪里受过这样的罪,从没有被人这么压着打过,最重要的是还被戏耍了。

    可一想到自己的性命,土门鬼御咬了咬牙;“父亲。”说出这句话,连土门鬼御自己都不知道下了多大的勇气才说了出来。

    咔嚓~

    土门鬼御的话才说完,就听到一声清脆的断骨之音,而土门鬼御一脸的不可置信,眼睛渐渐变得无神。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