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1章 新来的叫花子
    雄州岛,与冲田岛相邻,不过和冲田岛松本家族一家独大,千代家族隐居其后的不同,雄州岛是两大家族鼎力,彼此各占据着雄州岛一半的地盘。

    雄州岛边,有一处废弃的渔港,因为两大家族的缘故,岛上的渔港只留下了两个,其余的都废弃了。

    渔港有许多以前留下来的木屋和破船。这里居住着雄州岛为数过半的乞丐,少说也有近百人。

    一间靠近海边的木屋,木屋中除了随处可见的沙子,只有一些干草铺成的床了,木屋里一个干瘦的青年蜷缩在角落,一只手放在鼓鼓的腰包中,一只手抱着胸口,时不时睁开眼透过角落的洞口观察外面。

    在木屋的中间,同样有一人盘坐,眉清目秀,就是一身衣服脏乱不堪,甚至还有许多地方都破了洞。

    青年双手自然垂放在膝盖上,周身散发着一股玄妙的力量,令即便打扮穿着十分不堪的他看起来依旧显得精神气十足。

    此人正是陈重,在海面上的交手,几乎将他体内的真元消耗殆尽,陈重耗尽最后一丝真元,勉强的来到海边。

    陈重现在也不知道千代月究竟到哪里了,不过土门家族的人都死在了他的手里,千代月目前至少是安全的。

    只是陈重现在一时半会联系不到她,不过千代月的目的是南海道,而陈重在她身上留下了印记,只要是力再恢复一些,数千米的范围内,陈重都能感知到千代月的存在。

    陈重在这木屋里已经呆了一天一夜了,几乎都在恢复自身的真元,先前战斗的消耗几乎恢复的差不多了。

    当然更让陈重高兴的是,因为先前的那场战斗,陈重的真元恢复的更快了,甚至之前的伤势恢复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这样一来,用不了多久的时间,陈重的实力就能恢复到全盛时期了,届时,不说可以在倭国无敌,至少也能横着走了。

    “我说,朋友,你都坐了一天一夜了,不饿么?不累么?”蜷缩在角落里的青年看不下去了,陈重面生,他第一次见,所以在陈重走进这木屋的那一瞬间。

    青年就起了戒备之心,一只手时时刻刻都紧握着兜里的短刀,可是陈重进来之后就一直盘膝坐着,眼睛紧闭,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陈重还是坐着,两个小时过去了,陈重还是坐着,一天一夜都过去了,陈重依旧坐着。

    青年开始的时候还一直警惕的盯着陈重,可是到后来再也坚持不住了,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也不知道。

    “还好吧。”陈重见这人没有恶意,笑着说道,对于修炼者来说,一般的修士都可以做到辟谷,更别说陈重这样的修为了,即便不吃东西,也没什么影响,至于睡觉,对陈重来说,修炼就相当于睡觉了。

    “切,一天一夜了,别逞能了,这是我昨天搞到的面包,来点吧。”青年坐起了身子,从怀里掏了个面包出来。

    将面包分成大小相同的两块,一块递给了陈重,一块自己狼吞虎咽的啃了起来,陈重本想拒绝。

    “赶紧吃吧,不然可就没得吃了。”青年嘴里裹着面包,吞吞吐吐的说道。

    “看你面生,不像是雄州岛的人,逃难过来的吗?还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青年舔了舔嘴角的面包渣,好奇的问道。

    “是遇到了点小麻烦,所以才来到了这里。”陈重说道,其实也不算什么麻烦,就是真元耗尽,没办法在海上待着了,不然的话他就直接回到轮船上和千代月去南海道了。

    “没事,人生总有大起大落的时候。”青年似乎很看得开,安慰陈重的说道。

    陈重上下打量了青年一眼,问道;“我看你不像是乞丐,难不成你有什么故事么?”青年虽然穿着破旧不堪,但是一双手白嫩,一看就是富贵人家,而且陈重可不相信,倭国的乞丐能像这小子这么富有。

    兜里的短刀都是金子做的,甚至还镶嵌着钻石,陈重的透视将青年身上的一切都看的明明白白的。

    “说了你也不懂,而且这种事,知道了对你也没好处,你可以叫我木郎。”青年说道。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想让陈重知道。

    “木郎是你的姓名,你的姓氏呢?我叫陈重。”陈重问道,陈重能隐约感觉到青年体内的阴阳源,这家伙是个阴阳师。

    在倭国,阴阳师的地位很高,一个如此年轻的阴阳师,应该有着崇高的地位,可是这个叫做木郎的青年,竟然在这海边的乞丐堆里,陈重不得不对他的身份感到好奇。

    “唉,你不懂的,你不是倭国的人吧,倭国最近不太平,很多事不是你们这些人知晓的,别问太多了,早些离开这个地方吧,知道的太多和我走的太近,对你没好处的。”木郎长叹一口气。

    一声叹息陈重能感受到他的无奈,这是个有故事的家伙。

    还不等两人继续谈话,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喧闹嘈杂的声音,隔着木屋的缝隙,两人看到外面的乞丐被人聚集在了一起。

    一群身着黑衣的武士拿着一张画像询问着一个个乞丐。

    “你们有谁见过这个人,谁知道这个人的踪迹,可以获得一千万倭币,让你们离开这个鬼地方,下半辈子享受荣华富贵。”一个个拿着画像的武士说道。

    陈重能看的清楚,那画像上的青年和他身边你的木朗惊人的相似,两者唯一的不同就是画像上的人穿着打扮和白净的脸庞,身旁的木朗一身破旧,脸上也有不少的污垢。

    看着木屋外的一切,木朗忍不住将手放在鼓鼓的腰间,嘴中牙齿咬的嘎嘣作响。

    “怎么可能,这些人怎么可能来的这么快,他们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木朗嘴中低语,有无奈,有愤怒,更多的是无助。

    最终,一个中年乞丐指向了木屋的方向,“里面住着一个新来的家伙,和这画像上的人很像,可能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木朗看到这一幕,知道自己无法离开了,沉声说道;“你赶紧走吧,这里的事和你无关。”木朗掏出了腰间的短刀,准备殊死一搏。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