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8章 木本家的龟
    陈重看着地上不住的捂着自己的脸,低着头求饶,他这鼻青脸肿的模样,估计就算是他老妈来了一时半会也认不出来。

    久村木朗站在后面并没说什么,不是他不想出来装比啊,而是这家伙他以前认识,在久村家族还是霸主的时候,这家伙就是他身后的跟班之一。

    而自从久村家族被石原家族盯上之后,几乎雄州岛所有的家族都急着和久村家族撇开关系,更有甚者落井下石。

    “赶紧的,给这位美女道个歉,然后滚蛋。”陈重拍了拍手,用钱砸人的感觉就是爽,白砸不厌,尤其现在陈重用的还是抢来的钱,一点也不心痛。

    矮胖青年头爬到女服务员的脚下,求饶道;“美女,饶了我这一次吧,以后再也不敢了。”

    “哟呵,听你这口气还想有下次啊,看来还没砸够,小木子,上钱。”陈重一伸手,久村木朗很配合的递给陈重一叠钱。

    矮胖青年又急急忙忙的爬到了陈重面前,“大哥,大哥,饶了我吧,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他说话的时候头都不敢抬起来,生怕陈重又是一叠钱扔在他脸上。陈重下手可不是一般的重,每一叠钱都像一块搬砖拍在他脸上。

    “行了,赶紧滚蛋吧,小爷我还要去吃饭呢。”陈重摆了摆手。

    矮胖青年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然后蹬着脚丫毫不犹豫的跑了,还不跑就在这里等着挨揍啊。

    “这位先生,刚才感谢你了,不过刚刚那人不好惹,你们还是赶快离开吧。”女服务员对着陈重微微鞠躬,小声的提醒道。

    “无妨。”陈重摆了摆手,和久村木朗走进了包间。

    久村木朗看了一眼陈重,缓缓的说道;“刚刚那家伙叫失田信,是雄州岛一个黑道上家伙的儿子,恐怕很快就有人来找我们了。”

    黑道,对于久村木朗这样的人来说,就如同成年人眼中的小混混一般的角色,不过现在的久村木朗身份敏感。

    已经不是久村家族的少族长了,久村木朗不想这么快就被发现身份,他知道陈重很强,但说到底,他对陈重还是没有多少信心。

    “怕什么,我倒是觉得,早些有人认出你来,也能早些解决麻烦,这些小鱼小虾的,我不想耽误多少时间。”

    陈重知道久村木朗在想什么,毕竟久村木朗没有见过陈重的真正实力,而久村木朗也不过是一个小宫境巅峰的阴阳师,哪里看得出来陈重到底有多强。

    久村木朗咬了咬牙,罢了,成与败不就是那么一回事么,成了也就为家族复仇了,败了也不过搭上他的性命。

    或许在这之前,久村木朗是个贪生怕死的人,这个年代又有几个人舍得去死,可当他失去了一切之后,似乎对于生死,也坦然了许多。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拿了你的东西,雄州岛上石原家族的人,命都是你的。”陈重吃着酒菜,随口说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陈重是个讲规矩的人。

    说完又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不得不承认,倭国是小了点,但是倭国人的学习能力却是十分的强大。

    无论是倭国的饭菜,还是著名的清酒,都让陈重觉得味道很不错,连他一个修士都觉得不错的菜,久村木朗这家伙自然是狼吞虎咽的吃了很多。

    这家伙前些日子一直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的躲藏,能有一口吃的就不错了,哪有胆子来这里吃东西。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门外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其中一个声音很熟悉,正是刚刚欺男霸女被陈重用钱砸的鼻青脸肿的失田信,那个矮矮的胖子。

    很快,还不等陈重两人有所动作,包间的门直接被人一脚踹开了,门口的女服务员低着头现在门边。

    一句话也不敢说,显然来人的身份很不一般,否则能在这里开饭店的人,怎么说也是有些势力的,不会任由别人在自己的饭店搞事,而老板却躲在后面,屁都不敢放一个。

    失田信屁颠屁颠的走了进来,指着陈重两人,然后肥胖而肿胀的脸上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对着门口的来人说道;“木本少爷,就是这两个乞丐,他们敢揍我。”

    失田信本来打算给自己老爹打个电话,让老爹带着人来给他报仇,可是他还没打电话,就看到木本少爷带着几个木本家族的武士来饭店吃饭。

    还好失田信平日里跟木本少爷关系不错,没少给这家伙跑腿塞钱,这不才将木本少爷请了过来给他帮忙。

    伴随着失田信的声音,一个干瘦的青年走了进来,昂首挺胸,身高倒是比寻常倭国人高出不少,如果要说失田信和木本少爷两人有什么共同点。

    那就是两人都明显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眼圈发黑,步履轻浮,明显肾有些问题。

    “这家伙是木本家族族长的儿子木本龟一。”久村木朗小声的说道,久村家族没出事之前,这木本龟一也是他的跟班。

    木本龟一趾高气昂的扫了一眼陈重两人。最终脸色一凝,目光停留在了久村木朗的身上。

    因为久村家族的缘故,木本龟一这家伙从小到大都是屁颠屁颠的跟在久村木朗的身后做小弟。

    不说木本龟一是久村木朗肚子里的蛔虫,但对久村木朗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所以即便久村木朗脸上有一层厚厚的污垢,他还是认了出来。

    至于失田信,刚才被陈重揍的头都不好抬起来,甚至看都没看过久村木朗一眼。自然没能将久村木朗认出来。

    龟?这倭国人取个名字还真让陈重忍不住想笑,至少华国人不会再自己后代的名字里面加一个这么奇葩的字,毕竟,在华国,和‘龟’字沾边的,都不是什么吉祥的东西。

    “哟,这不是大名鼎鼎木本家族的龟少爷么,久闻大名,久闻大名,不过名不副实啊,哪有这么瘦的龟啊。”陈重还不等木本龟一说话。就先一步开口打趣。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