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0章 木本家的老秃头
    看着木本龟一的身体重重的倒了下去,失田信的脸色如同死灰一般难看,木本龟一死了,这意味着什么。

    即便人不是他失田信杀的,却是因为他而死的,失田信的老爹是在雄州岛有些地位,但那也只是在普通人眼里。

    在木本家族的人眼中,失田信的老爹什么也不是,更何况现在的木本家族还依靠上了石原家族这颗大树。

    木本家族的武士脸色更是一个比一个难看,似乎在这个时候也忘记了身上的疼痛,他们想过陈重会对木本龟一动手。

    但是从没想到陈重会因为久村木朗的一句话,就直接出手杀了木本龟一。

    要知道,如今木本家族在雄州岛的气势,已经隐隐盖过了竹下家族,有成为雄州岛最强家族的势头啊。

    毕竟木本家族是攀上了石原家族这棵大树。

    饭店里,此时无论是大厅中还是包间里的客人都慌忙的一个个离开了,这里吃饭的人眼力见怎么会差,失田信是雄州岛黑道上有名的黑二代。

    而那一个个身着特殊服饰的武士更是雄州岛强大的家族,这其中关乎的事,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平常人能掺和的了。

    即便有想看戏之人,也隔着酒店外很远很远的距离,而酒店门口,越来越多的武士赶了过来,几乎都是木本家族的武士。

    这里处在人流交错的地带,而木本家族的人近来几乎全员出动在搜人,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已经有三拨人来到了饭店门口。

    加起来已经有十多个武士了,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手,因为地上躺着重伤的三个同伴,和尸体已经冰凉的少族长。

    毫不怀疑这些人对木本家族的忠诚,但这些人也不傻,明知是送死,又岂会不知死活的冲上来和陈重拼命呢,死了的少族长和重伤的同伴就是最好的例子。

    “是谁,敢在这雄州岛闹事,招惹我木本家族,活的不耐烦了么。”一道浑厚的中年声音响了起来。

    随后饭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到了门口。

    一个身穿宽松黑袍,脚踏木屐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挺着足有锅盖那么大的啤酒肚,手上拿着一柄武士刀。

    而头上,则是锃亮的没有一根头发,显得无比的光滑,就像是精心打磨过一番。

    见到来人,饭店里的十多个武士莫不是九十度鞠躬,齐齐说道;“见过族长。”

    这场面倒是有些排场不小,而陈重则是一脸无所谓的坐在门口,当然,是坐在桌子上,而久村木朗则是坐在他身后。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木本家族如今的族长木本正雄,他挺着大啤酒肚走了进来,似乎很享受手下的呼喊,脸上洋溢着笑容,很是春风得意。

    可笑不过三秒,当他的视线扫过正前方的一具躺在地上没有丝毫动静的人影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这道身影是那么的熟悉。

    “龟一,我的孩子,是你吗?”木本正雄试探的问道,他不敢相信躺在地上的身体,身体的周围蔓延了一滩腥红的鲜血。

    可尸体已经凉了,木本正雄自然听不到回应了。

    “族长,是他,就是那个家伙杀了少族长。”先前被陈重打趴下,受了重伤的木本家族武士小声的说道。

    踉跄着想要站起来,可是挣扎了几下还是倒在了地上,身体的疼痛根本无法支撑他站起来。

    木本正雄方方正正的大脸一下子就变得红通通的,就像是刚被火烤过一般,木本正雄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陈重,像是要吃人一般。

    “就是你杀了我的儿子么?年轻人。”木本正雄冰冷的说道,木本家族的人听到这声音莫不是身体忍不住一阵颤抖,木本正雄心狠手辣,木本家族的武士有几个不知道。

    而每一次木本正雄这样的目光这样的语气,都会有人死,不论是木本家族做错事的人还是得罪了木本家族的人。

    “对,是我,你待如何?”陈重看了木本正雄一眼,这老家伙也不过中忍初期的实力,却一副吃定了他的样子。

    陈重在倭国来了也算有不少的时日了,见过的倭国修士也算不少,但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点,似乎都对于自己的实力有不知如何言语的自信。

    而造就了无论陈重走到哪里,都是第一眼被人直接藐视的存在,陈重有些想不明白,难道倭国的强者没有对陌生的神秘人那种所谓的敬畏吗?

    好歹你也不知道别人的来头,哪里来的这种自信。

    “很好,年轻人,你知道惹到我木本家族意味着什么吗?不仅你要为我的儿子陪葬,包括你的妻子儿子,甚至你所有人的亲人,我都会杀了,为我儿子陪葬。”木本正雄语气冰冷的说道。

    脸上带着无尽的怒意,他木本正雄就这么一个儿子,已然是当成了未来的接班人培养,可现在,自己的儿子就死在了陈重的手上。

    而且地上的鲜血还没有凝固,显然死了没多久,木本正雄恨,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来,或许那样自己的儿子就不会死了。

    他能看到木本龟一脸上的恐惧和惊讶,也看到了木本龟一胸前那整齐的窟窿,他不知道陈重是用什么手段杀了自己的儿子,他只知道,陈重必须死。

    脸色平静的陈重终于变得阴沉起来,龙有逆鳞,触之必死,而陈重的逆鳞,就是他身边的亲人,即便如今陈重的亲人远在华国。

    即便木本正雄无法威胁到他的家人,但毫无疑问,木本正雄的话激怒了陈重,在陈重的眼里,木本正雄已然是一具尸体了。

    久村木朗深深地看了一眼木本正雄,站了起来;“木本族长,好久不见,是不是很惊讶我会出现在这里呢?”

    看着木本正雄,久村木朗的手捏的很紧,因为他的母亲,他的妹妹,都是死在这个秃头的手里,而当时,久村木朗就躲在角落里看着,看着自己的亲人死在他的眼前,却又无能为力。

    “陈君,他的命,可以留给我么。”久村木朗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小说!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