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0章 潇洒的久村木朗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石原空,树下助忍不住后退,他不免有些后悔,早知道这个一直坐在那里屁都不放一个都石原空有这么恐怖的背景。

    那个看着站着都快睡着的老头那么厉害,他什么都说了不就好了,搞得消灾颇有些自找罪受的感觉。

    “你说的那个久村大人现在在哪里?”石原空做到了树下助的面前,树下助已然被吓得瑟瑟发抖,嘴唇有些惨白了。

    “在....在.....在我父亲旗下的一家夜店坐镇。”树下助吞吞吐吐的说道,说是坐镇,其实也就是吃喝玩乐。

    树下百叶在清源岛有些威胁的势力,早就在久村木朗一来的前几天,在久村木朗的帮助下,树下百叶就全部都摧枯拉朽的解决掉了,剩下的也都归顺了他父亲。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他父亲的势力绝对在南海道最多半年之内,就会成为最强的,因为整个清源岛的黑道,都是他父亲的人。

    而帮树下百叶搞定一切麻烦的久村木朗,自然是被树下百叶当做菩萨一样的供着,天天吃喝玩乐,就连女人也是一天换几个,吸收了元丹之后的久村木朗,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力量强横,连带着哪方面的力量。

    也变强了无数倍,恐怕以前的十个他也不如现在的一个他这么厉害,就连树下助也暗暗地羡慕这位久村大人那方面的功夫,每次伺候久村大人的女人几乎都是扶着墙一脸满足的离开的。

    而且至少一次两个以上,最多的树下助看到过五个,那次深深地打击到了树下助一个做男人的信心。

    “是么,久村大人,久村木朗。”石原空嘴角划过一丝冷笑,看了身边的三长老一眼,三长老虽然不比五长老强,但是却是石原家族活的很老的一位长老,本来半年之后就会踏入石原家族的神山。

    却因为这次的宫殿出世,选择为家族做出一份贡献,陪着石原空走出了家族。

    “你,去找那个久村木朗,就告诉他,你们的少爷有事情要找他。”石原空对着树下助身后的保镖说道。

    保镖一只手放在鼓鼓的腰间,却迟迟不敢动手,刚才周围几个保镖的下场他都看到了,在那个老头的手下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就直接死了。

    他知道,如果自己拔枪,恐怕还不等扣动扳机,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去啊,没听到石原大人说的话么?”树下助呵斥自己的保镖,久村木朗的死活可和他没什么多大的关系。

    而且更重要的是,只要久村木朗来了,这里就没他的事了,他还想舒舒坦坦的做他那个清源岛的小土皇帝呢,天天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多好,树下助没什么远大的报复,只要有钱花,有女人玩就够了。

    保镖看了树下助一眼,将手从腰间抽了出来,然后离开了游艇。

    而此时,清源岛上最大的夜店,同样也是树下百叶的主要收入之一,当然即便是清源岛上最大的夜店,比起夜城的来说。

    依旧差了很多,同样的,消费水平也比夜城的少了不少,夜城那里去的更多地是富豪,而清源岛这里的夜店,则是更符合大众消费水平。

    所以树下百叶的这间夜店,生意倒也不错,夜店在清源岛的繁华地带,一共四层,占据了上千平米的地盘。

    此时夜店三层的一个包间中,赤着上身的青年男子左右搂抱,面前还有一个穿着火辣的女郎跳着热舞。

    身边的女郎则是一个喂水果,一个倒酒,好不享受。

    久村木朗的大手在身边女郎的身上不停地游走,惹来女郎的一阵阵娇yin,久村木朗很享受这样的生活。

    同样,他也知道,自己能有今天,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陈重,这些天,陈重让他打听黑珠子的消息,可是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还是没有半点音信,不是他不努力,而是清源岛这样的地方,那些大家族的人又不缺钱,基本是不会来清源岛这样的地方消费的。

    更多地还是去了夜城和赌城,但陈重之前告诉过他,让他不要离开清源岛,因为久村木朗如今的实力可以在天宫境阴阳师面前无敌,但若是遇到了阴阳境的,恐怕就不是对手了。

    陈重敢肯定,在他闭关的期间,一定会有倭国的阴阳境阴阳师和影级别的武士来到南海道的。

    “久村大人。”正在久村木朗享受的时候,西装男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包间里的嘈杂,他敲了半天门也没人搭理。

    要是放在平时,他绝对不敢打扰久村木朗的雅兴,可是现在少爷有危险,他只能这么做了。

    “什么事啊?”见保镖莫名其妙的闯了起来,打扰了自己的雅兴,久村木朗很是不悦。

    “对不起,久村大人,是这样的,少爷他有事情找您,在海边的游艇上,如果您现在方便的话,还请您过去一趟。”保镖硬着头皮说道。

    他本来想直接说有人抓住了少爷,要引诱久村木朗过去,可如果这样说了,久村木朗还会去救自己家少爷么。

    万一久村木朗觉得自己不是别人的对手,直接逃走了,不管自家的少爷怎么办呢。

    “树下助?那小子找我什么事?”久村木朗好奇道,树下助这家伙这一个多月也经常找自己一起去赌钱玩玩什么的,但是也大多是在周末的时候。

    昨天才找了自己去赌钱,今天树下助肯定不会找自己,久村木朗注意到保镖躲闪的眼神和额头上明显的冷汗,就知道,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少爷也没说,他只是让我来叫大人您过去,说是有好玩的。”保镖经常跟在树下助的身边,只能瞎编胡造了。

    “放屁,树下助那小子找我那次不是自己亲自来,怎么会突然让你来找我,快说,怎么回事。”久村木直接一把捏碎了自己手中厚厚的玻璃杯。

    保镖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连忙爬起来跪了下来;“久村大人,久村大人,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少爷他现在很危险啊。”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