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9章 看一眼就死了
    树下助带来的人本来将购物中心的门口围成了一个大圈,却在这个黑色血云长袍矮小身影走来的时候,自动的让开了一条缝子,没有一个人阻拦。

    如果仔细看,靠近这黑色血云长袍的西服壮汉都是双眼无神,目光呆滞,就跟失了神一样。

    陈重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个人影,给了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个人明显不是普通人,他身上有种奇怪的能量,准确的说是这个黑色血云长袍人的眼睛,那看起来只是在面具上留下两个洞的眼睛,像是有又像是没有。

    这人身上的气息和阴阳源不同,明显不是阴阳师,可却让陈重有种和武士相同的感觉,他见过最强的武士不过是中忍,中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算是武士中的强者了。

    可是比起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却是弱了很多。

    但陈重可以肯定,两者的气息绝对是同出一源,似武者却又不似武者,这是陈重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存在,难道说这个人是武士的某一只分脉的成员?

    久村木朗看了黑色血云长袍人一眼,这个人身上让他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蛟龙的本能告诉他,这家伙不好对付,是个难缠的角色。

    千代月则是死死地盯着黑色血云长袍,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却又半天想不起来。

    “哪里来的不长眼的家伙,走开些,别碍着两位大人的眼了。”本来这句话树下助已经憋到了嘴边。

    正准备说出来,就被三野抢先了,三野知道这是个机会,如果能在陈重和久村木朗的面前博得一丝好感,那么他就有一线生机。

    至于身边这个女朋友,他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有句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他们还只是情侣,而三野更多的是把吉木优子当做玩物罢了。

    如果不是因为吉木优子的父亲,他如何会在这样一颗树上吊死。

    三野说着给了自己身后一众小弟一个眼神,先前还愣着不知所措的小弟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没办法先前不楞啊。

    本来以为少爷是让他们来收拾几个人,可没想到正准备动手,对面来了比他们还多十倍的人,这架完全没法打。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啊,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个裹着长袍戴着面具的傻子,两边正在谈判的时候,这傻子自己走了过来,不打他打谁啊,这百十来号兄弟可都憋着呢。

    “槽,你听不懂人话是吧,叫你让开些,别挡着几位大人和树下公子了。”三野见黑色血云长袍人已然自顾自的走着,丝毫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三野有些怒了。

    你说树下助把,他惹不起,毕竟身后有个树下百叶,你说久村木朗把,他也惹不起,毕竟树下助都要叫别人大人,你说陈重把,他还是惹不起,毕竟久村木朗叫别人大哥,你说千代月吧,他还是惹不起,看那样子像是陈重的女人。

    可你这一个穿着黑色长袍,在地上拖得老长了,还纹着红色云朵,戴着个像屎糊成一样面具的傻子,凭什么不搭理他。

    三野很不乐意,而这个时候,踏踏声突然停了下来,黑色血云长袍人矮小的身子挪了挪,将戴着面具的头转向了三野。

    那漆黑的两个空洞似乎如同一个漩涡,三野的眼睛一撇,瞬间就被那两个黑洞吸引住了,眼神死死的盯着黑洞。

    在陈重强大的感知下,三野漆黑的眼珠子突然旋转了起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一般,旋转的眼球很快久破碎开来,他的两只眼睛顿时就变成了黑白相间,而视网膜依旧完好无损。

    除了陈重没有人看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黑色血云长袍人似乎什么都没做一样,又开始了挪动脚步,只不过这次的步伐更慢了,就像是蚂蚁再爬有一样。

    “三野君,三野君,你怎么了?”吉木优子觉得三野突然身子就不动了,很是诡异,怀着忐忑的心情,吉木优子轻轻地拍了一下三野的肩膀。

    就在吉木优子碰到三野身体的那一瞬间,三野的身体苍然倒地,砰~随着面朝地面,脸上突然流出了一团团黑白之物,明显是破碎的眼球夹杂着神经。

    吉木优子瞬间脸色煞白,怎么可能,刚才还好好地一个人,突然就死在了她的面前,吉木优子不明白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根本没反应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吉木优子嘴中低喃,蹲在了地上,眼角隐隐有泪花闪烁,三野或许对她三心二意,但她却对三野死心塌地。

    陈重将一切看在眼里,颇有些好奇,这家伙到底用的是什么奇怪的力量。

    “竟然是瞳术,有趣,有趣。”玉棒老头突然开口了。

    “瞳术,那是什么东西?”

    “古时有东海蓬莱,也就是如今的倭国,那里曾有过一群修仙者,修炼的仙术极为独特,和大多的华国修士不同,他们修炼大地之力,修炼水之力,修炼空间之力,不似华国的复杂,他们尤其的专一,其中也有修炼瞳术者。”

    “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强大的蓬莱修士,瞳术一出,空间破碎,他独自面对数百个敌人,全部在一瞬间被空间切割成了碎片,多么强大,可惜后来蓬莱的修士不知怎么的,就从此销声匿迹了,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的踪影。”

    玉棒老头回忆道,那是数千年前的事情了,不然见到瞳术玉棒老头也不会这么激动。

    “难道说,那些蓬莱的修仙者没有消失,而是隐匿了?”陈重猜测到。

    “这个我也不知道,你把这小家伙抓起来,问问不就知道了。”玉棒老头怂恿道。

    而此时,黑色血云长袍人移动着身子朝着千代月走了过去,步伐很慢,千代月在回忆着什么,明显没有注意到这一幕,显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

    而久村木朗则是随时准备动手,陈重艺高人胆大,倒是不慌不忙的看着这家伙想要搞什么花样。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