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4章 打到自己大哥了
    ..,绝品村医

    酒井洋子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本以为一巴掌会落在自己的脸上,可是过了许久也没有感觉有巴掌落在自己的脸上。

    而且酒井洋子还听到了一道带着微笑柔和的声音,她忍不住睁开了眼,不知道何时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模样清秀的青年,伸出一只手抓住了zhong年胖子的手腕,让zhong年胖子动弹不得。

    是这个人救了她?酒井洋子心里想到。

    “放开我的手,小子。”zhong年胖子大禾龟本愤怒的说道,他想要挣脱陈重的手,可是却感觉自己的手腕如同被铁钳夹着,根本动弹不得,越是反抗越是痛苦。

    “就不放,怎么的?连小爷的女人都敢动,真当小爷是软柿子么?”陈重瞥了大禾龟本一眼,这胖子一身的横肉,身上露出的皮肤不是刻着纹身就是错杂交横的刀疤。

    一看就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也难怪酒井洋子即便不愿意,也不敢得罪大禾龟本。

    “你的女人?小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大禾龟本憋红了脸,被陈重抓着手腕很不舒服。

    但作为大哥,自己的小弟在旁边看着,面子不能丢了。

    “这是什么地方?这不就是酒吧么?难不成这里还有别的?”陈重一脸的天真,酒井洋子下意识的就站到了陈重的身后。

    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为她解围,酒井洋子从心底里感谢陈重,可是,她听酒吧的人说过大禾龟本的背景,知道这个zhong年胖子的来头很大,和酒吧的背后老板有关系。

    根本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

    “这位先生,感谢您替我解围,可是这个人背景很大,你还是走吧。”酒井洋子咬着嘴唇,在陈重的背后小声的说道。

    “放心吧,这种小角色,我还不放在眼里,有我在,没什么人能欺负你。”陈重递给了酒井洋子一个放心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陈重的话让酒井洋子觉得很安心,竟是就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然后乖巧的站在了陈重的身后。

    “别的?哼哼,小子,现在给你个机会,松开我的手,跪下给我道歉,或许我可以饶你一命。”大禾龟本虽然被陈重抓住了手腕,但是心里却是镇定得很。

    这里是哪里?星夜酒吧,星夜酒吧是什么地方,那是他大哥的地盘,他大哥前段时间得到了高手相助,一鼓作气将清源岛的所有势力整合,清源岛上,都是他大哥树下百叶的地盘。

    在清源岛,可以说大禾龟本得罪不起的人没几个,还都是自己认识的人,而眼前这个陌生的青年,明显不在其zhong。

    “是么,那我也给你个机会,你刚刚冒犯了我的女朋友,我女朋友很不开心,我更不开心,现在你跪下道歉,给我女朋友磕三个响头,我会考虑让你站着走出去。”陈重淡淡的说道。

    “小子,你找死么?”

    “小子,知道我大哥是谁么,敢这么说话,信不信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大禾龟本身边坐着的几个大汉忍不住站了起来,纷纷手里抓起桌上的酒瓶,用手举起指着陈重。

    在他们看来,一个如此wenwen弱弱的年轻人,见到这个阵势应该已经吓破胆了,可是陈重根本都没看他们一眼。

    “你确定么?小子,和我作对的下场你承受不起。”大禾龟本沉声说道,他自己的实力他自己知道,早年在街头闯荡,一双拳头下打趴下多少人,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实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可是现在在这个年轻人手里,被这个年轻人抓着手腕,竟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而这个年轻人抓着他的手腕仿佛丝毫不费力气。

    直觉告诉他,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至少实力在他之上,这样的年轻人身后定然有强大的势力。

    “是么,那我倒要看看这下场我承受不承受得起。”陈重淡淡的说道,大禾龟本的威胁对他不起作用,这样的家伙,他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还用考虑什么后果么。

    “给我上,往死里打。”大禾龟本转过头,冷冷的对着自己的小弟说道,现在他也管不得陈重有什么背景了,反正是陈重先招惹他的,有背景又怎样,这里可是清源岛。

    几个小弟相视一眼,其zhong一个个子比较高的直接一脚踩在了桌子上,狠狠地将手zhong的洋酒瓶朝着陈重砸了下来。

    洋酒瓶瓶身十分的厚,这一瓶子要是打在了普通人的头上,就算不死,也绝对是血溅当场,脑袋开花。

    大汉一瓶子砸下,仿佛已经开到了陈重脑袋开花,嘴角隐隐泛起狠辣的笑容。

    砰~

    一声清脆的瓶子碎裂之音响起,在酒吧嘈杂的音乐声zhong,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大汉本以为自己手zhong的酒瓶砸在了陈重的头上。

    就连酒井洋子也看到陈重没有躲闪,以为陈重被酒瓶砸zhong了,可是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陈重依旧完好无恙的站在她的前面。

    刚刚的酒瓶砸到了谁?大汉和酒井洋子心zhong有着同样的疑问。

    “大.....大哥.....你怎么了,谁打得你?”大汉手颤抖着,手zhong的另一半碎瓶子落在了地上,大汉看到自己老大满头的鲜血,头上还有酒瓶碎片。

    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尼特么不长眼睛么?你自己打的我不知道么,你是不是瞎了。”大禾龟本愤怒的吼道,他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明明看到自己小弟用酒瓶往陈重的脑袋砸去,可是怎么就莫名其妙的酒瓶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喂,你怎么回事啊,你大哥不是叫你打我么,你打你大哥做什么?”陈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脸好奇的说道,表情做的十分的到位,连大禾龟本都信了。

    以为是自己的小弟平时不满自己,这个时候乘机报复他。

    “靠,你等着,连我都敢打,这次的事情完了我在和你慢慢算账。”大禾龟本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头上的鲜血,他觉得自己头被狠狠地砸了一下有些晕眩。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