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4章 我是她男朋友
    杨韵开着车,载着陈重,朝着市中心而去,他们要去的是一家叫做晨宇会所的地方。

    晨宇会所是一家私人会所,一般只对会员开放,不过杨韵有一个大学同学的父亲,是晨宇会所的股东,所以每年在他们选择在同学聚会这天,在晨宇会所包下二楼来作为他们聚会的场地。

    杨韵开着车停到了晨宇会所的停车场,然后和陈重朝着晨宇会所走了去。

    不得不说,作为一家私人会所,晨宇会所能在市中心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占据了上千平米的地方,足以见得其背后的老板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晨宇会所一共五层,第一层接待的是一些普通的客人,但凡是一年付得起十万会员费的就可以进入,第二层则是二十万会员费才能进入。

    以此翻倍递加,到了第五层,一年的会员费足足是一百六十万,这样的地方,即便是一层,也是许多人都来不起的地方。

    而为了今天杨韵他们的同学聚会,那位同学特地将晨宇会所的一层留下了一间最大的大厅,足以见得其财大气粗。

    要知道,杨韵他们这些人,大多不过是出来工作了三四年的样子,如果不是家里有关系的,又有几人能混的有多好呢。

    晨宇会所的门口,左右站着两个身子直挺挺的门童,今天的情况特殊,除了晨宇会所的人能自由进出之外,还有拥有邀请函的人也可以自由进出。

    杨韵走到门口突然停了下来,有些尴尬的看着陈重,因为她似乎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陈重看着杨韵好奇的问道。

    “那个.....那个我的邀请函忘了。”杨韵有些尴尬的说道,每年同学聚会前一周左右的时间,他们这个同学也就是他们大学时代的班长。

    都会给他们每一个同学发一张邀请函,然后在那天聚会的时间,他们就会拿着邀请函来到晨宇会所聚会。

    可杨韵的邀请函还在她的出租房里呢,今天出了意外,被陈重救了之后她就一直没有回去过。

    “邀请函?什么东西?”陈重不解的问道。

    “就是我们参加同学会的凭证,这里是私人会所,平时进出都只能是这家晨宇会所的会员,而我们不是,我们那个班长为了方便我们,就每次都在同学聚会之前给班上的每个人都发一张邀请函,可是我的忘带了。”杨韵解释道。

    “多打点事啊,走,我带你去。”陈重自信的说道,直接拉着杨韵柔软的小手就朝着晨宇会所走了过去。

    两个门童看着走过来的两人,其中一个笑着说道;“两位应该是来参加一楼的同学聚会的吧,还请出示邀请函。”

    “那个,我是陪她来的,她的邀请函忘带了。”陈重说道。

    听了陈重的话,先前的门童有些不知所措,另一个门童则是一脸不屑的看着陈重,淡淡的说道;“这位先生,我们这里不允许穿着不正式的人进入,所以既然您没邀请函的话,还请离开吧。”

    在他看来,陈重穿着的如此寒酸,就算是晨宇会所股东的那位少爷,也一定不怎么在乎这位同学到不到场的,毕竟这种年轻豪杰的聚会,怎么会在意这些穷小子呢。

    “你什么意思啊,我不是说了我们忘带了么。”杨韵不悦的说道,什么叫穿着不正式,这个人明显就是看不起陈重的穿着么。

    杨韵可不这么认为,陈重的衣服裤子上没有任何的商标,而且住在明月湾那样的地方,恐怕这一身绝对不是什么便宜的地摊货吧。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不是我们不肯让你们进去,这是规定,你看不如你给你们在里面的同学打个电话吧,如果他们可以证明你们的身份,我们两人自然不敢阻挠你们进去。”先前冷言相向的门童说道。

    “哼,陈重,我们走,不去了。”杨韵明显有些不高兴了,她本来就不太想去这样的同学聚会,往年都是自己的闺蜜拉着一起,和那些趋炎附势的同学,杨韵也没什么好聊的,整个班上也没几个聊得来的同学,去不去也就那样。

    “咦,韵儿,是你吗,你怎么现在才来,大家都在里面等着你呢,快快快,跟我进去。”这个时候,一个拿着手机刚刚挂点了电话的青年看到了这里。

    对着杨韵笑着说道,这青年高高瘦瘦,若是不看他那黑眼圈和满脸的豆豆,光是看穿着,倒也还不错。

    “王鹏,是你啊。”杨韵笑着说道,这个王鹏倒是人还不错,属于那种比较豪爽的人,家里也挺有钱,是杨韵觉得班上还不错的几个人之一。

    “对,是我,咱们上次见面还是一年前吧,你这可是越来越漂亮了呢,对了,这位是....”王鹏的眼睛看到了杨韵身旁穿着很随意的陈重好奇的问道。

    杨韵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个时候倒是陈重说了话;“你好,我是她男朋友陈重。”

    王鹏愣了愣,笑着说道;“你好你好,我叫王鹏,韵儿的大学同学,也是好哥们,行啊,你居然都找男朋友了。不错嘛。”

    王鹏明显没想到杨韵这么快就找了男朋友,要知道,在大学的时候,杨韵可是他们系的系花,当时不论是他们班上,还是他们系,甚至整个学院,杨云的追求者甚是众多。

    包括他们那个当时学生会主席的班长也是追求者之一,甚至王鹏自己也是,只不过愣是没有一个人得手,甚至从来没见到杨韵和那个男生走的特别近。

    倒是王鹏,因为为人正直乐于助人的缘故,后来才和杨韵比较熟,但也只是好朋友兼同学的关系。

    王鹏觉得,如果班上的那群人知道当初的系花有了男朋友一定会炸开锅吧,还有那个追求了杨韵四年,连杨韵的手都没牵过一下的班长。

    估计得气的吹胡子瞪眼吧,王鹏突然有些替陈重担忧起来,毕竟陈重看着太普通了,根本不像是什么富家子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