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9章 两父子
    陈重微微一笑,没想到这么巧,竟然遇到了这个壮汉,不过想来,自己昨天下午所做的,那个老头应该已经痊愈了吧。

    对于这个颇有好感的壮汉,陈重微微点头一笑。

    “昨天的事,非常的感谢你。”罗阳说着对陈重微微鞠躬,表示自己的敬意,这样一个厉害的年轻人,即便岁数小于他,也值得他去尊敬。

    陈重将他扶了起来;“小事情,老爷子现在身体应该没事了吧。”陈重笑着说道,对他来说,这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

    “没事了,没有了,有您的帮助,老爷子现在精神的很,天天闹着出院呢,可是医生还是建议他多住院观察几天的,对了,还有老爷子希望能见见您,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罗阳小心的问道。

    在他知道了陈重的实力之后,罗阳的心中对陈重有的只是慢慢的敬佩之意。

    “这个,好吧。”陈重看了身旁的杨韵,一眼,拍了拍她的小手,然后杨韵乖巧的点了点头,自己走进了母亲罗翠的病房。

    而陈重则是朝着旁边的另一个病房走了进去,此时,病房里显得有些闹腾腾的,在病床胖,摆放着一张棋盘。

    一个身着病服精神抖擞的老者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棋子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而在他的对面,则是一个身着老旧中山装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棋盘上的局势明显是中年男子占据了大大的优势,而老者则是有些进退两难。

    “爸,我们可是说好了,如果你赢了,我就答应你今天出院,可是你输了你就要答应我再住一周的。”中年男子有些得意的说道。

    邓武看着自己父亲的病情现在完全好了,心里自然是高兴得很,他工作上事情太多了,这都快一周了,才抽出了半个上午的时间来陪陪自己的父亲。

    虽说父亲的病好了,但是邓武总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希望自己的父亲在住院观察一周再说,可是自己父亲那脾气,邓武哪里劝的了。

    这不,百般费劲之下,终于,父子两打了个赌,谁赢了听谁的,邓武赢了邓辉就听他的在住一周院观察,邓辉若是赢了,邓武就随邓辉出院。

    三局两胜,两人之前各是赢了一局,最后一局已经下了半个多小时了,到了这个时候,邓武已经占据了优势,不出十分钟,邓武觉得自己就能赢下来,所以不免有些小得意。

    自己这个父亲不仅是个厉害的领导者,下棋更是一个高手,这不,邓武闲着的时候没少联系。

    父子两久不交战,邓武觉得自己已经能和自己父亲一分胜负了,想起以往次次都是被父亲杀的片甲不留,兵败如山倒,难得一次胜利。

    “行行行,难道你还怕你老子我会耍赖么?”邓辉白了自己儿子一眼,一子落地,邓武似乎早在意料之中,根本没有过多的思考。

    在邓武看来,已然是胜券在握了,而带着陈重走进来的罗阳则是显得有些尴尬了,首长和老首长下棋下的起劲,似乎都没看到他们一样。

    本来罗阳想说一声的,却被陈重拦住了,陈重摇了摇头,示意他可以等等的,罗阳感激的看了陈重一眼,他本以为陈重这类人应该都是性格十分高傲的那种。

    没想到似乎陈重看来,竟然也是这么好说话啊。

    就在邓武以为自己就要赢下这一局的时候,邓辉突然落下的一颗棋子,让邓武脸色骤变,因为这一枚棋子的落下,邓武先前的局面瞬间被逆改,本来大好的进攻形式,竟是完全被他老爹包围了起来。

    一招定胜负,邓武耷拉着脑袋,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还是输给他老爹了,“哎,我输了,爸。”邓武有些不乐意的说道,虽然很不开心,但输就是输了。

    邓辉站了起来,得意的说道;“那这可就是我说了算了,不能在阻拦我出院了吧。”等会一脸的得意。

    医院这种地方,太闷了,他又觉得自己身体没有半点毛病,就这样待在医院里面,人都会闷出毛病来的。

    “爸,我知道,可是医生的建议都是为了你好啊,你这身体突然地全部都好了,万一遇到什么特殊情况,或者是暂时还没有发现出来的情况呢,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嘛。”邓武还是小心的说道。

    虽然他知道自己父亲遇到哪一类人是他父亲的幸运,但是也不知道那个人的实力究竟怎样啊,到底有没有将自己的父亲完全治好啊。

    而不是只是暂时的将自己的父亲病情完全掩盖,毕竟就他所知,那一类人也有强弱之分的。

    “是不是现在你做了司令的位置了,就觉得我这个做爹的说话不管用了么?还是说你觉得你做了司令就可以管着我了?”邓辉有些不悦的站了起来说道。

    “爸,我哪敢啊,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你知道的,我只是关心你的身体情况。”邓武小声地说道,他哪里有这个意思啊。

    “哼,既然如此,那你就别多说了,而且你想说也没用了,我已经让大成去给我办理出院手续去了。”邓辉得意的说道。

    他早就有准备,这两个照顾自己的小子以前就是他手底下的兵,比起对邓武现在这个首长,显然对于他这个老首长更为的尊敬。

    也更为的听从命令。

    “大成这小子。”邓武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自己都来了一个多小时了,也没见到大成,多半这家伙是去把出院手续办好,估计都把车开来了,就等着收拾东西带着老头子走人了。

    “怎么,你还不乐意啊,好了,不是说了么,你老子我身体硬朗着呢,这次得贵人相助,好得不得了现在。”等会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激动的说道。

    “可是,父亲,我还是担心啊。”邓武不肯死心,但是他父亲什么脾气他知道的,父亲决定下来的事,就算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放心吧,你父亲现在身体没有丝毫的问题,正常得很。”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在父子两耳边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