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3章 大舅哥出事了
    云空就这样打量着朵朵,大约对视了十多分钟,朵朵觉得这个有点胖的叔叔很无趣,就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先是把作业拿出来用了半个小时完成了,然后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看了起来,前前后后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朵朵心里想着,怎么爸爸妈妈做那种羞羞的事情要那么久啊,一定是爸爸太厉害了,不然怎么会有朵朵这么可爱的女儿呢,朵朵心里美滋滋的想着。

    终于,小胖子挠了挠头:“小丫头啊,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朵朵啊,我爸爸没告诉过你么。”朵朵嘟着嘴看了一眼云空,然后说道,云空尴尬的笑着说道。

    “说过说过,只不过记性不太好,没记住。”云空心里却在排腹,陈重哪里给他说过这小丫头叫什么啊。

    “记性真差,朵朵下次也要装作不认识你,胖叔叔。”朵朵别过头去看电视,似乎不想搭理小胖子了。

    “那个,朵朵,叔叔有鸡腿,要吃吗?”

    “才不要,叔叔都不洗手,不卫生。”

    “那叔叔自己吃了啊。”

    “你吃呗,朵朵又没不让你吃。”

    楼梯上,翻云覆雨之后的两人并肩走了下来,许洁的脸红扑扑的,看着似乎又多了一种别样的韵味。

    而陈重则是表现平静。

    ‘“朵朵,这家伙这么年轻,你要叫胖哥哥知道了么,别把他叫老了。”陈重走了下来,朵朵直接跳到了陈重的怀里,好像是直接忽略了自己的老妈,看到许洁有些吃醋的表情,朵朵连忙亲了自己老妈一口,许洁这才露出了笑容。

    “那,朵朵就叫他胖哥哥吧。”朵朵似乎很听陈重的话。

    小胖子并没有反驳,胖哥哥,听着也挺不错的,但是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想了半天,不对啊,陈重的女儿叫他哥哥,那自己的辈分不是莫名的就降低了,岂不是自己以后要叫陈重叔叔了?

    看着陈重索然无味的表情,小胖子心里狠狠地咒骂了陈重两句。

    “妈妈,朵朵好像能正常走路了。”朵朵在楼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腿好像能打直了,而且不像以前那样,走路如果太快会感到疼痛了。

    发现了这点,多多激动了好久好久。

    “对呀,爸爸给朵朵把腿治好了呢。”许洁捏了捏自己女儿白嫩的小脸,面带着笑容。

    朵朵直接在陈重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头埋在了陈重的怀里;“爸爸好厉害,谢谢爸爸。”陈重温柔的一笑,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呢。

    嘟~嘟~

    这个时候陈重兜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竟然是杨韵打过来的。

    “陈重,出了点事情,你可以过来一下么。”电话里杨韵的声音有些慌张不知所措,像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好,我马上过来。”陈重说着挂断了电话,把朵朵放在了地上。“朵朵乖,爸爸还有事情要去做哦,朵朵要听妈妈的话。”

    朵朵乖巧的点头;“嗯,会的,朵朵很听妈妈的话的。”

    许洁温柔的说道;“你晚上回来吗?我给你做饭。”

    陈重想了想;“如果药回来的话就给你打电话,没给你打电话你就和朵朵两个人吃吧。”许洁温柔的点了点头。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尽管她刚刚听到了电话里是个女人的声音,但是她也不会去问,只要陈重知道有她这么个人,在需要的时候想起她就行了。

    小胖子也跟着站了起来;“嫂子,我们先走了。”

    ......

    玛莎拉蒂里,小胖子取出了个鸡腿啃了起来,全然无所谓的看着周围一道道扫过车子的目光。

    “大哥,什么事啊,是二嫂子打来的吧?”云空啃了一口鸡腿问道,作为修仙者,他的感知自然远超常人,电话里杨韵的声音自然是被他听到了。

    ‘“二嫂子?”陈重不解的看了小胖子一眼。

    “对啊,刚刚别墅那个都有你的孩子了,肯定是大嫂子啊,那另外一个肯定就是二嫂子了。”小胖子很自然的说道。

    陈重只是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并没有继续说话,毕竟自己可不止这么两位啊,如果真的要数起来,陈重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第几个了。

    河岸花园,杨韵和母亲罗翠两人脸色焦急,罗翠看着亮着的手机屏幕,不知如何是好,而许洁则是站着皱着眉头。

    陈重打开了房门,走了进来;“怎么了,阿姨,韵儿,发生什么事了。”看到两人如此表情,陈重知道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

    “陈重啊,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啊,除了你,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帮到我们了。”罗翠激动的站了起来,拉住了陈重的胳膊。

    陈重一愣,罗翠的儿子,不就是杨韵的哥哥么,这个杨韵之前告诉过他的,而且杨韵一开始也是因为自己哥哥的事才被光头哥那群人骚扰的。

    原来是自己的大舅哥出事了啊,想想也正常,按照杨韵所说,自己这个大舅哥不学无术,嗜赌成性,成天不务正业,不出事都是怪事了。

    “阿姨,您别激动,慢慢给我说,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的。”陈重安慰的说道,虽说对于这种男人陈重很不屑,但怎么说那也是他的大舅哥啊,杨韵的哥哥,罗翠的儿子。

    见陈重这么说,罗翠才稍微平静了些,慢慢的转过身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拿给了陈重,虽说在罗翠的心理。

    对自己这个儿子也是怒其不争,甚至不愿意看到自己这个儿子,可是再怎么说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人都是有感情的,更何况这还是她的儿子了。

    陈重接过手机一看,一条彩信,附带了两张图片,两张照片上是同一个人,一个被打的血肉模糊的男子,奄奄一息,还有一张则稍微清晰些,不过也只是脸庞清晰,身上的衣服随处可见血迹和伤痕,干枯的血痂。

    那模样着实有些凄惨,被人打的不轻,男子颇为干瘦,约莫三十一二的样子,想来应该就是杨韵的哥哥自己的大舅哥了。

    还在找”绝品村医”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