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7章 嫂子好
    。

    洪庆脸色阴沉,他背在身后的手猛然捏碎一道墨黑色的符篆,在他捏碎符篆的哪一刻,整个屋子突然泛起了一道道墨黑色的光芒。

    甚至连带着整个地下二层的空间都是泛起了一道道黑色的光芒,这是一道阵法,一道强大的阵法,是在狼社这个据点成立之初,就设置了这个阵法,为了以防万一,即便当初所有的狼社成员都认为是多此一举,但没想到现在还是用上了。

    这个阵法乃是当初狼社背后的五大势力来了几位强者设立的阵法,乃是真正强大的东西,即便只是那些人随手为之,也不是他们这种筑基期的修仙者可以抗衡的。

    当初那几位布下阵法的强者说过,这阵法就算是一般的金丹期强者也得小心对待,稍不留神都会受伤,金丹期之下,绝对九死一生。

    洪庆并不指望这阵法能杀了陈重两人,显然他也不认为陈重两人只有筑基期的修为,能毫无察觉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实力绝对不止筑基期,至少是金丹期的修为,而且也最有可能是金丹期的修为。

    只要这阵法能控制住陈重两人,然后给他足够可以逃跑的时间,就可以了,他要去找社长,汇报这里的情况,狼社被人盯上了,出问题了。

    可是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一道道墨黑色的晦涩符文出现在地面,墙壁,屋顶,随之朝着房间汇聚而来。

    在洪庆的控制下,这些晦涩的符文化作一道道粗壮的符文锁链,想要将陈重两人直接束缚起来,给他逃脱的机会。

    陈重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上前一步,轻轻地抬起自己的手臂,指尖轻点,随而一道微弱的银色光芒自陈重的指尖而出,宛若一道银色的雾气,就是这道银色的雾气,看似微弱,在和墨黑色的粗壮锁链接触在了一起。

    锁链直接土崩瓦解,化作了墨黑色的雾气,最终彻底的消失。

    “这怎么可能。”洪庆瞳孔放大,这一幕他无法接受,那可是金丹强者都能束缚的阵法啊,怎么在陈重的手里如此的不堪一击,作为阵法控制者的他,洪庆能清晰的感觉到,这道阵法正在快速的崩溃破散。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摆弄。”陈重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洪庆就要后退,身子直接猛然一动,脚才抬起,他的身体突然顿了下来,脸色憋的通红,陈重直接掐中了他的脖子,让他根本没办法动弹,甚至真元也无法使用。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找我狼社的麻烦。”洪庆憋着呼吸,艰难的说道,即便只是被掐着脖子,洪庆也觉得自己没办法动弹,不仅无法动用真元,甚至就连说话都很困难。

    陈重的实力已然超脱了他认真的范畴,洪庆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强大的修仙者会来找狼社的麻烦,这样的人不是应该在偏远荒凉之地苦修么。

    “我说了,我今天只要你的人头,其他的你没必要知道。”陈重淡淡的说道,手腕一用力。

    咔~

    洪庆脸色浓浓的不甘,甚至死的时候眼睛都没闭上,死不瞑目,他至死也不明白,这个青年为什么要杀他,难道这个青年不知道狼社的背后是内蒙的巅峰五大势力么,难道他不知道动了狼社的后果么。

    至少,洪庆在死之前不知道,死之后恐怕也不会知道了。

    陈重放下了洪庆的身体,没有了洪庆的控制,残存的阵法力量也是逐渐的消散,这阵法或许一般的金丹初期的强者,会感到有些棘手,就连小胖子也得费点手段,但在陈重的眼里,和三岁小孩子的把戏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陈重准备离开的时候,玉帮老头的声音突然响起,“等下,小子,这家伙身上有储物戒,你拿上,里面有个好东西。”

    好东西?陈重微微一愣,听到玉帮老头的话,陈重细细一看,这洪庆的手指上还真有一枚青铜色的戒指,他本以为像洪庆这样的筑基期修仙者,应该是没有储物戒这样的宝物的,所以也就没有在意。

    如果不是玉帮老头这么一说,陈重根本看都不会看一眼,而且玉帮老头这老怪物嘴中认为的好东西,那就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啊,至少也是宝物级别的。

    陈重蹲下身子收起了洪庆手指上的储物戒,等离开这里的时候再好好看看这储物戒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本来他还打算等会离开的时候再去看看之前死亡的几个狼社的成员身上有没有,不过细细一想,练气期的修仙者,能有什么好东西,应该没有的,在陈重坐这一切的时候,门口的云空已经出手将另外三个感觉到地下二层阵法启动的狼社成员全部解决到了。

    这些家伙看到阵法启动,下意识的都以为是副社长不小心启动阵法了,毕竟这里是凡俗,在凡俗呆了这么久,他们也都觉得凡俗没什么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存在。

    即便那些枪支,一般的子弹也打不中他们,可是出来一看,才发现大错特错,这哪里是副社长失手弄错了,他们一出来就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年轻人,然后一巴掌一个,带着属于金丹巅峰真元的一巴掌,直接把他们几个一巴掌就打死了。

    他们不可谓死的不冤,死的太快了,一脸的茫然,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

    而陈重两人在将地下二层的所有狼社成员都清理了之后,走到了最深处的一间房间门口,陈重走了进去,陈重轻轻的推开了房间。

    房间里面坐着一个女人,一个年轻的女人,约莫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女人穿着淡蓝色的长裙,她坐在椅子上,眉头紧皱,手里把玩着一串珠子,和杨刚拿给陈重的一模一样。

    这个女人不是很美,但却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两眼,女人似乎是察觉到门口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只是这两个人很陌生,她从未见过。

    “嫂子好。”陈重和云空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两人一脸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