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8章 震动
    。

    嫂子好?女人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嫂子,这两个人叫她嫂子,可是明明轻蝶自己也不认识这两个人啊。

    是不是认错人了?轻蝶心里想到,“你们两个是谁?不知道这里是狼社的地方么。”轻蝶说道,她没有感觉到陈重两人身上有真元的气息,而且这一间屋子设立了独特的阵法,她本身的真元也被封印住了,刚才地下二层发生的一切,她全然不知。

    “没有,绝对没有,你就是我大舅哥的女朋友吧,是我大舅哥让我们两个来救你的。”陈重笑着说道,这地下二层只有这么一个女人。

    而且也是个筑基期的修仙者,本来陈重还不太确定,以为在这里只是能打探到一些消息,可是来到地下二层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道女人的气息,而且是个筑基期的修仙者,所以他才直接就把这地下二层的狼社修仙者都杀了。

    现在看到轻蝶手上的手链,陈重几乎可以确定了,这和杨刚交给他的一模一样,应该就是杨刚所说的轻蝶无疑了。

    “你大舅哥?”轻蝶无语,来到凡俗也算很久了,她自然明白大舅哥的意思,只是自己什么时候有个男朋友是这家伙的大舅哥了。

    似乎自己的男朋友,那个凡人,那个让她爱上了的凡人好像是有一个妹妹,可也只是一个凡人啊,而且那个妹妹自己也就只见过一眼,现在轻蝶都还在苦恼,杨刚到底怎么样了,狼社的人到底有没有为难杨刚。

    可是她自己被狼社的人囚禁了起来,什么也坐不了。

    “对,我给你慢慢说啊,你看你手里的这个手链。”陈重说着就朝着屋子里走了进来,轻蝶连忙站了起来,呵斥道;

    “别进来,这里有阵法。”可是她说话的时候已经晚了,陈重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房间,这阵法即便是全盛时期的她也得小心,可是这个凡人竟然直接走进来了,恐怕难逃一死吧。

    轻蝶忽略了一点,这里既然是狼社的一处重要的据点,自然有诸多的狼社成员,为何陈重一个凡人能走进来,毫发无损的走到了她的面前,这本身就不科学。

    就在轻蝶以为陈重要被阵法伤到的时候,陈重整个人已经走了进来,而且陈重身后的小胖子也是紧随其后。

    出乎意料的,陈重走进来的时候,阵法没有丝毫的反应,而云空走进来之时,则是在门口的地方泛起了一道亮丽的光芒,但也只是被他胖乎乎的手一拍,就直接消散开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轻蝶张大了嘴,这阵法不会这么不中用吧,这个年轻人可是个凡人啊,轻蝶嘴里低喃,竟然直接就这么走进来了,而且阵法没有丝毫的反应,本来轻蝶以为这阵法失效了。

    可是陈重身后的小胖子走进来的时候,她明明看到了阵法的力量启动了,更让她惊讶的是,这个看似简单的小胖子竟然手一拍,这阵法就直接消散了,这怎么可能啊。

    还有陈重为什么直接无视阵法了,轻蝶想不明白。

    “没事,问题不大。”陈重说着从兜里掏出来了和轻蝶手中一模一样的手链,“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嫂子。”

    轻蝶深深地看了一眼陈重手里的手链,这不就是自己送给杨刚的么,怎么会出现在这家伙的手里。

    “你们真的是?”轻蝶显然觉得不可置信,难道这两个人是修仙者,至于自己在他们两人身上察觉不到任何的气息,那只有一种可能,这两个人的实力比她强,而且强了很多很多。

    “对,是的,好了,嫂子,跟我们走吧,云空,你去把那些东西全都销毁了。”陈重看了云空一眼说道。

    轻蝶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跟着陈重走了片刻,轻蝶忍不住说道;“他现在还好么。”

    陈重自然知道轻蝶问的是谁。

    “放心吧,大舅哥现在很好,在家里呆着呢,等会我就带你去见大舅哥。”陈重笑着说道,去销毁东西的云空也拍了拍自己的手走到了陈重的跟前。

    他的身上还有些许残留的白色粉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三人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自此,狼社仅存的两个副社长,已然死掉了一个。

    而在第二天,狼社的其他成员来到此地传递消息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恐怖的一幕,立马汇报了社长。

    “什么,洪庆他们的零度酒吧被人捣毁了,这怎么可能。”躺在别墅里泳池边上的中年男子突然站了起来,脸色凝重。

    洪庆是谁,他手下的第二高手,筑基后期的强者,他的地盘怎么可能被人捣毁了。

    “洪庆人呢?”中年男子沉思了片刻又是问道,如果是洪庆和狼社的其他成员不在,或是被警察查到了他们那个地方,洪庆等人不敢引起轩然大波,也是有可能直接逃走的。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确实巨大的损失,因为有三分之一的货物,都在洪庆的零度酒吧存放着。

    “没有人,也没有副社长的消息,那个地方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中南男子身前的狼社成员回答道。

    “货呢,货还在吗?”中年男子又是问道,即便他心里清楚,出了这样的情况,很有可能货不见了,被警察带走了,他能想到的只有一种可能,洪庆的零度酒吧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警察发现了。

    而且东西也都被搜查带走了,那是一笔巨款啊,他只能祈祷东西都还在,而洪庆等人也只是因为有什么特别的事离开了。

    “没有了,什么都没了,货也消失不见了。”来人小声的说道,生怕面前的中年男子发怒。

    “嗯?立马派人去找,到底出了什么事,最好让洪庆亲自给我个交代,不然我就把他交给后面的人,让他自己去说吧。”

    中年男子冷冷的说道,让他面前的人忍不住身体一颤,好恐怖的压力,那突然爆发的真元气息,让他险些站不住脚跟,金丹期的强者,即便只是一个发怒,那威压,也让他这个练气期的修仙者难以承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